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動議辯論︰盡快取消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想說兩點。第一,我剛才聽到有一位議員說(我引述):“小三的TSA有存在的必要,因為教育界有研究顯示,學生之間的差異會由小學三年級至四年級逐步擴大,如果要等到小六才進行首次評估,學生會錯過及早改進的機會。現時最大的問題,是要叫停過分的TSA操練。”(引述完畢)

代理主席,我覺得這個說法十分奇怪。如果有一位議員認為不能取消小三TSA,是因為等到小六才進行評估,學生便會錯過及早改進的機會。代理主席,我不知道究竟是因為這位議員不了解現時的制度,抑或是其他原因。按照現時TSA的制度,個別學生根本不會知道自己的成績,學校只會把所有試卷交回有關當局,由當局進行評估。所以,學生不會因為完成了TSA考試便發現自己的不足之處,亦不會因為該份試卷而獲得及早改進的機會。代理主席,這是一個事實,但原來有些同事確實連這個基本情況也不明白。

第二,政府解釋了TSA的政策原意,而且原意並不是期望學校操練TSA,因為TSA只是一個整體評估並作為香港的benchmark而已。代理主席,當我們獲悉連官校也操練TSA時,我相信這個所謂的政策原意已經“徹底破產”。官校的校長或主任也是官員,他們不可能不了解教育局的政策原意吧?如果連官校也要操練TSA,我不明白究竟是他們不了解政策原意,抑或是他們知道TSA對學校的影響,因此不能不操練呢?所以,當官校也要操練TSA時,無論政府說原本的政策目的有多好,因而有必要保留TSA,但出現了這些意想不到的問題,已經令整個TSA的政策原意——無論其原意有多好——“徹底破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