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動議辯論︰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的適用範圍擴大至行政長官

涂謹申議員:主席,就我們辯論應否把行政長官納入《防止賄賂條例》,尤其是第3條的規管範圍,訂明行政長官要接受利益,須獲得上司批准,對於這事,市民難以理解為何政府要反對或不接受這項修訂建議。再者,問題拖延了這麼多年,亦實在令人難以理解。當然,本會對此問題會有較深入的了解。至今,政府其實尚未提出最佳及最詳細的論據,只是......主席,何俊仁議員說連官員也不在席,不如點算法定人數。

主席,除了憲制問題,或香港的獨特憲制地位等理由外,政府從來沒有詳細論述為甚麼不可以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的規管範圍。在這次辯論中,譚耀宗議員比較深入地說出他認為的道理。當然,我不是說他是官方代表。他的意思很簡單:因為特區是特區,特首是特區之首,在香港沒有直屬上司,他的直屬上司應該是中央政府、國務院總理,如果將特首納入第3條,便會出現憲制問題,他質疑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的獨立委員會,可否取代中央政府作為特首的主事人?

主席,我覺得這個問題要分開數個層次論述。第一,如果獨立委員會不准特首接受某些利益,或者有權決定特首可以接受甚麼利益,是否便成為特首的主事人?

第一,他這個說法的範圍很狹窄,其實接受利益應該是例外情況,不是常規。換句話說,特首一般不能接受利益。試想一下,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很嚴謹,不准特首接受利益,對施政會有甚麼影響?會不會影響國家的國防或外交?或者國家是否認為應該讓特首接受利益,以彌補他工資不高?我不明白為甚麼設立一個獨立委員會,從憲制上取代中央政府決定特首可否接受利益,會影響中央政府對港施政?

當然,作為法律界人士,我會想得比較深入,會思考一些技術問題。會不會有一個情況是,中央政府叫特首代其接受利益,即特首其實是一個agent,幫忙接受利益,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卻不批准他接受利益。他有苦自己知,因為是中央政府叫他幫忙接受利益,然後匯上去。當然,你可以說這設想很荒謬,但會不會有這個情況?假設十分不幸,將來中央經濟很差需要援助,但不好直接叫香港人援助內地,於是便透過香港幫內地人民收取一筆數以百億、千億元的龐大援助,其實那是為了人民。我很難相信會有這樣的情況。當然,如果真的有這種情況,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第二,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雖然香港設有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的獨立委員會,但特首除了要獲得這個委員會的批准之外,在行政上,他都要向老闆(即國務院總理或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港澳辦”)主任)問責。所以,他是否接受某利益,他未問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之前,已經諮詢了港澳辦主任或國務院總理。總理說:“可以接受,沒有問題,這仍算是廉潔的”,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卻不批准,這樣會不會削弱總理和港澳辦主任作為特首上司的威權?我覺得不會,為甚麼?

我們不可能假設中央政府對香港很寬鬆,讓特首喜歡怎樣便怎樣。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認為特首應該接受或不接受甚麼利益。當然,我亦可設想,倒過來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不知道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有甚麼問題,竟然認為特首可以接受某利益,但中央政府認為其廉潔程度比香港還要高,說特首不能接受。這很易辦,為甚麼?因為只要中央政府跟特首說一聲,即使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批准他接受某利益,他也可以不接受。作為下屬,特首當然不會跟中央爭辯。

所以,我們很難明白,為甚麼我們要在這個議事堂討論這議題,又不知道政府是否“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說來說去都說不出有甚麼道理不可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及第8條的規管範圍。

如果政府真的有道理,例如政府說:“我們的初步構思是應該由國務院總理直接批准,而不是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批准。”。如果政府這樣說,我個人覺得可以商量。但是,政府要跟全民一起討論,為甚麼?老實說,我們很難想像國務院總理會跟特首勾結,批准他不斷接受利益,想香港繼續腐敗,令香港墮落,我想像不到會有這種事。我更難想像國務院總理跟特首合謀,瓜分收到的利益。

如果政府真的想到一些方案,希望能盡快諮詢市民,取得共識。如果是有道理的話,應該可以過得市民大眾這一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