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致謝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市民看民生問題時,房屋是佔首要位置的。雖然政府現時的長遠房屋策略是增加土地供應,但我相信......例如最近樓價屢創新高,細單位的價錢也更驚人,即使是可出售的公屋單位,樓價也高得沒有人可以想像,那麼未來如何令市民,尤其是年輕人,覺得繼續在香港生活是有未來、有機會發展的呢?我相信單靠私人房屋是不能夠做到這點的,為甚麼呢?因為當中有一個與結構性經濟十分有關的問題。

因此,這次,我希望再次說出我自己的整體構思的大方向,作為紀錄。我在公開場合也曾經向政府說過幾次,便是舉例而言,一個申請人如果連續7年也申請居屋單位,在第七年,如果他已經年滿例如35歲,便可獲編配一個居屋單位,開始供款。我的構思其實是甚麼意思呢?很簡單,當然,這是頗具社會規劃色彩的,但按照這個方法,最少每個人也有機會符合資格,能夠買到一個物業。舉例而言,如果申請人是35歲,供款20年,便已經是55歲了。當然,現時聯合國世界?生組織說18歲至65歲的人也是青年,或許我們須將年齡稍為調節一下。不過,基本的構思是如果申請人真的年滿35歲,並仍然符合有關資產和入息的資格的話......我認為如果政府能夠按照這個設計供應房屋......雖然這並非一、兩年便可成事的,但如果朝?這個方向做,最少會令社會對將來感到有希望。

主席,馮檢基議員剛才很動氣,但我也明白他為何那麼動氣。如果單看施政報告,當中表示政府有必要積極探討透過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香港房屋協會、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及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等機構,多管齊下增加資助出售單位供應,提供更多置業機會。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其實是指重建大坑西新?,那麼,有關大坑西那幅地,我不明白為何政府不提供資助,以安置居民,但卻期望該公司能夠自行重建,並幫助政府增加資助房屋的供應。我真的不明白,政府好像是說了便等於做了般,又或者是說了,人家便懂得自己做??不是吧?這樣真是“佛都有火”,對嗎?

大坑西新?肯定是很珍貴的土地,位於市區港鐵站的上蓋,其實重建發展它是好的,真是等到“頸也長”了。但是,你可以想像:政府叫人家自己搞,但可以怎樣搞呢?如果可以做到,多年前便已經做好了,但現時已經搞了50年。在最近10多年開始構思計劃和催迫政府幫手,有關人士也已經不知是多少次來立法會提出申訴了。可是,特首竟然以為說了便會做,不是吧?

談到市建局,我剛擔任了委員6年,連farewelldinner也吃過了。政府叫市建局增加資助房屋供應,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它是在說甚麼。政府一方面叫市建局審慎理財,並寫進條例內,但現時由於社會有很大需求,由下而上地,市民要求它幫忙重建,申請多到不得了,而地盤的面積也越來越大。市建局卻好像牙痛般抱怨,說進行一個項目,便虧蝕一次,於是便很小心地選擇,甚至不敢大規模推行項目。政府在去年叫它檢討一下究竟能否支撐下去,但今年卻給它多一個重擔。本來平時它收到地盤後會進行公開招標??當然,現時也有機會創新高??但政府卻說不可以,要求它提供資助房屋,即減少它的收入。可是,你那邊廂叫它減少支出,但這邊廂卻要削減它的收入。如果政府考慮增加資助房屋的措施其實只涵蓋一幅土地,即暫時未能使用的啟德安置用地,那麼,倒不如叫它one-off做,即只做一次。

