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有關推展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 「一地兩檢」\
安排的後續工作的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其實今早和昨晚我都很認真聆聽建制派同事的觀點,尤其是聽一聽有否新觀點或很特別的觀點是我覺得需要討論一下的。

首先,似乎很多建制派同事都提到高鐵是一項便捷方案。其實,沒有人反對這觀點。我們希望的是有一個既便捷又合乎成本效益的方案,套用習主席的話,便是「全面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地實施」一國兩制」,尊重「一國兩制」,這才是政府應該做的方案。

這兩天我聽見較新穎,有別於以往的觀點,是今早何議員提及的。他表示,其實西九龍站的問題屬於國防、外交問題,這是很新穎的觀點。我看見有建制派同事點頭,我想他們自己也要咀嚼一下是否真的如此。何議員表示,西九龍站的問題屬於國防、外交問題,若是如此,我們根本不在自治範圍內。換言之,即是政府怎樣做也可以,但他並沒有這樣說。言下之意,如果是國防和外交問題,便不再是能否找到好方案的問題。聽罷他的言論,我也在思考是甚麼國防、外交問題。當然,他沒有提及國防,可能這方面太敏感、太機密了,甚至如果是真的,便有可能泄露國家機密;如果是假的,便是「報假料」。

他說,就外交層面來說,我們考慮到如何在西九龍站給予外交禮遇,所以這是一個外交問題。我聽後不禁在想,即使給予外交禮遇,是否一定要在西九龍站進行 「一地兩檢」?或者是否一定要在該處全面行使內地法律,才能算是給予外交禮遇?若是如此,便真的很奇怪。例如一位國家元首訪問中國,當他經過香港時??假如他直飛北京,當然是沒問題的??假如他途經香港,而在香港國際機場實施的是香港法律,我們是否也給予不了外交禮遇呢?如果有元首經香港到澳門,我們在往澳門的碼頭也是實行香港法律的;或者他經香港的碼頭前往珠海,在香港往珠海的碼頭都是實行香港法律的。所以,為甚麼要說西九龍站的問題屬於外交問題,必須全面實施內地法律才可以呢?我實在想不明白。始終,我們要探討的是技術性問題,我沒辦法不舉出例子加以說明。

當然,很抱歉,我知道何議員也許沒機會再發言了,但我想公道一點,在座還有很多建制派同事,他們可以回應,甚至可在議事廳外發言。我覺得這些論點較新穎,是市民從未聽過的,我也不想市民覺得這項討論太沉悶。現在說的是,一些建制派議員認為必須在香港西九龍站內全面實施政府方案和內地法律,否則便不能解決外交問題。

至於國防問題,何議員並沒有特別提及國防問題。究竟這地方是否需要駐扎一些很重要的解放軍,隨時控制西九其他地方,屆時要運兵還是運戰略物品,我們還是別繼續探討。假如這真的是國防問題,但時至今日,政府並沒有提出這個問題,說在西九龍站一定要用這個方案,因為這是國防、外交問題,甚至說這是中央政府的指令。我也沒有聽過有任何來自內地政府的人說,因涉及國防、外交問題,所以在西九龍站必須要實行這方案。因此,我可能是過分重視何議員的意見,可能是我太傻了。

由於何議員最近很出名——我先申報利益,我們是修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的大學四年級同學,所以我必須尊重我的同學。他最近打擊「港獨」很有名,我不知是否因這關係基礎,以致他有一些獨特見解是我未能了解的。假如這真的與國防、外交有關而必須實施「一地兩檢」,可能所有事情的考慮都不會一樣。主席,這是我聽見的唯一比較新穎的問題。既然高鐵正在興建,我們便希望盡量提供一個既便捷又不走樣、不變形、不動搖的「一國兩制」基礎,並全面實施。

主席,政府現行的方案真是最差勁的方案。之前,政府當然是機密地討論,它說已進行了多次討論,在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 (LegCoBrief)中亦提到一兩個別人說過,它也思考過的方案,然後加以駁斥。然而,現在突然提到《基本法》第二十條,以往是沒有援引過第二十條,即中央授權香港削減自己的權力。就這特殊的問題,是否應該與市民一起商討?

