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6年撥款條例草案》\
恢復辯論經於2016年2月24日動議的條例草案二讀議

代理主席,我剛才有機會聆聽較多同事的發言,我認為林大輝議員的發言頗為有趣。林大輝議員表示,“財爺”過去派6,000元的時期是民望最低的,但現時只是發表一份平平無奇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香港人卻如此支持。其實林大輝議員也指出,這份預算案觸動香港人的心靈,這是一句十分重要的說話。如果一份平平無奇的預算案能夠觸動香港人的心靈......代理主席,我被稱為超級區議員,在2012年數十萬人選舉我成為立法會議員,我是否應該聆聽大多數市民的想法呢?看看是否大多數市民真的被預算案觸動心靈呢?如果市民真的認為這份平平無奇的預算案也不錯、也值得支持,那麼,我是否為了不要分化特首和“財爺”,便投下反對票呢?我認為這邏輯很有趣。

林大輝議員叫“財爺”不要沾沾自喜,因為反對派的特質是無所不用其極,為求反特首和反中央,叫他千萬不要成為反對派的棋子。我對此說法感到很奇怪,如果香港人在很不快樂的環境下,聽到一些比較好、較像人所說的話,林大輝議員是否希望“財爺”繼續好像特首般,只懂向中央獻媚,只懂說“一帶一路”,然後與特首同歸於盡?林大輝議員是否要“財爺”這樣做,才認為他不會成為反對派的棋子?

代理主席,在兩會後,大家的作風似乎真的轉變了一點,現在要多說和諧,多說贏取青年人的心的說話。如果財政司司長在兩會前按他相信的信念,向市民說了一番話,而市民認為這是一番人所說的話,這樣有甚麼罪過呢?代理主席,我可以這樣說,如果要我盛讚這份預算案,我做不到,但最低限度市民認同預算案中所說應該要和諧、應該要減少政治鬥爭、應該要善用香港人的智慧,走出一條自己的路,要努力向前,這是現時香港人真的很想做到的事情。

剛才在會議廳外,記者問我和民主黨數位議員是否希望曾俊華“更上一層樓”?很簡單,民主黨已表明要實施真正的“一國兩制”,希望政府能夠多照顧市民的生活,不要搞這麼多鬥爭。我們這樣說已說了10多年,只不過剛巧在這數年,我們遇到的特首很喜歡搞鬥爭、很喜歡搞分化、很喜歡搞撕裂。你問我,他這樣做是否能夠從中得到政治利益?我不知道。但是,代理主席,這份預算案正正是另一位政府高官,透過預算案的理念來表達一些民主黨在過往10多年來一直說的話。難道他說這些話時,我們便一走了之,以示抗議?這正正是民主黨或泛民多個政黨10多年來一直說的話,我們希望能夠真正重新實施鄧小平原本構思的“一國兩制”,讓香港人享有真正的“高度自治”,就是如此簡單。

反對派的用心被說成是無所不用其極、要反中央。即是說,我們今次投票贊成預算案,原來是反中央的,這樣真的很可笑。代理主席,預算案確實提出了一些較具長遠目光、長遠規劃的措施,特別是土地基金和有關醫院發展方面。當然,如果換成不同人當特首,他可以作出修改,這些措施可以推倒重來。我只能說,香港的政黨,包括民主黨和很多政黨最低限度會繼續有數位議員在立法會內,我們會繼續循?這條路、循?我們相信的事,繼續爭取民主、自由、法治,以及改善民生,縮窄貧富懸殊。如果有一天,香港人真正能夠享有“高度自治”,可由自己選出來的特首來施政,我相信屆時的特首應該與現任的特首絕對不一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