可是,如果只是做一次,我的意見仍然是:不要在這裏寫到令大家懷疑這是否一項長遠政策。如果這是一項長遠政策,我便不知道你需要甚麼機制,才能幫助市建局擔當這個角色。還有,就分工而言,我覺得如果政府真的想增加資助房屋供應,便提供更多土地給房委會進行這方面的工作,因為它主要的工作根本便是從事這方面的工作。社會有要求,而它也慣於做這方面的工作,靈活性也更大。市建局的規模與房委會不能相比,政府無故指示多一個機構進行一項新的工作,但又不表明是否希望它長遠地做。如果是長遠地做,便須提供政策支援、土地等資源,甚至注資,否則它便會給卡?,進退維谷。還有,最大的問題是甚麼呢?便是如果政府令市建局的帳目陷於兩難局面,會有甚麼情況呢?便會直接令那些等待重建的老舊大廈內受影響的業主和住客與那些等待市建局出售資助房屋的人對立。為甚麼?因為如果市建局少做一些需求主導的計劃,便可以節省一些金錢,這樣才可以出售多些資助房屋?其實,政府是暗中令這兩?人對立的。

主席,我想談談規劃方面。我不想再談論政制問題,不過,如果政府沒有政治能量和認受性,但卻希望處理一些較具爭議性的土地發展項目時,我認為政府根本是無法做到的,因為在很多事情上也存在爭議。正如馮檢基議員剛才說,可能在豪宅旁有一幅綠化土地,政府希望用來興建公共房屋,但那裏的人已經會反對到不得了。其實,有很多事情也是有爭議性的。如果特首只是獲得689票支持而當選的,社會根本上卻對他充滿懷疑和不信任,但他卻把整個社會撕開,這裏一塊,那裏一塊,那麼,他又如何會有政治認受性來真的闖過這些難關呢?

好了,假設政府可以取得土地,我又會質疑為何政府在取得土地後卻沒有物盡其用。以蓮塘為例,其實民主黨曾多次指出,政府根本有需要考慮應否擴大那裏的零售店鋪面積,為甚麼呢?香港段有18.3公頃,但零售面積卻只有大約1萬平方呎。試想想,最近水貨、水貨客等問題弄得滿城風雨,而政府本身已經有一個這樣的口岸??現在說的是邊境口岸,而蓮塘已經是邊境口岸??如果政府在蓮塘能夠增加可使用的零售面積,這樣便可以立即配合,有一個口岸讓旅客在那裏購物後便立即離開,使他們無須到屯門或其他地方購物,這樣最少起紓緩作用。我不是說一個口岸便可以救地球、救香港,但政府卻沒有這樣做。

此外,鑒於本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最近通過了興建魷魚灣海關宿舍的建議,我們民主黨的同事便詢問政府可否增加單位數目,可否再考慮一下,因為這類土地的確是一地難求。政府卻表示不可以,說單位數目已經足夠,政府已作出規劃,如果要推行計劃,便須按既定的規劃進行。我真的認為政府既然如此辛苦地覓得土地,如果能夠合理地增加地積比率,便應該這樣做,對嗎?可是,當局卻不會這樣做,每個部門也是單一思維的:為甚麼要這樣做?我現在是興建海關宿舍,便只會往這個方向考慮,只要盡快完成工程便是了。

然而,可否有些綜合大樓的設施,例如集街市、熟食檔、圖書館、運動設施於一身,使可以供應的設施更立體、更3D呢?我舉一個規模較小的例子:例如在房委會的大樓內,上層設有公眾羽毛球場,最少當時也懂得地盡其用。因此,我認為既然已經難以覓得土地,其實是否應該物盡其用、盡量思考呢?

主席,關於我開始發言時提及大約35歲而連續申請居屋單位7年的人可獲編配居屋單位的構思,我認為長遠來說必須以這種角度來考慮。即使政府如何運用“辣招”、如何遏抑樓價、如何指出將來可能會加息等因素也好,鑒於政府整體的土地供應,再加上外來的購買力,我認為政府單是利用私人土地,是不足以解決一個入息本來符合購買居屋資格的家庭所面對的困難的。

主席,至於其他更詳細的房屋和土地問題,我們的同事胡志偉議員會作詳細闡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