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5年促進循環再造及妥善處置(電氣設備及電子設備)(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們不得不承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有關意識

是比我們強。如果我沒有記錯,在20年前,立法會到歐洲訪問時,有數個國家已經開始有此知識,初步用行政手段,推行回收和強制循環再造等措施。但是在香港,政府卻覺得這會增加市民負擔,不知市民是否接受支付額外成本和費用,而商界以往也頗抗拒這些法例規定,認為會大幅增加成本。

我剛才聽到一些商界同事提出的問題,我不能說是完全不合理。不過,我覺得在現階段,這種意識在整個社會和世界已廣受認同,因此“政府要小心處理”已不是特別有效或有力的論據......

代理主席,或許我先從定義開始說起,即甚麼是受管制的電器。當然,有同事說曾經研究,究竟有關定義應該是關於電器的主要功能還是其中一項主要功能。我覺得定義大致上是清晰的,例如現時包括的是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空調機等,而電腦產品則包括電腦、打印機、掃描器或顯示器。其實,定義大致上是清晰的。然而,為何有些電器是不包括的呢?便是抽濕機、暖風機或電風扇等同樣是大型的電器。政府的解釋是,那些電器的二手市場買賣活躍。我不知道政府的意思,是認為可使用的有關電器的買賣市場活躍,還是認為壞掉的電器的買賣市場也活躍呢?

無可否認,在鴨寮街或類似的店鋪,的確會有此情況。但是,如果你這樣說,其實電腦產品也一樣,為何要把抽濕機、暖風機或電風扇遺漏呢?我希望局長可以回答,除了以上原因外,還有甚麼原因呢?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那些電器的體積不小,功能也頗容易看出,同樣是明顯的,為何要把如此重要的類別遺漏呢?可能政府覺得這些可以留待在第二階段處理,這是一個我能夠接受的理由,即現時是在第一個階段,因為這些白色家電的功能是較清晰的。但是,我希望政府真的要密切留意這數個項目。

有同事表示,如果責任者要支付的回收費用不夠高,便沒有回收誘因;如果太高,則影響低價電器的市場。代理主席,我覺得,在今時今日的社會,即使我們購買一些低價電器——無論是否由於只能負擔低價或低檔次的產品——大家也已開始意識到要負起這方面的責任。

另一方面,我也想談談很多回收電器志願機構的角色——或很難說它們究竟是否完全是志願機構,因為政府會撥出funding給它們,以補貼首數年的營運費用,希望它們上軌道,在建立網絡和達至知名度後,可以形成criticalmass,即是有某個數額,足以勉強自負盈虧,作很低層次的商業運作。由於政府在首數年補貼了一些費用,例如購買一些設備等,這些回收商很多都發揮一個社會功能,便是把部分能夠修理的電器,分發給低收入的家庭。我覺得,如果這項條例草案獲得通過,情況很可能是,低收入家庭原本打算購買較便宜而受管制的電器,但回收商或環保團體卻把高價、高檔次的產品修理妥當,將產品分發予一些有需要的家庭。

無論如何,就現時說的數個類別電器,除電腦產品外,空調機、電冰箱和洗衣機都是大型電器,無論是否低檔次或低價,實際上因為產量太多,而且全世界的供應很大,競爭頗為激烈,價錢已經很便宜。當然,循環再造徵費可能是佔售價的十多二十個百分比,但因為實際上電器售價每年下跌,我相信經過市場競爭後,即使售價包括這徵費,很多低收入家庭也是應該可以負擔的。

代理主席,另一方面是關於自己由網上購買入口,然後再分銷的問題。代理主席,政府表示,由於現時管制的數個項目,一般需要提供售後服務,例如保養等,因此網上購買然後再分銷的問題不會太大。當然,我也認為,如果是大型的貨物,例如電冰箱、洗衣機等大型電器等,人們若想透過網上銷售或從網上入口然後分銷,以迴避循環再造徵費,是會比較困難的。但是,在電腦產品方面,由於有很多維修店鋪或服務商提供維修服務,競爭頗大,所以即使銷售人員不提供售後服務,我覺得仍然是可以的。所以,我覺得政府唯一要留意的,便是從網上購入然後再分發的電腦產品,尤其是手提電腦、平板電腦的部分,我覺得是最大的漏洞和盲點,希望政府就這方面想一想。

雖然這些產品相對不如其他物件那麼大,棄置後未必佔堆填區很多位置,但仍是有問題的。問題不一定只是棄置,而是接?可能會對環境生態造成影響、產生毒素等。在這方面,桌上電腦、平板電腦、手提電腦的影響未必便比較少。所以,我希望政府要特別留意這方面。

最後,我估計在收取循環再造徵費後,會有很多市民直接購買用品。當然,市民直接購買和攜帶洗衣機回來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要面對搬運費用、損耗風險等,但電腦產品(桌上電腦、手提電腦等)卻是可攜帶的。例如你的朋友、親戚或同事等到外地旅行玩樂,雖然他們不是每次出trip也要購買一件有關貨品回來,但只要你知道有朋友明天離港,4天後回來,其實你便可以拜託他幫你購買有關貨品。在循環再造徵費方面,這可能會帶來問題,因為始終是本地使用的。

當然,有人提出,這要視乎國際競爭。假設一個人在日本購買電腦,但其實根據日本的法例,已經將有關費用加在電腦價錢之內,正如現時香港賣貨品給遊客時,我們已經收取費用一樣。不過,大家的競爭形式,甚至傾銷(dumping)情況不一樣。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可能我們發覺電腦這個項目和很多要處理的受管制產品,事實上原來是輸入的,不過是自用而輸入,到時我們應該如何處理呢?我覺得暫時問題應該不是很大,但我希望長遠而言,政府要加以留意。

當然,我們同時要對比收取本地循環再造徵費之下的產品銷售價錢、產品的國際性、型號等,要觀察一段時間才能知道。香港人很有趣的,覺得既然去旅行,又花了數千元買機票,應該購買一些比較便宜的東西回來——我自己心理上有時候也會這樣——於是多購買一件貨品,原來那件貨品的價錢比香港的便宜,而且即使收取循環再造徵費後仍然比較便宜,所以便會出現這些自用而輸入的情況,因而影響我們的環保循環再造系統。

當然,這些情況也可以透過我們良好的回收網絡處理,即使有外來輸入貨品,我們仍然可以將對環境造成的禍害效果減至最低。雖然這件事未必無法做到,但亦希望政府加以留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