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動議辯論發言︰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尋找香港經濟新方向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很多同事談及“一帶一路”中一些涉及經濟、特別的制度,但我想重點指出香港的獨特角色在“一帶一路”中可發揮的作用。

代理主席,“一帶一路”牽涉很多國家的不同社會和法律制度,香港擁有完善的法律制度,司法機構以高質素、獨立和尊重法治見稱,在國際上得到認同,可以在“一帶一路”戰略上擔當重要角色。反觀內地,中國傳統法治觀念與國際社會仍存在很多衝突,令部分外資卻步。香港既在中國體制之內,又有獨特的角色和制度,《基本法》訂明香港擁有司法權和終審權,第八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香港司法獨立不受政府干預,令投資者有信心投資。

香港一直奉行國際社會熟悉的普通法制度,亦是中國境內唯一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香港的法律與英美法系有很多共通之處,可以作為國家面向世界的窗口。香港在法律和司法上中英語並重,並有同等法律效力,與外國企業溝通沒有語言障礙,可加強投資者在這方面的信心。

代理主席,關於幫助內地企業“走出去”及外國企業“走進來”,香港的法律界可以提供法律服務,例如在投資前,協助企業了解當地的法律環境;在投資項目後,協助企業草擬、履行合約條文,以及萬一出現糾紛要打官司時,協助企業使用國際仲裁或進行商業調解。此外,我們還可以協助企業處理境外投資,化解併購風險,有效保障海外投資的資產。香港的法治成熟,在這方面可以為內地和外國的投資者帶來信心。

代理主席,發展“一帶一路”必然有機會出現國際商業糾紛,而香港在仲裁和調解方面,有非常完善的仲裁和非訴訟糾紛的解決制度。我們是國際仲裁中心,是內地和外國企業理想的中立仲裁地。不少知名的國際律師行在香港亦設有分行,香港的律師在民事和商業法等多個範疇均具備豐富經驗和高端的專業水平,可以為解決爭議提供不同服務。

在仲裁方面,香港現行的《仲裁條例》以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頒布的《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為基礎,採用廣為商貿界熟悉的國際仲裁制度。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決,亦可以根據《紐約公約》在150多個司法管轄區執行,同時亦有很多世界級的仲裁及法律機構在香港設立辦事處。此外,內地企業來港仲裁亦有優勢,香港與內地文化相近,地理位置相近,十分便捷,香港與內地亦簽署了有關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協議,在香港特區作出的仲裁裁決亦可以在內地有效執行。

除仲裁外,香港亦提倡調解服務,香港的《調解條例》在2013年1月實施,在維持調解程序靈活性的前提下,確立了進行調解的法律基礎。

因此,代理主席,香港更應鞏固法治制度,司法要更獨立,用民主的制度來保障司法獨立和法治制度是更為重要的。最近出現的所謂特首“超然論”或其他種種有可能影響司法獨立和法治信心的言論,都正在損害香港的制度,亦間接或直接損害香港在“一帶一路”中能夠發揮的角色的重要性。我希望無論是哪一方面??無論是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至香港所有有機會鞏固這方面制度的各方??都應該三思和進一步令香港的制度可以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思維和策略中發揮更重要的角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