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有關推展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 「一地兩檢」\
安排的後續工作的議案中止待續的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毛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其實,我很高興建制派的陳克勤議員願意發言,因為他一發言,我們便知道他有一些論據或他的心態是可以駁斥的。舉例而言,剛才陳克勤議員表示,反對派反對「一地兩檢」是因為他們心中只有「兩地兩檢」。對不起,眾多反對在西九進行「一地兩檢」的非政府組織、民間組織,以及民主派議員都同意就在福田站進行「一檢兩檢」廣泛諮詢市民。這個方案如深圳灣口岸做法一樣,是在內地進行「一地兩檢」。這也可以是其中一個方案。所以我希望在觀看電視直播的市民,不要被陳克勤議員誤導,因為他們喜歡抹黑別人。

陳議員可能真的沒有聽過福田口岸的 「一地兩檢」方案。畢竟有關「一地兩檢」的安排是由政府醞釀,再由民間團體經民主程序、醞釀討論、找專家論證,最後在數個方案中經百多個團體投票選出該方案,才諮詢市民。所以,民主派或坊間反對政府西九「一地兩檢」方案的團體,是有一個可行的「一地兩檢」方案的。只不過,陳克勤議員或有些人把頭埋在沙裏,他們就像賽馬的馬匹一樣,戴?眼罩,只望到政府的方案,其他人的方案一律聽不進去。這真是沒甚麼好說了。

主席,陳克勤議員剛才表示,因為我們民主派??他用的是「反對派」這字眼——基本上不往內地,所以不 想 那些可以往內地的人......我們可否方便他們、同情、可憐一下他們。主席,民主黨最近曾進行民調,這是自民間的福田站「一地兩檢」方案推出後,最新的民調。結果顯示,反對政府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比支持政府方案的還要多。當然,我們不敢單憑一個民調便說所有民意皆如此,但這是最新的民調。

換言之,如果以支持和反對政府方案的比例計算,反對方案的市民略多於一半。我想告訴陳克勤議員、建制派議員,這些反對政府西九「一地兩檢」方案的市民,他們都會往返內地,不論是經商、文化、旅遊、探親,所以你們不要只針對泛民同事或民主派同事或某些人是否會往內地。很多經常往內地的人仍然關心《基本法》的實施、仍然關心《基本法》的完整性、仍然關心不應有內地公安人員在香港執法,內地的法律不應在香港範圍內行使。大家要記住,這是廣大市民在民意調查的回答。

當然,如果你要在雞蛋裏挑骨頭,你可以質疑民主黨的民調沒有問及反對西九「一地兩檢」方案的人士中有多少人不會往返內地。反對方案的可能全都是那些不往返內地的人士,至於那些會往返內地的人,就會支持方案。我們謙虛的說,我們是沒有這樣問,沒有細分,沒有做crosstabulation。但我們有理由相信,調查的樣本是足夠的。我們沒有這樣問,但我們仍然相信調查結果反映暫時而言,民意有所分歧,民意是嚴重分歧的。我們也相信,不少往內地的市民仍會反對政府推出的西九「一地兩檢」方案,因為他們?重《基本法》的完整實施。

主席,我們要求中止「一地兩檢」議案辯論的原因很簡單。主席你在議會多年,想必很清楚政府黑箱作業,醞釀了7 至 8年,完全不跟我們討論任何方案。試想想,這裏的民主派同事,甚至是建制派同事,也曾建議政府提交方案,好讓大家討論一下,醞釀一下。過往7 年,政府不醞釀、不討論、不諮詢,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在 6月30日仍然表示政府就高鐵出入境沒有任何方案。但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卻說政府的方案已在社會經過長時間討論。經過長時間討論?即使陳帆局長也知道只是在數月前才公布的,因為他 剛 才 的演辭第三頁說,「一地兩檢」方案公布時,正值立法會休會期間。無論怎樣計算,也不過是兩三個月前才公布而已,但特首竟然說已討論很久!張炳良當時說政府並沒有任何方案,請問大家拿甚麼來討論呢?

主席,提出方案,再進行諮詢,這是香港政府,包括林鄭月娥這位服務香港數十年的AO不可能不知道的事。這是政府與民共議......她還說甚麼新思維。老實說,習主席在最新的報告中也說一定要尊重當地人的感受,與民共議。林鄭月娥當了數十年的AO,想必知道何謂諮詢。他們現在倒很老實,明言不會進行諮詢,原因是時間太緊迫。政府閉門兼黑箱作業討論了七八年,甚至在數月前還表示沒有任何方案,開會時也不討論,如今卻突然推出方案,更說已討論了很久。有沒有弄錯?

