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政府就「《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動議」全體委員會現即休會待續」的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政府突然押後審議《2017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表示押後的原因是遷就在10 月 25日(即下星期三)討論「一地兩檢」議案,希望能盡快通過該議案。

主席,首先我想說一下為甚麼當局就議事程序作出如此突然的改動。昨天,有記者問我對這事的意見,我的反應是很驚訝。為甚麼?試想想,《條例草案》二讀通過後恢復全體委員會審議的安排,其實在7 月便已知道。據我了解,「一地兩檢」的議案則是政府於 10 月 3日通知立法會,希望可在 10 月 25日進行辯論。如果政府真的希望盡快通過「一地兩檢」議案,為何要在 10月 25 日而非 10 月 18日的會議上提出?政府如果提早通知立法會,今天便可討論「一地兩檢」的議案,但政府沒有這樣做。數天前,當特首林太表示可考慮將《條例草案》的換樓退稅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個月,她也沒有表示要押後審議工作。換言之,她當時仍然認為先審議《條例草案》,到下星期再討論「一地兩檢」的議案。直到昨天,在行政會議開會前,她突然宣布要押後審議《條例草案》。

如果真要把「一地兩檢」的議案與《條例草案》比較,究竟孰重孰輕,我們應先處理哪一項?我擔任立法會議員多年,知道政府掌管行政工作,應該有權決定向立法會提交議案的先後次序。一般而言,本會或立法會主席都非常尊重政府提交議案的先後次序。但是,不論我們如何尊重政府,政府總不能把立法會議員當成傻瓜,完全不放我們在眼內,隨意更改和調動議程。大家要緊記,本會議員需要就某場辯論作準備或作出時間上的安排,包括由不同的議員出席不同的辯論環節,議員可能需出席某些環節進行辯論,或因政黨的分工而無需出席另一些環節。這些都涉及行政立法的關係。政府當局不能辯稱根據《議事規則》第40(4)條動議議案,只要得到建制派同事支持便可。如此一來,真是甚麼改動都可以,甚至在稍後下午5 時又突然作出另一項更改。政府不能這樣行事。

行政機關必須遵守一項大原則,如果《條例草案》已到了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便不作出調動,以往這種調動是絕無僅有的,因為行政機關與立法會彼此存在最基本的尊重。隨意調動審議《條例草案》的次序會造成影響,這點我稍後再說,現在先說行政立法關係。特首不能在昨天早上通知立法會與公眾,今天便立即押後審議《條例草案》,她把立法會當成甚麼?建制派同事是否因為是「自己人」,一早便知此安排?但是,政府只給民主派議員一天的預告。我不知道立法會主席何時得知此事,或許政府為表示尊重主席,提早作出預告。然而,政府只給予民主派議員一天的預告,便作出調動。

政府在 10 月 3 日決定把「一地兩檢」的議案安排在 10 月 25日討論,表示當局認為這項安排可行,否則當時便應決定押後原訂於 10月18日審議的《條例草案》,甚至應該提早作出預告,將「一地兩檢」的議案安排在10 月 18日討論,因為政府認為議案很重要。特首在本年度會期的第一次會議上發表施政報告,這個日子不能改動,但假如真的可以改動,政府又這般?緊,相信很可能也會改動。最終,當局沒有作出改動,安排在10 月 18 日審議《條例草案》。換言之,在 10 月3日,政府包括特首「林鄭」均認為應先審議《條例草案》,其後才討論「一地兩檢」的議案,對不對?我的推斷可謂相當合理。特首因而沒有將「一地兩檢」議案的辯論安排在10 月 18日進行,也沒有一開始便押後《條例草案》的審議,即使在數天前也沒有這樣做。

我不知道政府何時作出這項決定。若說與行政會議有關,特首昨天在行政會議開會前宣布決定,因此應該與行政會議無關。那究竟政府把立法會當作甚麼?政府是否可隨時作出改動,喜歡一天前通知就給予一天通知。大家要明白,一旦改動議程,影響甚廣,不僅影響行政部門,還影響議員和職員,甚至旁聽會議的人士,以及關注有關議題的市民。市民可能有不同訴求,或準備請願等。我們絕不能任由政府為所欲為,這做法對立法會非常不尊重。

