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根據《能源效益(產品標籤)條例》擬議決議案中止待續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立法會昨天及今天早上花了很長時間辯論《2017年能源效益(產品標籤)條例(修訂附表1)令》(「《修訂令》」),絕大多數議員均予以支持,而該《修訂令》亦經小組委員會討論,為何陳議員突然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我聽後一時間不太能夠理解,但他後來當然有詳細解釋。聽完他的解釋後,我花了一段短時間分析他提出中止待續議案的論據,以及不中止此政府議案會有甚麼後果,作出初步對比,看看是否一如我最初的感覺。

鑒於大家已辯論了這麼長時間,而且沒有人反對《修訂令》,甚至連產品的製造商基本上都已有心理準備,如果突然中止該議案,會有很多可能出現的後果。

陳議員的目的當然是想迫政府多作承諾,他甚至打「開口牌」,說如果局長稍後就中止待續議案的發言時,表示希望議員不要中止該議案的程序,又按陳議員的意願,承諾未來會更仔細分級、將多幾類電器納入涵蓋範圍同時訂定實施的時間表、在實施後以身作則,或在某段時間後,為同一類電器再提高標準,則會撤回中止待續議案。局長本來就須就主要辯論作最後發言,如果政府真的有此回應,陳議員亦已經明示或暗示,民主派的朋友甚至其他同事都可以反對中止待續議案。

因為我在局長發言答辯後就不能再發言,我只能現在提出我兩種想法:即政府若有承諾,我會怎樣;而若政府不承諾,我又會有甚麼取態。

鑒於政府已就《修訂令》考慮了一段長時間,小組委員會亦已遊說政府頗長時間,這兩天同事在發言辯論中已向政府提出了他們的觀點。提交內務委員會的報告亦顯示,小組委員會中不同黨派的很多同事亦已軟硬兼施,遊說或催迫政府作出更多承諾。不過,但政府願意作出承諾,早已在小組委員會中作出了,會否突然因為陳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而答應?我對此不太樂觀。所以,我先假設政府不願意作出承諾,我便要想想,即使陳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獲通過,能否迫使政府做些事呢?這是所謂的「袋住先」理論,究竟現在先「袋」多少?

主席,我們說的不是政改的「袋住先」,大家都明白地球暖化的趨勢、節能、公眾利益、全世界救地球等,已不用多說。現在問題是政府不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不肯訂定時間表,亦不肯應承,現在「袋住先」的話,如果延遲執行《修訂令》或甚至將其推翻,會有多大影響?

譚議員剛才說不要延遲執行,否則會對預備好迎接《修訂令》的製造商不利,因為《修訂令》實施始終較不實施好。然而,請記住,立法後會實施更嚴格的強制性能源效益標籤計劃(「強制性標籤計劃「),但在立法之前,大趨勢已經形成,很多製造商都會推出更節能的產品。須知道消費者都喜歡省電產品,不用談甚麼道德觀、大道理,只要省電就好。但省電的電器價格可能較高,例如環保車價格較高,不過每個月可以節省更多汽油。同樣地,省電的電器即使較昂貴,消費者是會計數的,如果最後他覺得會有得益,他就會購買。

因此,即使《修訂令》現時尚未通過,但自願性能源效益標籤計劃所涵蓋的省電產品已經出爐,因為製造商都明白消費者要省錢的心態,所以雖然現時尚未強制......我當然明白不強制的缺點,因為有些電器一味宣傳質量好、外觀美等,但能源效益卻不及其他牌子優勝。

不過,由於產品的廣告攻勢,若不中止處理《修訂令》而盡快強制有關產品附貼能源標籤,消費者選購的時候,自然就會比對各牌子產品的能源效益,尤其是他們早已認定為節能的產品,他們就會將之跟其他牌子貨品作比較,同時參考廣告、宣傳小冊子或網上宣傳,或是其他第二級的評語,如媽媽網頁、消費者網頁等。

