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休會辨論\
警方自2014年11月25日起於旺角協助執行禁制令及處理公眾集會的手法

涂謹申議員:主席,如果要詳細地計算,我是無法做到的,但我最近數次發言都希望可以提出一些向前看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些可能的出路。現時立法會外有數位學生正在絕食,他們希望能夠與政府對話,但梁振英政府在數小時前發表了聲明,說沒有對話的空間。我覺得很奇怪,為何連對話也不可以呢?

我在上星期到台灣觀察當地的選舉情況,不過我也知道政務司司長曾與數位立法會同事商討??我將之視為一種對話??事後亦有很多報章作出了報道。據我了解,政務司司長曾問及如果八三一不“起閘”的話,究竟泛民議員是否一定會否決方案?他們已很清楚地告訴司長答案,便是一定會否決。當然,這4位同事並非以議員的代表的身份出席,不過我相信司長相約這數位同事,最低限度她覺得他們能夠了解或大致上把握她的想法。如果司長沒有信心在與4位議員商討時一定可以說服他們在第二輪諮詢“有商有量”,她不一定會這樣做,但司長仍然選擇與數位議員對話,雖然議員給她的答案是一定會否決。然而,數位學生以絕食和他們身軀的安危希望及懇求一次對話,為何不可以呢?

主席,我記得上一次學生與政府的對話有兩個要點,第一是民意報告,第二是建立對話平台。當然,沒有人會認為民意報告或對話平台能夠解決所有問題,但最低限度這是政府提出來的,認為可以拉近大家的距離,或可以用“大纜”把雙方拉近一點。這是第一次的對話。

是否在第一次對話後便沒有後續呢?不是的,在第一次對話之後,應該要跟進這次對話的內容,但怎樣跟進呢?舉例而言,民意報告怎樣了?現時沒有蹤影,究竟政府說的話是真還是假的呢?是真的有撰寫報告,還是虛假的呢?我曾追問政府究竟民意報告怎樣了?但沒有得到回覆。可能有些同事不太?意,因為他們認為民意報告是造假及多餘的。然而,我認為民意報告反映了八三一之後的民情,特區政府有責任真真正正、客觀、公平、全面地向中央政府反映,而特區政府不可以說中央政府已經知道,甚至比其所知的更多。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是要讓中央政府從特區提交的評估中得知民情究竟如何。

司長說會撰寫民意報告,但現時卻連蹤影也沒有,我還記得那天對話完畢後,有些記者在記者會上問譚志源局長,民意報告何時才能寫完,局長回答指很快便能寫完。為甚麼呢?因為他們經常都要update資料。即使中央政府要他們提交報告,他們亦很快便可以完成。最近這數十天,有不少報道均指中央政府每天都要特區政府交報告。

主席,民意報告是直接影響外面的清場行動或其他任何可能產生所謂不和平情況的重要因素。我記得在記者會中??我不記得是記者會還是對話期間??有官員曾經說,如果大家擔心民意報告反映得不準確,其實學生團體可以用意見書的形式交給特區政府,讓其一併放進報告中。我不記得是局長還是司長說的......

主席,我現時所說的是一個前提,就是為何會出現這個僵局,以及大家因失去耐性而產生這個局面的前提。

政府應該就這份民意報告與學生進行對話,起碼也要問問他們認為民意報告應該怎麼撰寫。根據司長所說,民意報告是直接交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的,這樣便有可能成為中央政府在全面了解後,將來所作決定的基礎。我覺得,沒理由要等到示威者把行動升級、進行圍堵,然後政府便任由警察追打示威者。事實上,警察守則寫得很清楚,甚麼是應該使用的武力。如果對方正離開現場,但警方還繼續用警棍追打他們,無論怎樣說,這也不可能符合警隊定下的規則。為甚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就是因為梁振英政府“拖數”,連上次對話的跟進行動也不做,示威者沒辦法,只能把行動升級。升級行動失敗後,再進行絕食,為的就是要與政府對話。然而,政府卻拒絕對話。這是甚麼意思?是要繼續拖下去嗎?繼續用警察來處理本來應該由政府處理的政治問題?

主席,對於我所說的前因後果,即將來可解決這件事的因素,可能你會認為這些內容所佔的篇幅與今天的議案重點不太合比例,那我便不說對話平台了。我覺得,其實很多事情都可以“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把警察當成磨心,令他們走到一個分化非常激烈的地步,變成有部分人因按捺不住而做出一些衝動行為,紅了眼睛,追?示威者毆打。事情發展到這樣,我覺得要負上最大責任的,其實應該是梁振英政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