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致謝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站起來發言之前,剛看到一則最新的獨家報道和消息,指有傳梁振英先生或會晉身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政協」)副主席,報道中更提到,按董建華先生的經驗,消息一旦公布後,梁先生可能會辭職,提早離任特首。

假設這個消息是真的,而報道中的推斷亦屬正確,我認為這真是個大好消息,為甚麼呢?因為這確是中央政府一個很不錯的安排。在一般人或很多人都相信,是中央政府命令或促使梁振英不尋求連任後,如能作出這種安排,讓梁先生可提早數個月離職,我認為中央政府真的是設法希望搞好香港。

主席,有人可能會說,既然他將要離任,現已踏入其任期的尾聲,是否還要這樣說呢?這是否有點幸災樂禍,甚至不太厚道呢?我作為議員,認為應說出心裏話。對於施政報告,我作為資深議員,怎會對種種政策沒有回應?不過,在我本已撰寫了的講稿中,我提出即使施政報告本身沒有甚麼問題,但特首一旦不尋求連任,這份施政報告必定會有一種看守政府的性質。

所謂看守政府的意思是,技術上來說,其任期將於 6 月 30日結束。但是,如果在較早時的 3 月 26日,情況一切如常,產生了新任特首,加上新任特首在當選前會醞釀其政綱、理念、政策觀點等,實際上根本已進入了交接期。由於在3月時已將要成立候任特首辦公室,在這段辯論政綱的期間,公務員實際上已需要了解4 位或 5 位主要候選人的政綱,並研究他們一旦當選時,如何在 7 月 1日後落實其政綱,他們其實有責任這樣做。

所以,無論如何,這份施政報告確實只可或應該集中於一些短期的措施,意思是應?眼於能夠在6 月 30日之前完成的事項。當然,現屆政府可以說出他們的長期理念,作出總結或前瞻,甚至總結特首在這數年間的成敗。如有任何施政失敗之處,例如曾經犯錯或推行本質上是撕裂社會的政策,亦可藉此機會悔過、道歉,希望在離職後,市民仍會對他留有較佳印象,作出公正的評價,甚至能挽回市民對整個社會、整個制度的信心,並可查找不足。

但是,梁先生竟然在這情況下,表示他政綱的承諾基本上已全部落實,似乎在這份總結和施政報告中,他半點兒反省、半點兒悔過、半點兒自我檢討與警惕也沒有。我個人對此感到非常失望,這可能是因為梁先生個人充滿自信,認為自己是救世主,甚至認為自己在這數年間完全、百分百對得起香港市民。

有些事情我們不會否定,即使我們這些民主派或別人稱為反對派的人士,也會認為多建房屋,尋覓更多土地,合理地保持社會的樓宇供應,並設立土地儲備庫,是眾所周知應當實行的措施。但是,如不針對一些短期的措施,就明顯的法律漏洞作出技術補救,並盡量在這數個月內完成,我認為便不能夠作出完善的檢討,無法讓特區政府和公務員在日後重新上路。

主席,更加需要警惕的是,如果並非像今天的報道所說,梁振英將晉身政協副主席而可能提早離任,我更加要叮囑梁先生,千萬不要再做一些有可能繼續撕裂社會,破壞性會持續下去的事情。這究竟是甚麼事情呢?很難說,但我可以想到,在未來數個月,他可能還會作出一些委任,包括某些委員會成員、大學校董,尤其是一些與金融事務非常相關的重要委員會。

梁先生會否在自己仍擔任特首之位時,以為可有權盡用,而安插一些「梁粉」或與他意念、政策及路線相同的人進入這些組織?這些人又會否在某些委員會中發揮繼續破壞、撕裂社會的作用,令梁先生「陰魂不散」,繼續影響這些委員會的工作,埋下地雷,令將來無論誰人當上特首也更難管治,令香港社會繼續處於其陰影之下,以及困難、痛苦與擔憂之中?

我奉勸梁先生一句。他或許會認為傳聞所說是真的,他將被委任為政協副主席,而這個讓他晉身國家領導人的安排,是中央政府包括習近平在內的管治核心,對他的全面肯定甚至是饒恕,使他有機會在更高層次為國家服務,因此他可以在這數個月內盡用其權力,委任「梁粉」加入某些委員會。如果他真的這樣想,那麼我希望他真的要小心和珍重。如他這樣解讀中央政府對他的處置或安排,我認為他將會陷入一個很危險的境地。如果他真的晉身國家領導人,他可能會認為無論誰是下任特首,都未必膽敢跟進UGL 事件,因這代表中央已決定既往不究,或甚至是一個妥協的安排。

無論如何,我希望梁振英政府或其轄下局長,尤其是一些與他路線及政策十分相近的人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在這數個月仍然在位,便可以有權盡用。如果你們的工作、處事方法或所造成的結果對社會帶來重大影響,這筆帳一定會算,而和你們算帳的人未必只是香港市民及本會議員,亦可能包括中央政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