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廢立會監察權
違一國兩制初心
涂謹申認為特首可扭轉局面

就修改《議事規則》,廢立法會監察權力,在還有一個星期、最後的關鍵時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申直言不希望特首林鄭月娥協助建制派乘人之危修改《議事規則》,因為拉布、阻延政府惡法是「一國兩制」的體現及所容許的,修規就等於破壞「一國兩制」。他要求林鄭就修規有否違憲表態,以及認真思考作為特首,她在這事上是否沒有角色,是否不能扭轉現時的困難局面。

涂謹申認為,在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央有可能在嘗試探討一個減少香港撕裂的新政策,他的分析建基於三點︰一、中央政府決定不讓前特首梁振英連任,讓社會有一個減少撕裂,反回正軌的契機。二、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七一回歸演說中,首次提到只要「誠心誠意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不論持什麼政見或主張,我們都願意與之溝通。」三、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最近發表的文章中提到,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所針對的是只是極少數港獨人士。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中央應當予以尊重,不應以享有全面管治權為由任意加以限制和干預。

然而這次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廢除立會監察權力,將只會令香港社會更撕裂和對立,減低中央轉變政策的選項,令市民對「一國兩制」更失去信心。涂謹申認為特首林鄭月娥在此事上有以下相當大的責任︰

一﹑林鄭月娥破壞「一國兩制」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撰文指,「一國兩制」的精義,是社會可以有反對派,而反對派可以否決政府議案和撥款,或可以透過議事規則去拖延惡法。涂謹申十分認同曾經是資深建制派議員曾鈺成此看法,認為這亦和鄧小平當初構思「一國兩制」的初心是一致的。以此為基礎,林鄭政府過去幾星期暫停把政府法案和附屬法例提交立法會,實際就是支持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的舉動,就是破壞「一國兩制」,亦有違「一國兩制」的初心,她亦需要為此問責。

二﹑修規使香港社會更撕裂和對立

涂謹申分析梁振英不獲准連任、習近平七一講話及張曉明文章,認為中央有可能改變過去20年的對港政策。因此,原本我們可以將梁振英留下來的結慢慢拆解,但現在因為林鄭支持建制派修規,令到社會更撕裂和對立,令那個結反而越扭越緊;固此涂認為即使中央要實行和諧政策,此舉亦大大收窄中央轉變政策的選項,令解結更加困難。

三﹑支持違反《基本法》修規,違反習近平依憲治港,令「一國兩制」走樣、變形

涂謹申認為林鄭作為特首,是有責任根據《基本法》確保任何香港機構沒有違憲的情況。立法會早前已取得獨立法律意見認為修規減少立法會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是違反《基本法》,然而特區政府從來沒有在此事上表態,涂認為如果日後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而法院判決修規違憲,林鄭就是參與並支持一個違憲的舉動,後果十分嚴重。涂謹申認為特首和律政司司長也應要就修規是否違憲表態,不能對自己施政有利就不出聲,加上習近平主席一直強調必須依憲治國治港,特首如在這關鍵時候不表態,她可能已違反了憲制責任。

四﹑將中央和香港多數市民放在對立面

涂謹申指出,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取得了55%市民支持,民主派是得到市民授權,如認為是惡法,民主派必須要奮力抵擋,包括用盡議事規則給予的權力。建制派這次乘人之危修規,特首再撥開法例予以配合,涂謹申認為民主派和市民都會很合理地認為這舉動都是為了落實中央的政策,這亦即是同時把中央和多數香港市民及代表他們的議員放到對立面上,涂謹申質疑林鄭是否負得起這個責任。

五﹑減低市民對「一國兩制」信心,變相助長港獨氣勢

涂謹申指,港獨派一直以「一國兩制」是謊言,或已不存在作為基礎論點。他認為修改議事規則,鏟除議員阻延惡法的權力,即曾鈺成口中所指「一國兩制」的體現,會大大減低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變相助長港獨氣勢;或令更多市民相信「一國兩制」不能落實,轉向支持港獨。

六﹑大大減低台灣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信心

所謂「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如果台灣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進一步減低,修改議事規則後果將十分嚴重,亦有違「一國兩制」的初心。

最後,在往後這星期的關鍵時刻,涂謹申認為特首林鄭絕對有能力扭轉當前困難局面,希望她可以停一停、想一想,是否要繼續支持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施行撕裂之政策?更甚者,如果林鄭支持違反《基本法》的修規,她就是違反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講的依憲治港。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