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修改議事規則中止待續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表面上我們正在討論《議事規則》的問題,但我相信,實際上我們正在討論「一國兩制」的問題。在討論這個議題的十數天裏,我的心情很沉重。立法會現在處於關鍵的時刻。首先,我表示支持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原因如下。

去年差不多這個時間,在 12月某天,我們得悉梁振英不尋求連任特首,其原因已不重要,一般相信中央政府不想他繼續當特首,為甚麼?最低限度大家期望香港社會有機會重回正軌,將過去數年的撕裂逐漸修補,當時大家抱有希望。在稍後5時多我會接受專訪,談談過去一年的情況,所以我有機會靜下來回顧過去:林鄭月娥在行政長官選舉中當選,接?大家看到習近平的「七 一」演說,其實情況並不差,基本上,他認為持不同意見的人,甚至對立的人也可以溝通。張曉明在10月發表的文章亦表示,全面管治權其實是針對一小撮人,而非多數人,這與他過去數年好勇鬥狠的言論大相逕庭。

本來我們有機會等 待 一個契機,當然,在 「十九大」後,習近平全面掌權,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換人,有機會檢討過往 20年的治港政策是否延續下去。

最近曾鈺成十分高調,撰寫了多篇文章,其中一篇特別針對現任主席對《議事規則》的言論。曾鈺成認為「一國兩制」有3個很重要的精義:第一,有反對派;第二,反對派可以否決政府的法案,而這在內地是不可能的;第三,反對派可以運用《議事規則》賦予的所有方法來延遲、阻礙甚至否決政府提出的撥款或法案。他認為這些是「一國兩制」的精義。至今,我沒有聽過建制派,尤其是較有分量的建制派同事反對這些是「一國兩制」的精義。我曾經引述曾鈺成的說話7 至8次,也沒有聽到他公開否定我的理解。如果「一國兩制」的精義包括容許立法會議席的少數派??其實我們佔民意多數,在直選中佔多數,但因為扭曲的選舉規則,我們變成少數??透過《議事規則》來反對、阻延甚至否決一些我們認為不合理的法案、議案或撥款,我必須很嚴肅地說:任何人修改這些《議事規則》便是取消「一國兩制」、違反「一國兩制」、違反鄧小平當年訂立「一國兩制」的初心。

可能林鄭月娥想推動法案和撥款通過,或令施政更暢順,亦有些建制派同事可能真心覺得自己很慘,要坐在這裏聽民主派議員發表他們認為的胡言亂語,不能去做其他正經事,甚至去觀看賽馬,但這些理由都不能轉移視線,因為若真的違反了「一國兩制」的初心,事情便很嚴重了。

代理主席,我們應細想「一國兩制」作用是甚麼?「一國兩制」是用以令香港人「口服心服 」,令他們以身為中國香港人為榮,在「一國兩制」下發展,甚至將來會有「中國夢」。「一國兩制」的初心,是希望告訴台灣同胞,香港有「一國兩制」的保障,反對派有權反對惡法,兼且以「拉布」抗拒惡法。《基本法》十分重要,《基本法》面對全世界,令全世界相信香港有不同的制度。但很可惜,梁振英在過去5年打下的結不但未能逐漸鬆開化解,今次修訂《議事規則》,反而令這個結越來越實,綁成「死結」。我不知道究竟......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剛才說到,修改《議事規則》會把明明代表大多數市民進入議會、卻變成少數派的議員根據《議事規則》抗拒惡法的權力剝奪,而這是違反「一國兩制」的初心。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們應該中止辯論,讓包括建制派在內的議員也想清楚。不僅是建制派同事,整個社會也可能較少從這個戰略角度思考為何《議事規則》必須容許少數派擁有這個權力,抗拒一些很多市民認為非常有問題的法案或撥款呢?

其實修訂《議事規則》並非只關於所謂的反「拉布」,廖長江議員提出的修訂中其中一項的確違反《基本法》和違憲。立法會主席聘請的兩位外界法律顧問,均指修訂違反《基本法》。違憲並非主席說不要緊便不要緊,說既然建制派找到兩位大律師說修訂並不違憲,便讓大家決定。我覺得我們必須認真研究修訂是否違憲。而政府在此事上也有角色,因為根據我對《基本法》的理解??我不採用張曉明較早前提出的「超然論」,即特首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之上,即使他身為中央的代表??特首有責任確保社會上不會有違反《基本法》的情況出現。

我並非相信或鼓吹特首可以要求或威脅議員如何投票,這絕對不行,但特首最少不能採取迴避的態度,應由律政司司長或她本人說明建制派同事這項或其他修訂有否違憲。特首最近說這個問題很複雜,兩派各有意見,她不適合表態。主席,當然,她不表態沒有人可以打開她的嘴巴,但做法有其政治後果和責任。如果特首決定不表態而這些修訂獲得通過,但最終被法院裁定違憲,我認為特首便須要問責,而且不止向香港社會問責。

主席,我們認為,如果修訂違憲,《基本法》的實施便非依憲治國和依法治國,依法治國是習近平近年來屢次強調的一點,當然,他對法治的看法可能與我的看法大不相同,但就依憲治國和依法治國而言,他指的憲法很明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我們應該認真看待他指要依憲治港的說法。我作最後努力對建制派議員說,修訂全體委員會階段的法定人數,是否對你們整體有如此大的影響呢?如果這項修訂的影響並非那麼大,卻有機會違反憲法、《基本法》,以及習近平說的依憲或依法治國,我相信建制派同事也要很小心考慮,尤其是提出修訂的建制派廖長江議員,我認為他須要承擔的責任較其他人更大。

主席,我們認為對《議事規則》的修訂確實存在違反「一國兩制」或違憲等重大的問題。從政治的角度,何以要中止這項辯論呢?因為香港經歷了梁振英數年的管治後,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已經大大降低。

我們這些傳統民主派或溫和民主派義無反顧地相信 「一國兩制 」是對香港最好的出路,我們不相信「港獨」是正確的。然而,越來越多香港人,不只年青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減弱。如果連代表市民和民意進入議會、在選舉中獲大多數選票的民主派議員,也不能擁有權力根據《議事規則》否決一些我們認為嚴重影響市民的惡法,我覺得建制派這次的做法只會助 長 「港 獨」的氣勢,只會增加香港人對中央的離心,只會令中央將來要解結更為困難,我希望各位建制派同事三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