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議員議案發言︰促請政府修改《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這次發言只說一點。在最危急的情況下,若大廈業主不論因技術、資金、無法開會等任何原因而未能遵從《消防安全(建築物 )條例》(「《條例》 」)的規定,究竟政府應否先幫業主改善消防裝置工程,事後再向他們追收款項?多年來,我曾審議很多關於安全的法案,涉及屋宇結構、電器、電力裝置、大廈管理等。《條例》最初訂立時,政府可能考慮得不是很成熟,表示政府不應擁有這權力。其實,說穿了就是政府不想承擔責任。若循大原則來看,這項法例涉及安全。說到屋宇安全,若業主不肯處理樓宇存在的危險,最極端的做法是封了樓宇,不讓居民居住。但是,政府輕易封了大廈不讓居民居住,是很嚴重的事。所以,政府也表示,若屋宇安全有問題,屋宇署可強制進行某項工程,然後再向業主追收款項。

眾所周知,屋宇署或其他政府部門幫業主進行的工程,一般而言費用高於業主自己找人進行工程的收費。有人說這可能是由於官僚的效率問題。現在很可笑的情況是,是當屋宇署強制替業主進行某項工程時,一些小業主表示,雖然按以往經驗,政府協助進行的工程收費會貴兩三成,但總比被人圍標好。所以,究竟業主是否不想讓政府協助進行某項工程?這很難說,情況現在已變得複雜。以前是業主自己招標,但現在他們怕招標變圍標,所以情願被政府圍標,看看誰敢圍政府標,甚至政府根本不用招標。

《條例》最初制定時,政府說會盡量提供協助,盡量彈性處理,盡量運用新技術作另類安排,提供建議,加上地區的消防處、屋宇署、市區重建局或香港工程師學會等組織的人員義務提供協助,盡量幫業主解決問題。縱使政府提供津貼、資助,又調派人員幫忙組織法團,但我希望政府明白,最終有些問題確實無法解決。原因有很多。舉例來說,若樓宇要安裝消防水缸,可能引起尖銳矛盾的問題是應把水缸安裝在哪裏。若公共地方空間不大,未能安裝水缸,那麼水缸應安裝在哪位業主的天台便成為問題。

但是,政府至今仍堅守立場,堅決不肯改變。政府不肯同意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出面採取行動。大家要記住,我說的是「可以採取行動」,但政府對此是害怕的,因為這似乎意味政府有責任要採取行動。我不是要求政府仿效其他例子,但法例中最低限度要有此條文作為最後手段。

舉例而言,根據《建築物管理條例》,如果大廈管理崩潰,影響公眾利益,影響?生和安全,民政事務局局長可以強制委任一位管理人,協助管理該大廈。當然,若一段時間後,大廈管理上了軌道,政府可以取消委任管理人,讓其離場。據我理解,這權力未曾動用過,或動用過一兩次。我說的如有錯,政府可糾正我。很多市民看不過眼,認為大廈管理真的很離譜,苦苦哀求民政事務局局長,局長也不肯動用這權力。局長有很多顧慮,害怕承擔責任,同時認為情況未算太差。在局長看來,要在極差的情況下才能動用這權力。就此,政府擁有這權力,但可爭論情況是否很差。

但是,政府現在堅持的原則是,消防處或政府部門不應該有權強制協助樓 宇 改善消防裝置工程,然後再向業主追收款項。這就奇怪了,唯獨就消防安全,政府表示不應保留最後手段,我實在不明白。因此,我希望局長重新考慮。當然,我知道有最後權力,便有最後責任,但問題是我們說的是消防安全。我們討論安全問題時,政府怎可能不擁有最後權力?當然,政府可以說最後的權力就是封了整幢樓宇,但在其他法例下,情況並非如此。在其他法例下,政府有權力先採取行動,再向有關人士追收款項,為何政府單是就此事堅持立場,不肯改變呢?如果消防處處長基於這個原因而不肯改變,麻煩解僱他;如果局長基於這個原因而不肯改變,麻煩特首解僱局長。我謹此陳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