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動議辯論︰為食水安全立法

涂謹申議員:主席,鉛是重金屬,如果過量被人體吸收,會對多個器官和身體功能造成影響。如果孕婦、餵哺母乳的媽媽吸入過量的鉛,可以造成新生兒智能發展遲緩。早前政府為受影響屋?的居民驗血,亦發現血鉛超標的兒童確診有發展遲緩的問題。\\n鉛水危害到我們的下一代和香港的未來,我們絕對需要正視,根治這個重大公害,不可以讓我們的下一代繼續飲用鉛水,不可以讓承建商、政府官員逃避責任。如果說要官員喝一、兩口含鉛食水,體恤民情,就是要他們受屈,那麼無數喝了鉛水不知多久的市民、媽媽和小朋友又怎樣呢?政府如果再輕輕帶過這件事,便是沒良心、沒心肝、無膽、無?!

食水被揭發含鉛,由住宅蔓延到學校、醫院等社區建設,是系統性問題,就像當年的雷曼事件。香港的食水,由食水庫輸送到大廈之前,有政府監管、水務署檢測,但進入建築物內部供水系統後便沒有人理,沒有人管。政府說“鉛兇”是喉管焊接物,那麼含鉛的水缸、水泵、喉管和水龍頭呢?香港的建築物料法定標準為何?如何執法?建築師對我們說,他們規定採用符合國際標準的物料,但只是在文件上這樣註明,至於在工地是否用真材實料、有否偷龍轉鳳,則無人監督;這即所謂“只檢查證書,不檢驗物料”的漏洞。工程完結,檢測食水,又不驗鉛!

香港建造工程的食水供應系統,監管漏洞多多,豈止是水喉匠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全面調查,訂立食水安全法,依法監管承建商。香港需要立法,刻不容緩,特別是監管承建商和政府部門的責任及監督角色,必須依法規管。

一幢樓宇的工程牽涉很多持份者,包括負責設計的建築師和顧問、負責建造的總承建商和眾多分判商,最後由政府部門負責驗收成果。我們要立法規定供水系統的物料不可以含有害物質,例如鉛,建築師和顧問必須跟從。我們要立法規管施工和監工,可以研究責任分家,總承建商和分判商負責物料採購和施工,持牌水喉匠則負責監督工程和品質監控。在施工階段,承建商要進行實地檢驗,抽查一定的百分比,確保水喉和部件不會污染水質,以補足“只檢查證書,不檢驗物料”的漏洞。完工之後,承建商要抽驗水質,交認可實驗室分析,確保沒有有害物質,再提交報告予政府審批。政府要負責訂定相關的法定標準和守則,讓業界遵從。

此外,單位裝修或更換部件,都會影響食水安全,政府有責任讓市民能夠自行輕易辨識市面上哪些水喉和水龍頭符合食水安全,最方便的做法是訂立食水設備標籤計劃,讓市民可以識別合格的產品。最後,政府應研究強制大廈定期驗水,確保有害的水喉部件不會經年累積而對食水構成威脅。

鉛對人體的禍害十分嚴重和深遠,很多國家和地方都有立法保障食水安全;美國、歐盟、英國、德國、新加坡,甚至我們的祖國都有訂立相關法例。香港自稱是國際城市、文明大都會,豈可在保障食水安全方面無法可依,如此落後?

民主黨促請政府盡快研究全面立法,保障食水安全,保障我們下一代的健康,造福市民,使香港可以真正達致可持續發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