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有關行政長官梁振英嚴重違法及/或瀆職行為及向本會提出報告

涂謹申議員:主席,政務司司長代表政府作了初步回應,而李慧?議員來自一個大黨,我假設她的發言涵蓋建制派同事的所有主要論據,當然我並非質疑李慧?議員事先把其演辭交給梁振英過目。聽了他們的「保梁」發言後,我本來準備好的一份講稿要丟到一旁。為了使議會有更加生動的辯論,讓聆聽今天會議的廣大市民能更加明白誰是誰非或最核心的爭論點為何,我決定逐點回應,歡迎梁振英的團隊或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團隊,在往後的辯論中逐點反駁我的回應。

主席,政務司司長既然代表政府,他的演辭先經梁振英過目也是合理的。政務司司長在開場發言中表示,會在聆聽議員發言後再作詳細回應,但他的發言理應回應民主派議員過往對於特首的指控,或今次辯論中由楊岳橋議員首先代表民主派20多位議員所作的發言。政務司司長的發言基本上只有數個論點。第一個論點是彈劾是相當嚴肅的事情,不可以隨便進行,但我不禁要問,究竟政務司司長是否認為,干預立法會並非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呢?干預立法會是否未嚴肅到需要首席法官進行調查呢?

主席,政務司司長的第二個論點是,受查者當然可以提出對於調查範圍的意見,我認為這更奇妙。很多人說,受查者可合理要求收窄或擴大調查範圍。受查者便是受查者,即使不談三權分立,立法會也是按照《基本法》賦予我們的職能,根據《議事規則》組成專責委員會以作調查。調查範圍由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出的10多位議員決定,不能由受查者梁振英要求我們擴大或收窄調查範圍。這個歪理已說了數星期,我在此必須要反擊,由受查者決定調查範圍是奇怪、可笑的。

受查者必然享有一些權利,《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也賦予受查者一些權利。例如,某委員會可能苛刻地要求受查者必須身穿黃色衣服出席會議,但受查者便可能會問,為何一定要穿黃色衣服,穿黑色衣服為何不可。就此,我相信根據《議事規則》,受查者享有某些權力,而並非專責委員會說甚麼便是甚麼。可是,如果受查者可以理直氣壯要求我們擴大或收窄調查範圍,我認為是相當諷刺和可笑。

即使退一萬步,受查者可要求擴大或收窄調查範圍,他又可否秘密地向某名委員提出意見呢?大家請緊記,現時的情況是受查者秘密提出意見。梁特首沒有向專責委員會提出意見,而只是向某名委員提出,而該名委員亦沒有告知專責委員會,意見由受查人向他提出。更嚴重的是,有錄音證明,周浩鼎議員竟然向專責委員會說,有關修訂是他的個人意見,他想告訴全世界,是他自己提出這些修訂,以修改調查範圍。問題不是受查者是否可以向專責委員會提出意見,而是受查者秘密地向某名委員甚至副主席提出意見,並希望該名委員,即周浩鼎議員表示這些意見是他自己提出的,這顯示受查者,即梁先生不當地干預了專責委員會的工作,需要首席法官調查。

主席,政務司司長的第三個論點是,梁振英在 5年內做了一些好事,這更奇怪。我首先不與政務司司長爭辯梁先生有否做過一些好事,假設他在5年內做過一些好事,是否代表他可以干預立法會?政務司司長是否想說,立法會議員應考慮到梁先生做過一些好事,所以應該平衡一下,不應就他干預立法會的調查提出議案?主席,政務司司長有關梁先生在5年內做過一些好事的論點,最多可以應用在首席法官完成調查干預是否屬實後。屆時,我們仍然有兩個程序,第一個程序是需要三分之二議員通過議案。這個論點可以在那個階段用作求情,即使有關指控成立,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也未必一定要投贊成票,議員可以基於種種原因,例如梁先生做過一些好事,不贊成彈劾他。中央政府也可考慮梁幹部也做過一些好事,所以不應免其職。

主席,民建聯的李慧?議員的第一個觀點是,這項彈劾議案其實是「倒梁」而已,反對派無論如何都要「倒梁」。其實,在電視機前的觀眾應更清楚,如果沒有發生周浩鼎議員與梁振英的「串謀門」,市民早已當梁振英是過去式,根本不想記?梁振英。新特首已選出,不論好醜,也要寄望將來。市民有否逼迫民主派彈劾梁振英?即使有民主派想這樣做,也不得民心。

周浩鼎議員私通梁振英,嚴重至干預立法會,才需要我們出手。民主派議員只希望梁振英快些離職,市民根本提也不想提他,更遑論要我們如此煞有介事地提及他。市民想起梁振英都討厭,只希望不要再多說,但正如他已承認,他串通立法會議員,干預立法會的調查,立法會需調查他串通議員修改調查範圍。有人認為我們只是在做「政治秀」,如果以小人之心來度君子之腹,我們這樣做是為了獲取選票,但如果讓香港市民無緣無故看梁振英,是票房毒藥。即使如此,我們也不能不跟進。

主席,李慧?議員的第二個論點是,梁振英已多次回應。首先,即使他多次回應,但並非就他干預立法會多次回應。其次,我估計李慧?議員是指他已就UGL 事件多次回應,但最後的關鍵點是,張達明教授提出的 「九 問 」及前 議 員 周梁淑怡的 「三 問 」, 梁振英也沒有回答。主席,林卓廷議員在上星期的行政長官答問會上問梁振英有關協議是離職協議還是服務協議,梁振英不斷說是離職協議,林卓廷議員便讀出協議的服務範圍,這涉及推廣UGL,協議明顯是服務協議,而不是離職協議。如果是離職協議,便不會有第二段。換言之,梁振英連協議是離職協議或服務協議,也不敢回答。

梁振英第二個不敢回答的問題是有否申報。李慧?議員剛才說,梁振英透過周浩鼎議員,擴大了調查範圍。但是,我認為實際是收窄了調查範圍,他把調查範圍由原本可研究所有有關離職協議或服務協議的文件,改為只集中研究一份文件。正如劉進圖先生在文章中所說,除了傳媒已披露的一份文件外,會否還有另外一些文件?這便是玄機所在。即使說我小人之心,我也要這樣說。如果真是只有一份文件,按理梁振英不應與周浩鼎議員串通,將範圍收窄成為研究一份文件。如果只有一份文件,可以任由專責委員會調查。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劉進圖的質疑,即還有另外一些對梁振英具更大影響的文件,令他一定要收窄調查範圍。

主席,我們贊成彈劾的基本理據是行政長官干預立法會。李慧?議員剛才支持周浩鼎議員,她說周浩鼎議員一錯在沒有拒絕梁振英,二錯在沒有向秘書處公開這件事。主席,如果能夠由首席法官成立調查委員會,其中一項工作便是要調查究竟是周浩鼎議員沒有拒絕梁振英,或周浩鼎議員甘心與梁振英秘密串通,說有關意見是他自己提出,誤導立法會。最後,李慧?議員不斷鼓勵周浩鼎議員做好些,但周浩鼎議員有沒有說一句道歉呢? 周浩鼎議員還在立法會口口聲聲說有關修訂是自己提出,單就這一句不真實的話,他是否要道歉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