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們現正就中止待續議案進行辯論,也許先看看各方面對此的態度。政府的立場很清楚,根據局長較早前的發言,他認為審議工作不應中止待續,而應繼續進行,並通過政府提出的法案和修正案,反對所有由議員提出的修正案,無論是透過法案委員會主席還是由個別議員提出。

他們的論點很簡單,就是可以先通過這法案,然後再作諮詢或檢討,這是政府的立場。但是,在這方面我個人認為其實不太清晰,因為兩日前我曾聽到知識產權署署長(“署長”)在港台一個節目和其後一個記者會上表明,政府已經作出多次諮詢,所以不會再作諮詢。

當然,從政府架構而言,署長負責的是執行方面的工作,但我實在不知政府內部是否已統一口徑,其立場又是否一致。因為按照副秘書長的說法,似乎應可再作諮詢及檢討,不過要先通過有關的法案。無論如何,我把政府的意思當作是先通過法案,然後再作檢討。

可是,版權業一方的態度卻比較奇怪。他們表明是含淚接受先通過現時的法案,所以不贊成中止待續議案。但是,版權大聯盟接受訪問時或在其舉行的記者會上的發言,卻令我越聽越不明白他們的想法。他們一方面表示是含淚接受政府現在提交的立法建議,所以希望能先獲得通過,但另一方面卻聲稱如有任何一項不是由政府提出的修正案獲得通過,他們便寧願政府收回這項法案,這是他們清楚表達的信息。

換言之,他們認為如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獲得通過,處境將會更差,因為他們寧願政府收回法案,意即他們認為通過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的法律處境,將比法案完全不獲通過更差。對此我其實不大能夠理解,有些記者亦不理解,所以有記者在昨天的記者會上詢問業界,究竟通過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會帶來甚麼傷害?對此他們其實是無法回答。

這令我感到有些奇怪,因為版權大聯盟有數千以至數萬支持者,兼且有龐大的法律團隊,理應可從業界的角度而非政府的角度清楚解釋他們的立場。政府曾簡單解釋為何認為部分非政府修正案不夠明確、不夠清晰,甚至保障較少,我曾聽過政府所作的解釋。但是,我們不明白為何從業界角度而言,通過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後的處境會更差,又或當中的實質傷害是甚麼。

我為甚麼要這樣說呢?我的意思不是說他們財雄勢大,聘有法律顧問,而是他們應擁有一些已須在其他國家或司法管轄區處理的業務,這些國家的相關法例正好訂有部分非政府修正案所訂的豁免條文。所以,雖然這些非政府修正案所包括的內容僅在其他國家實行了不久,但假如實行不久便已立竿見影,對業界造成很大影響,他們理應能夠把握有關其害處的最新資料,並能在記者會或任何場合有力地表達出來,但他們卻沒有。

這不禁令我想到,如果我們相信政府的說法,先通過法案然後再作檢討,究竟是否真的可行?我認為業界如持有這種態度,聲稱如通過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便寧願收回法案,則不難推斷法案在獲得通過後,業界一定會繼續大力反對這些建議。當然,業界大力反對並不是政府唯一的考慮因素,因為政府如認為合理,可繼續推動這些非政府修訂建議,在下一階段再作商討和諮詢,並在日後通過相關建議。

可是,問題來了,如業界如此強烈反對,須知他們現階段已有強烈的反對意見,那麼究竟有甚麼可令我們相信整個社會能就此達到較好的共識。請記得業界的說法是,無論如何,如今次提交的法案真的獲得通過,業界會含淚接受,但卻表示如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獲得通過,他們均寧願政府收回法案。換言之,他們對於任何一項修正案均持有強烈意見。那麼,很多網民又會擔心,如政府現時提交的法案獲得通過,部分業界人士會否用盡法例賦予的權力向他們進行檢控或追究?就這個問題,政府的答覆是所提出的法例其實主要是針對一些大量的侵權活動,亦即在商業上進行大量侵權,令業界無法獲得合理利益的情況。

