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削減8000萬香港警務處有關酬金及特別服務開支撥款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會在這次發言中集中談論我的修正案,即議決為削減分目103而將總目122削減8,000萬元,削減大約相當於香港警務處有關酬金及特別服務的全年預算開支。

主席,正如要求削減投訴警察課的全年運作預算開支一樣,這項修正案我已經提出了近20年。為何這樣說呢?在港英時代,這筆開支其實是屬於政治部,而當時的政治部是由一位警務處副處長負責的,但這部分開支實際上並不用向警務處處長負責,而是直接向當時的政治顧問及總督負責。當然,現時警務處內並沒有一位政治部的副處長,究竟這部分開支是怎樣運用和接受監察呢?究竟我們的特首或不知甚麼人有否一些直接聽取報告或指揮的系統呢?我們完全不知道。

主席,很多同事說相對於警務處以百億元計的開支,8,000萬元理應不算太多。但是,大家要緊記,這8,000萬元其實並未包括保安處或跟以往政治部類似的保安工作所涉及的人手及配備開支,亦不包括“狗仔隊”,即刑事情報科的人手及配備開支,當然亦不包括技術服務組,即有關竊聽或其他秘密行動的部門的人手及配備開支,亦不包括種種與電腦有關,例如資料保存與搜尋,或是購買電訊設備等以億元計的開支或將來的更新。

究竟這8,000萬元包括了甚麼?有人說這可能包括線人費;如果是直接與刑事有關的案件,例如毒品案,有關開支是否就是這8,000萬元的全部呢?沒有人知道,政府亦沒有任何交代,也沒有人可以作出監察。在其他議會中,他們實際上是會在議會下成立一個特別小組,例如美國便有一個由上、下議院組成的情報委員會,英國首相則會委任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士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來進行監察,而議會亦可以作出監察。相對而言,本會並沒有人可以提出任何實質有意義的問題或索取資料,以進行監察。

最簡單而言,我提出了十多二十年的問題是,當局可否就這8,000萬元簡單或最低限度地提供兩個數字,即當中有多少屬人手和配備的開支呢?政府的答覆竟然是,單是將這8,000萬元分為兩個分項數字本身,便已經不能披露,原因是別有用心的人會長期跟進這兩個數字,因而洞悉先機並作出不可告人或不軌的行動。我覺得這簡直大大侮辱了市民或委員的智慧。

梁振英出任特首以來,整個社會對他的信任均非常低。如果由這位特首直接聽取情報部門蒐集得來的資訊,然後作出跟進、匯報或問責,市民便會更感擔心。梁振英曾經在一個名為ThursdayLunch的午餐會上說過??雖然是閉門性質,但也有百多、二百位政商界人士出席,這是數月前的事情,而他當然也曾在其他公開場合這樣說過??請大家詳細留意這數月或一年以來披露的秘密電郵,這些均牽涉到香港的安全,然後他請與會者放心,而他引述的原因是“我們有情報部門作跟進”。

究竟香港有甚麼情報部門會跟進這些資料呢?究竟這些電郵是否由香港警務處的情報部門得來呢?是透過黑客hack來還是其他手段呢?這是梁振英第一次指出??這不是公開場合,而是閉門的,但都有百多人在場??香港有情報部門保障香港的安全。當然,世界各地都一定會有情報部門來保障安全,但問題是一定要將有關人手配備、組織架構及所遵守的紀律向民選議會交代。但是,我們現時所處的狀況是我們不知道這8,000萬元有甚麼用途,甚至可以這樣說,究竟“狗仔隊”或刑事情報科是否真的在跟進刑事情報,包括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等,還是進行政治監察呢?

有一位退休資深警官對我說,他的刑事情報科同事有一次很不高興,明明正在跟蹤一宗毒品案件,卻突然要轉為跟蹤另一個人,他們很好奇究竟跟蹤對象是誰,原來是個二、三線的政治人物,要看看他翌日抗議時所採用的道具究竟是一副棺材還是一具假人,會燒掉還是投擲。他的同事突然要abort或取消跟蹤一宗大毒品案件中的一個大毒販,只能直呼“無癮”。

究竟梁振英所指我們的情報部門是否只包含警隊,還是也包括廉政公署(“廉署”)或其他組織,甚或是其他更神秘的個體?我不知道,但這8,000萬元卻完全免受監察,沒有人知道是甚麼事。主席,即使警隊自己的所謂監察,也很兒戲。很有趣的是,每年我們無論就總部以至分區所提出的問題,所獲答覆中提供的數字恰巧全都是整整齊齊,每年都是10多次,每年的數字都差不多。此外,審計署從來沒有就此做過一次真正的衡工量值審計,甚至他們都認為不適宜這樣做。如果這8,000萬元是一筆沒有人知道、這麼神秘的開支,究竟我們應否容許這種狀況繼續存在呢?

主席,廉署有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而警務處在監察方面其實並無相稱的委員會。廉署這個委員會因為屬閉門性質,並且是以一種較為保密的形式來審核廉署的行動,有些事因而相對可以在閉門形式下查詢得到,兼且這個委員會以往都曾有不同政治光譜的人物參與在內。但是,最近我們竟然發現這個委員會已經換上由譚惠珠女士擔任主席。

我不知道譚惠珠女士在香港絕大多數市民心中能否承擔這個被人相信是大公無私的職務,得以公正獨立地為市民監察廉署的秘密行動,還是她會另有效忠對象,為其思考和服務。警務處並無設有這種委員會來監察相關開支,但這個用來監察廉署部分秘密行動的委員會,卻變成一個沒有公信力、沒有人再相信的委員會,究竟我們特首在做些甚麼事呢?

主席,我們無法判斷現時這8,000萬元,究竟是一筆用以保障市民安全及治安穩定的開支,還是一筆為特首搜集政治情報或為某些人進行政治監察的開支。這筆撥款究竟是會犧牲市民的私隱或權益,還是可合理而正確地打擊一些犯法的人呢?

主席,既然我們在這個制度中無法作出一種合理的監察,我們只能利用削減的手段,目的是迫使政府進行改革。主席,正如我們之前所談及,就刑事情報資料系統究竟應保存和不保存哪些資料,而哪些資料則應永久保存於系統內,政府都不肯進行有意義的檢討。所以,別無他法,我們只能削減有關開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