事實上,若某產品被強制要附貼能源標籤,其能源效益便無所遁形。所以,若不中止處理《修訂令》而作出強制,便會有很直接、很重要的好處。

對於剛才譚議員所說「優良的製造商不被鼓勵,甚至被懲罰「,我認為又沒有那麼誇張。因為製造商若自願附貼能源標籤,他們可以在標籤上做到像陳議員在剛才動議中止待續議案時所說的歐盟細分級,雖說香港尚未實施,但他們可自動在標籤,訂明其產品達到歐盟哪一級別,是A級或B級。雖然由於並非每個生產商都附貼標籤,消費者較難作出對比,但若某製造商標榜其產品的能源效益,消費者自然會多加留意:購買某產品是否較有好處,是否較環保,是否能救地球,他們能盡多少力?所以,就譚議員「優良的製造商不被鼓勵,甚至被懲罰「這論點,我認為理據不算太強。

主席,另一點是,我是否覺得應該「袋住先」。就今次有關《修訂令》的決議案,我們若不中止而是通過......雖然我昨天的發言也表示,強制性標籤計劃應涵蓋更多電器,而就剛才陳議員所說有關電視機一點(因為第三階段包括電視機),現時真的越來越多人,不單是青年人,用電腦屏幕(液晶顯示器的一種)收看電視節目,而且遠遠超過用電視機收看電視節目的時間。所以,如果陳議員的中止待續議案獲通過,我相信政府會很快提出,把液晶顯示器納入強制性標籤計劃,因為這確實是世界大趨勢。但如果我們通過《修訂令》,不贊成陳議員的中止待續議案。影響幅度會有多大?

大家記住,如果我們通過《修訂令》,可以涵蓋住宅用電量七成的電器,已是跨了較大一步。但如果通過政府的議案只能跨很小一步,我便會考慮,是否不走這步都無所謂,因為政府只要稍為延遲,剛才局長說可能要重新就立法議程排隊,可能要花好些時間。我相信,如果中止處理《修訂令》的程序,政府最低限度會把很多類電器納入強制性標籤計劃,甚至未必立即在兩星期後再提交決議案懇求交立法會通過,而可能選擇另一個途徑,走更大一步。

由於《修訂令》已醞釀多時,而政府亦已同步做其他工作,包括有關液晶顯示器等方面,所以,如果中止辯論《修訂令》,我相信政府確實很快會走更大步。正因如此,最初聽到陳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我認為應該反對,但越聽下去,我開始有點掙扎,坦白說,我也有點動搖。但是,我也想到,電視機、儲水式電熱水器等,都很耐用,可以用很多年,除非為換款而另買一部,但那是另一回事。

因此,今次我們若通過中止待續議案,能阻遲《修訂令》通過多少個月?由於電器款式轉變得很快,同時價格一直下跌,尤其在現今社會,市民環境較以前豐裕,他們反為更?重feelgoodfactor,例如熒幕較大、像數較高等,如果市民在這段期間購買電器,但沒有強制附貼能源標籤,他們可能數年內都不會再換。如果不更換,那日後即使把那些產品納入強制性標籤計劃,便可能會錯過了關鍵時刻。

我的總結是,我明白陳議員希望政府能在總結發言時作出承諾,但假設政府不作出承諾或沒有進一步承諾,我權衡利弊後,我傾向反對陳議員的中止待續議案,原因是政府的政策方向是向前邁進,而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會否製造誤會或誤導社會走回頭路,令市民覺得議會不贊成環保?我相信機會不大,尤其是生產商更不會被誤導,因為他們完全知道政府的政策,甚至知道如果現在不繼續改良產品的能源效益,冷不防政府會突然提高標籤的標準,他們便難以經營。我明白香港的市場很細,製造商提高產品的能源效益標準,最大針對的市場不是香港,香港人口不多,但他們有誘因提高產品質素至符合歐盟標準,針對的是歐盟的龐大市場。所以,他們不斷提高產品質素,只不過是藉?政府今次發出的標準,開始dumping(譯文:傾銷),趕緊在下一轉科技發展時已屬過時的產品,現在dump出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