可是,就同一問題,近日有記者詢問香港版權大聯盟,若一項非商業的二次創作既不符合政府現時提出的6種豁免情況,亦不屬將獲通過的更多豁免,他們可否承諾不會控告個別網民?香港版權大聯盟發言人何偉雄先生的答覆卻是,他們不會放棄這項權利,並反問怎會放棄這項權利,因為如這樣做,法例便形同虛設。這正可顯示在現時的狀態下,香港版權大聯盟認為,不論是通過任何一項非政府修正案,還是先通過政府的修正案,他們不單想保留權利,還確實可能利用法例控告個別網民進行不符合豁免情況的非商業創作。

近日很多社會人士都在討論特首在經民聯晚宴上唱了一首歌的事件,為何這事會引起大眾如此關注呢?其實這並非單單因為他唱了一首歌或需要取得版權這麼簡單,大家試想一下,按理特首辦有這麼多官員,而我們現時正討論這項修訂條例草案,無論局長和署長均非常?緊,大家都處於一種極度敏感的討論狀態,但原來連特首辦、特首本人、宴會主辦人經民聯的一眾相關人士,對當中涉及的問題均渾然不知。原來這樣唱一首歌,甚至連同歌手黃家強一起高歌,而且是正經地演唱,並非6種豁免情況中的戲仿或諷刺,也竟然要取得多種不同的版權,如沒有作出申請,真的有可能會被追究。

也許這正是香港版權大聯盟的用意。當然,我相信即使特首最後沒有取得所需的所有版權和牌照,香港版權大聯盟究竟會否向他追究,實成疑問,但問題是網民會感到擔心,正是因為可能由於他是特首,所以不會被追究,但若是其他網民便可能會被追究,甚至是懷有敵視或敵意的追究。

我不知道會否出現這種情況,例如今次對這項法例修訂表示反對的任何一位議員,若一如特首般翻唱了“喜歡你”這首歌,對方可能真的會找我們來“祭旗”。正因為我們反對通過這項法例修訂,在它最後真的獲得通過後,他們由於認為我們不尊重版權,於是便引用法例以我們作為示範例子,以收殺一儆百之效,又或以之作為宣傳,這總比花費數百萬元宣傳費來得划算。

此外,署長梁女士為特首所作的辯解,更加讓人感到大惑不解。她至今已說了不下三、四次,而且一直認為自己正確。當然,今天並非辯論她的說法是否正確的適當場合,但我作為法律界人士,曾經學習版權法,雖然不是專家,但對於特首把片段上載自己的網頁屬時事評論的說法卻感到十分奇怪,因為他究竟評論了些甚麼呢?如果我當時身處經民聯晚宴現場,事後把一段10多秒或1分鐘的片段上載Facebook,將之當成一項評論,可能還算較為貼近。又或當時如有記者在席,認為場面有趣,可看到特首、一眾高官和黃家強一起高歌一曲,於是輯錄了片段,在電視或電台當作時事般播出,將之當成時事評論,我也能明白當中的道理。

然而,唱歌的人自行將片段上載網頁,然後聲稱這是時事評論,我便會認為署長是否為了代特首說項,而故意把應按常理解釋何謂時事評論一事扭曲。如果真是硬將事實扭曲,那便相當嚴重,因這意味一個理論上應該客觀、公正的執行部門,為了討好特首而把執法字眼扭曲,那便真的出大事了。難怪有人說屋宇署一定查不清特首的僭建事件,因為現時很多部門均可能以這種心態奉承上一級或更高級的官員,這是相當嚴重的,而且署長更三番四次強調這一點。

代理主席,我最後想指出一點,在副常任秘書長黃福來先生向民主黨進行游說時,我曾試探性質地詢問,既然政府提出要先通過,後檢討,那麼當局如真的有誠意進行檢討,何不訂定以一年或一年半為限的日落條款?反正政府也表示要留待下屆政府進行,因趕不及在今屆任期內處理,那麼以一年或一年半為限是很公道的做法。可是,他答說想也不用想,一定不會考慮。於是,我們不禁懷疑,政府究竟有沒有誠意進行檢討?我只能說:“袋住先”,再檢討,盼哪一天會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