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政制改革議案

涂謹申議員:主席,近日討論最多的事情當然是佔中,但其實佔中只是一個表象,說到底,大家也是?重於2017年能否實施普選,而且很多人也要求真普選。就此,根據我暫時的觀察,其實這是相當取決於中央領導人的智慧。近日即將撰寫的民情報告,定必會由8月31日寫起,這便是由於人大常委會在作決定時,並沒有諮詢香港人,那就要看中央如何運用智慧重新評估了。其實不要說沒有諮詢香港人,即使是建制派的同事,他們也是嚇了一跳,因為這決定甚至較建制派同事中最保守的一?更保守。那麼,究竟這是誰下的決定,是由誰促成這件事呢?在香港是從沒有人提及的。這項如此保守和離譜的方案,竟然從沒有諮詢香港人。

主席,中央領導人曾經在內地一些講話中提到,在施政時必須找出最大公約數,再與民共議,說這才是體現民主的精神。我假設這句說話是真確的,因為這是出自一個很高層的領導人所作的正式講話。可是,既然8月31日的“閂閘方案”從沒有諮詢香港人,又怎能硬說已經通過程序,所以我們就要“硬食”呢?後果其實很簡單,政府就這個從未諮詢香港人的“閂閘方案”進行第二輪諮詢時,不論它怎樣說,泛民議員已經很清楚表示,我們無法獲得市民授權接受,我們亦一直承諾市民爭取民主,因此是“無彎轉”的。換言之,當所謂第二輪諮詢推出後,不論政府如何挖空心思地在“閂閘方案”的框架內做事,最後,泛民議員也會告訴政府??其實他們在近日的記者會上已經表示了??他們會杯葛諮詢,集體否決。那麼,事情是否便完結呢?並不是的。我相信屆時可能會有同事提出辭職公投,想透過公投重新啟動五部曲,而我相信市民亦是會支持的。

中央究竟是否真心希望2017年可以實施普選呢?我其實不太懷疑這一點,我相信中央確實希望2017年可以實施普選。當然,可能其對普選的定義,未必與泛民追求的完全相同,但即使泛民以至雙學,其實也從沒有說一定要100%符合他們要求的普選模式。如果屆時真的迫使泛民要投下反對票,中央會否說“好的,那便否決吧,因為中央樂意不實施普選”?其實,不知道為何,我有一種感覺,就是認為中央並非這樣想的,我認為中央是想要實施普選的。

當然,又有人會說其實很簡單,只要在泛民陣營中拉數票來便可以了,不管是靠找出他們的醜聞、抹黑、恐嚇或威迫也可以。“老兄”,其實在過往這數十天內,大家也看到不少,而在過往數年期間,難道大家又看得少嗎?總之,便是要找數票回來,不管是找些特務去進行也好,怎樣做也好,總之便把所有人背後的事情挖掘出來,又或者如果他們想要錢,便給他數千萬元或數億元吧??我不知道這些同事是否值那麼多錢??總之便買數票回來。我絕對相信,如果中央真的想實施普選,不論是買票、恐嚇、威脅或聲稱要殺害他們全部家人,中央也是做得到的,它是可以取得勝利的,我相信屆時一定會有數票屈服。不過,如果以現時中國在整個國際舞台的形勢來看,由於它與其他重要的國際夥伴,特別是與美國實施的新型大國關係,我便有些疑問,究竟中央領導人會否真的做到那麼盡,會為了數票而做出這些事情,從而通過及實施它的方案呢?

中央領導人說要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其實8月31日的決定不但沒有諮詢香港人,更加違反了人大常委會在2004年的釋法。劉夢熊先生在《明報》撰寫了一份文章,我不詳細讀出來了,但他是有10個論據的。即使是台灣的馬英九總統,他亦在其雙十國慶中特別提到,香港現時的問題是會嚴重影響台灣與內地的關係。而台灣的輿論亦指出中央在8月31日的決定是違反了2004年的釋法,是不依憲治國的先例。所以,我希望這份民情報告可以盡快提交,讓中央重新想一想如何協助香港實施2017年有真普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