大家想一想,市民對「一國兩制」是很敏感的,很多市民甚至擔心和懷疑「一地兩檢」安排會削弱「一國兩制」的實施,而政府在7年黑箱作業後,儘管當初是有很良好的動機,但最後方案甫推出,便告訴市民這是唯一的方案,不能再作諮詢,因為沒有時間。

老實說,政府以往想過很多方案,坊間也有很多方案,有些同事甚至說我曾提出甚麼租地的方案,對不起,請他看清楚,我沒有提出這樣的方案,請不要誣衊我。我當時曾經聽到一項意見,就是縮小香港西九龍站以解決法律上的技術問題。即是說,如果西九不屬於香港而是屬於內地,永遠都不屬於香港了,提早數十年交回內地,那便解決了所謂法律問題,即是內地人可在該處執法,而香港則少了部分土地。但是,大家要記?,就這個方案,大家要有很強的互信和信心,包括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有信心才可以執行,而從政治角度分析,我認為是不可行的。

主席,現時的方案遠遠差於任何其他的方案,包括我剛才說的那塊土地不再屬於香港的方案,因為現在的做法又不徹底,你說那裏是香港租給內地的。糟了,我在想「一國兩制」是用來統一台灣的,當然,成功與否是另一回事,如果很多中資機構買了台灣的地,日後有甚麼事情發生便說它已把土地租給中國,難道只要把土地租給中國,台灣某一處地方便可以全面實施內地法律?因為landlord 是中資機構,然後便可把土地出租給中國,是否可以這樣?

還有,我們的同事黃國健議員說,《基本法》第七條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是屬於國家的。好了,如果不說租的概念,純粹說《基本法》第七條,香港土地是屬於國家的,那便可以實施內地法律了。如果是這樣便很奇怪,那是否可在香港所有地方都實施內地法律?又或者在澳門全面實施內地法律?更恐怖的是,從中央的角度,台灣這島嶼,包括金門、馬祖,原本都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只是叛亂,土地仍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擁有的,那是否便可以在那裡實施內地法律?這太嚴重了。這說法是基於《基本法》第七條,有了香港土地是屬於國家的概念,因此自然可在這土地實施內地法律。不可能,在香港,在每一個劃給香港的地方,都經過國務院頒布,是要實施《基本法》所說的「一國兩制」,是要實施香港法律,不是實施內地法律的。如果你說只要香港把部分土地租回給內地,在那裏就可以實施內地法律,這太聳人聽聞了。

其實,我也想了很久,政府是因為自然而言,在這 7年討論了這麼久,現在時間緊迫,所以要很有效率地推出方案而不作諮詢,抑或這其實是一項計劃(plan)?換句話說,其實政府一直是有進展的,但擔心如果提早將......例如就現在的方案,我設想,例如3年前梁振英便拿出來,大家要用腦袋想一想,如果在梁振英的管治下,在兩年、3年 或 4年前提出現時的方案,由梁振英說:「沒有問題,不會損害'一國兩制'的,大家相信我吧。「那會引起甚麼情況?因此,我覺得這是一項計劃,中央政府是相當醒目的,它知道由梁振英推出這個方案,一定不會成功,而林鄭月娥在7 月 1 日才上任,於是便要待 7 月1日由這位樣子較好的新特首來推行。然而,問題來了,林鄭月娥展現了所謂新政、新風,說是與民共議,尊重市民,但竟然甫一上場便大步走,叫市民聽聽討論內容,叫大學生上網看局長的說話,是以這樣的新風,這樣的方式來處理。還有,立法會本來也可說是代表民意的地方,但是現在民主派失去了幾個議席,所以如果她說連直選議員都贊成通過有關方案,這已代表民意,其實是自己欺騙自己。此外,如果有關方案在限期內獲得通過,她就說是尊重立法會,方案在立法會的辯論下獲得通過;如果有關方案來不及在某段時間內通過,她便自行啟動「三步走」程序,這是否就是我們特首的施政新風?80萬公屋單位可能不是隨口說的,也許這是施政新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