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6 年撥款條例草案》第1項辯論: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主席,我想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發言。大家應該也知道,最近發生了一宗所謂“去國立”事件,我認為康文署日常在處理與有台灣背景的大學或組織的名稱時,應遵守一套良好守則,令市民能夠明白。我們最近曾就此事質詢民政事務局局長,而康文署的答覆十分有趣,表示不能怪責任何一個同事,更表示某些報道指某同事應承擔責任,但康文署至今也沒有......因為我們現正討論撥款事宜。事實上,康文署應制訂一套良好制度,當前線人員認為可能出現問題的時候,便應向高級人員例如助理署長甚或署長報告。這些高薪官員理應花時間處理問題,而且他們也應該明白,這些與稱謂有關的問題可能會造成嚴重傷害。

雖然有人認為事件只不過涉及一個稱謂,但如果處理不當,便會傷害台灣人民的感情,也會令很多曾經在台灣讀書的香港人—因為他們視這些台灣大學為母校,感覺關係密切—他們必定會強烈質疑為何這麼多高層人員從撥款受惠,但當他們要作出審慎決定和制訂良好程序時,卻把事情弄成這個樣子。如果康文署已制訂了有關程序,卻又發生某些事情,不為法律或政策所容許,但又不牽涉法定權力,而只是純粹關乎行政考慮,無需在法律方面作出特別考慮的時候,那麼這項政策應該由康文署還是局長制訂呢?是否需要由局長處理呢?問題是事件發生後,政府一直表現得像一隻縮頭烏龜,沒有政府官員向大家解釋,究竟誰作出這個決定。是否真的由前線人員運用行政權力作出決定,抑或由高薪的助理署長、署長甚或局長作出決定呢?主席,我認為政府至今還沒有就這事件作清晰交代,似乎想把事情“拖得就拖”。總言之,政府不作解釋,便以為事件已經得到解決。

主席,關於這筆公帑是否獲得有效運用,我認為高級官員應具備宏觀視野,能夠看到並能兼顧社會各方的問題。如果該事件並非與法律有關而是與行政有關,究竟這做法是否最恰當?從善用公帑的角度來看,政府應該由高級人員制訂程序和指引。如果在遇到某些問題的時候,如果署方真的認為字眼敏感,是否應由高薪及應負責的高層人員來作出決定,而且應有連貫的政策?如果政府的高薪人員認為事件處理恰當,便應站出來向市民解釋為何作出這個決定和理由,而不是完全不聞不問,像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