主席,接?我會談談「一地兩檢」的議案及《條例草案》的性質。「一地兩檢」的議案並無立法效力,《條例草案》則有立法效力。一般而言,立法會的OrderPaper(譯文:會議程序表)會優先處理具立法效力的事項,這符合一直遵從的所謂傳統或邏輯。現在政府為了優先處理一項沒有約束力、無立法效力的「一地兩檢」議案,而把一項有約束力、有立法效力,並且已通過二讀的《條例草案》強行押後,這是甚麼邏輯?政府不能這樣強詞奪理。

此外,包括建制派在內的很多議員也表示,通過「一地兩檢」的議案並非「三步走」(Three-stepProcess)的必要步驟。我今早接受電台訪問時,黃國健議員亦致電表示這不是必須的程序,只是政府「好心好意」的行動。政府只須要求立法會授權或建議通過便可。政府表示很?緊實施「一地兩檢」——我先不討論「一地兩檢」的內容——既然這程序不是必須的,引用黃國健議員所說,政府「好心好意」把議案提交立法會討論,那麼我們是否要很快通過這項「好心好意」的議案?

有同事認為《條例草案》事實上影響民生。如果政府真的同意將換樓退稅的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個月,不論通過我或周浩鼎議員的修正案,根本已再沒有爭議,問題根本已獲解決。

特首表示,近年當局就《印花稅條例》提出多個階段的法案、涉及 SSD等稅項,每次修訂法例也要花數十小時辯論。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有關的法案有漏洞,我認為要堵塞,便提出修正案,但政府卻表示沒有漏洞,但最後發現有漏洞,於是要修正,並按照我的修正案來修正。

當時的修訂法例辯論有爭議,因為政府說沒有漏洞,而我指出有漏洞,於是政府便反對,又或是保皇的議員勉為其難幫政府反對我,於是不同派別的議員爭辯不斷,令審議時間很長。但是,現時我的修正案建議換樓退稅的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個月,周浩鼎議員也提出類似的修正案,政府表示可以接受。換句話說,在這個問題上其實可說沒有爭議,《條例草案》很快便可獲通過。

當然,在這段期間內是否有很多市民正在換樓,當然未必,但事實上有市民正在換樓,以改善生活,這很容易理解。如果現時不能通過把換樓退稅的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個月的修正案,想換樓的業主由於不知道最終有關的修正案會否獲通過,一定會在6 個月期限屆滿前換樓,否則隨時要繳付額外15%的稅款。業主最終可能將樓價減5%,這樣一定會有人接手,而他也可以節省10%的稅款。問題當然不是15%的稅款,而是業主因不能確定退稅期限會否延長至 9 個月而被迫在 6個月期限屆滿前減價出售,無故損失樓價的5%,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政府現在加印花稅,但以前即使很昂貴的樓宇也只收取數個百分比的印花稅。業主換樓已經辛苦,還要迫使他們減價。

再者,政府過往一直不斷說要盡快通過這項《條例草案》,像催命符般,連合理的審議也要求我們加快完成。問題是,《條例草案》目前已進行了一定的辯論,獲二讀通過,並進入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而修正案也不多。由於政府已同意接納關於「一契多樓」的建議,我們現時無須提出有關的修正案。當局也同意將換樓退稅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個月,《條例草案》已經沒有爭議,政府為何不盡快通過?

主席,我覺得事情不是這樣簡單,儘管你會說我是陰謀論者。為何特首「林 鄭」在這數天有如此大的轉變?我覺得與建制派提出修訂《議事規則》有關。建制派議員對媒體表示,由現時到3 月 11日,只有數次立法會會議是建制派議員佔直選議員的過半數。他們精明,在暑假時已「打開口牌」,請政府配合,減少議事項目。否則,便不能解釋政府為何不在10 月 3日提出押後審議《條例草案》,而偏偏在這數天建制派突然不斷提出修訂《議事規則》後,特首便配合押後(計時器響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