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4歲女童墮樓案
警方調查嚴重草率

2011年12月,一名4歲女童墮樓身亡,死因裁判庭其後裁定「意外死亡」,女童母親陳女士於同年10月向涂謹申議員辦事處求助,即建議事主申請再開死因聆訊。2012年12月死因庭改判為『存疑裁決』及建議『警方在搜證方面要徹底及更全面』(死因庭聆訊編號CCDFI-1218/2011)。涂謹申應事主求助,要求警方作深入調查,然而警方不但沒有依循死因庭建議作「徹底及全面」的調查,更反問他警方「哪一方面出現問題」。

涂謹申對警方的不合作態度非常不滿及遺憾,其後投訴警察課亦指警方「並無過錯」,他表示雖然事件拖拖拉拉多年,但由於事件涉及警方調查方面的嚴重疏忽,他才不得不公開事件。警方在整個調查工作中有很多過失,涂謹申只舉出幾個例子︰

一、證人口供混亂。從死因裁判庭的紀錄中看到,死因裁判官曾多次向律師表示,其警方向證人取錄的口供是「亂晒大籠」和「錯漏百出」;更嚴重的是,陳女士作為死者母親、報案人及事件第一發現人,警方竟然從來沒有主動替她錄取口供,反而要陳女士主動要求錄取,過程亦由到警方很大干擾。

二、破壞現場環境。最先抵達案發現場的警員,曾把屋內有可能肇事、本來虛掩的窗戶推開,破壞了第一現場的環境證據,事後該警員更沒有向任何人報告,直到他在死因裁判庭上被盤問才說出。涂謹申認為窗戶被打開的幅度,會直接影響到警方日後的調查工作。

三、沒有跟進搜查纖維。政府化驗師從死者的指甲裡找到三條紡織纖維,並交予警方保存,並指需要進一步檢驗或找樣本作對比。但警方於死因裁判調查報告中卻從沒有提起過這三條纖維。涂謹申認為警方調查馬虎,嚴重失職。

四、沒有嘗試套取指模。一宗死亡個案,警方卻從來沒有在案發現場套取指模,當時的鑑識科人員只是看了案法現場的廚房,就表示因為比較油膩,充滿油煙,情況不適合進行套取指模。然而在監警會回覆陳女士的投訴中,指鑑識科人員已嘗試套取指模,但由於廚房的環境因素而未能成功。涂謹申批評一名小童墜樓死亡,警方竟然不進行套取指模做法非常馬虎,而監警會指警方已嘗試套取指模分明與事實不符,因為該鑑識科人員只是看了一下現場,根本並沒有「嘗試」,批評監警會有包庇之嫌。

在分析事件來龍去脈後,涂謹申認為警方調查工作十分草率,從一開始便有意認定女童是死於意外,即使陳女士提出很多理由證明女童根本無可能攀上比她身高還高的工作台,更要撥開大量雜物才能跳出窗外,而鑑證人員也對即使女童踏上矮?攀出窗外表示沒有可能,然而警方仍然忽視此等理據,但求草草結案。涂謹申指事件還有其他警方疏忽之處不能盡錄,例如死者死亡證已發出,但警方仍告訴陳女士警方正在調查,是陳女士自行查詢才得悉,才能自行提出召開死因裁判庭,否則便無法知道一些基本事實及警方更多的疏忽之處。

記者會上,陳女士對警方的調查工作十分失望,指若果香港警方的工作態度如此,會非常擔心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她希望警方能夠繼續調查找出事件真相。涂謹申表示他之後會再去信警務處處長,要求交由另一隊伍覆檢個案,並會再次去信監警會提出更多案件的疑點。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