主席,難怪市民也有意見。為何我反對中止辯論所涉及的政府議案呢?因為市民沒有機會參與全面的諮詢,也沒有對比性的方案可參考。不過,主席,最近已有新方案,民間團體提出了在福田進行「一地兩檢」的方案。在民間方案公布後約一星期,民主黨進行調查,得出的結果是,支持和反對政府方案的比率稍稍「打和」。在這之前,支持政府方案的人,比不支持的人高出約數個百分比。

主席,為甚麼我指特首林鄭月娥想殺死福田「一地兩檢」方案?很簡單,因為她很?急,她害怕民意越醞釀,市民越清楚有另類的方案,包括最近由專家組成的公共專業聯盟亦推出另一項方案。主席,醞釀時間越久,政府所提出的漏洞百出的方案便越會不攻自破。政府因而感到害怕,所以要殺其他可行的民間方案於萌芽時,不讓這些方案醞釀,不讓民主派議員落區派發單張,讓這些方案在網上傳播,使市民認識這些方案。大家記?,香港人不是傻瓜,如果民主派議員真的危害市民......事實上,在中港融合的情況下,很多人都有需要到內地工作或探親。如果方案真的不影響「一國兩制」的實施,真正做到完美或接近完美,而又令市民方便,這樣民意應有很大的反差,應該是壓倒性支持。

可能政府這七八年「黑箱作業」期間,也曾暗地進行民意調查。他們一直監察民意,知道支持方案的人並非大比例拋離不支持的人,所以政府不敢提早公布方案,想先造成沒有時間的既定事實,然後說政府的方案是唯一的方案,不作諮詢。另一方面,它又一邊介紹方案,一邊播放Announcement of PublicInterest(宣傳短片)把市民「洗腦」,然後再表示已聆聽意見。政府現在便是這樣做。但是,市民也看得清楚,最新的民調顯示,民意仍然有很大分歧,支持政府方案的人士並非大比例拋離反對的人士。

主席,莫說公眾諮詢,這麼具爭議性的方案提交至立法會,卻只舉行了一次內務委員會會議,由政府官員回答質詢,然後再舉行一次3個委員會的聯席會議。主席,本來政府不諮詢,很簡單,可由立法會進行諮詢。於是我們建議在內務委員會下成立小組委員會,但建制派議員否決建議,然後將方案提交到3 個委員會的聯席會議討論。主席,你也知道,3個委員會因而舉行了一次聯席會議,聆聽議員意見,接?我們表示要進行諮詢,讓市民可以表達意見,但亦為聯席會議否決。

換言之,政府不諮詢,亦不讓立法會諮詢。「老兄」,即使一項很簡單的bill??我們現正處理很多??也會公開諮詢,但這個方案這麼重要、這麼具有爭議性,卻不是這樣做。至今民調的結果,無論政府如何說,支持和反對的比例仍是「打和」,即使相信由政府所進行的民調,支持率也只是稍微高於反對。就這麼具爭議的方案,立法會進行諮詢是天經地義的,但立法會的建制派同事竟也予以否決,不進行諮詢。市民如今天在收看電視辯論直播,便會知道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是連你想在立法會內表達意見,也要封殺。

主席,我今天聽到特首林鄭月娥說:「你不要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如果拖慢進度,繼續爭論,我不會等你了。我'三步走'會立即走,一步便走、同時走。「主席,這是甚麼情況?很簡單,這可說是揭穿了她的「底牌」,她原本打算「搵立法會過橋「,向中央表示立法會多數議員支持,立法會是憲制的,這樣中央便會認為有民意支持。糟糕了,突然出了最新的民調報告,結果顯示並非如此。如情況再有變化便更糟糕,所以要加快處理。如果立法會支持議案,他們便可以說尊重民意,並向中央報告立法會多數議員支持,是憲制上的。但是,立法會的辯論時間過長,政府便不想聆聽並繼續「三步走」,開步便走。這即是甚麼情況?很簡單,即是立法會有利用價值,政府便尊重立法會的意見;立法會沒有利用價值,沒有足夠時間表達意見,政府就不把立法會放在眼內,不需要聆聽議員的意見。

西九龍文化區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同樣是林鄭月娥擔任政務司司長時負責的,她已經這樣做了一次。由於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極具爭議性,她事後也進行假諮詢,有數個月諮詢期。坦白說,即使不進行為期較長的諮詢,不進行90 天諮詢,也應進行 60天諮詢,但她也表示不可以。還有,不要說進行 60天的諮詢,就是立法會未能在本月 25 日和 26日完成辯論後表決也不能等,一星期也不能等。

原來林鄭月娥的施政新作風便是這樣,西九龍文化區如是,西九龍口岸區同樣如此。我不知道她是否「好打得」,所以「打得」便能蓋過一切,無須聆聽市民意見。在政府眼中,在陳帆局長眼中,甚麼公共專業聯盟是多餘的。那天特首林鄭月娥說尊重該團體,我當時也在席,坐在其旁。她特意在會上發言,表示公共專業聯盟所提出的意見很好,應多發表意見。事後公共專業聯盟提供意見,她卻認為不用聆聽,何需聆聽,她已經決定了。林鄭月娥還說尊重專業團體的意見(計時器響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