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追加撥款(2016-2017 年度)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們現正討論二讀《追加撥款(2016-2017年度)條例草案》。這項二讀議案其實是一項憲政問題。主席,為了令一些在電視機前面或正在聽我們辯論的市民明白,也許我很簡單地說一說為何要追加撥款。其實,根據《基本法》,立法會負責控制政府的支出及撥款,每年政府也會提出預算案,稱為撥款條例草案。簡單來說,那就好像一個預算般,預計會花多少錢,收入有多少,支出有多少等,經過立法會詳細審議後,我們假設它最後獲得通過。

好了,在 1年當中,款額實際上會有加減和更改,甚至出現一些緊急情況,例如這裏有80多頁,當中當然有增薪,因為後來才知道公務員會增薪。此外,舉例來說,就開支總目33土木工程拓展署而言,那是北角汽車渡輪碼頭的緊急維修額外支出,是原本想不到會有這筆開支的。因此,在1年後??或者數個月後吧??大致上便要作出結算,在結算時便要根據原來的撥款條例草案作出比對,便會發覺不對,有些......當然,因為每年大致上也要做......除非某部門後來的增薪款額還少於例如原本減去的支出,又或者不知為何有一些很大筆的款項並沒有動用,即使加上增薪的支出,原本的項目亦已經足夠使用,否則,大多數項目也須追加撥款。

但是,主席,結算本身受法律規管,而有關法律是,正如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所說??這是政府在參考資料摘要內自己引述的——第 4 段指出:「2016-2017財政年度的帳目已經完成結算......「——這是指在 2017 年 3 月 31日——「......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 9條,若政府一般收入帳目下各開支總目的實際結算數字超逾其原來撥款,我們須盡快向立法會提交追加撥款條例草案以填補差額。「主席,接?提及的第9條很清楚地說明??為了節省時間,我不詳細引述整項條例了——「於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提交立法會「。主席,這是第9 條。大家要記?,那 「須」字是包括在追加撥款條例草案內,以及「於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提交立法會「。這是政府的責任。

主席,很明顯,政府把這項法案刊登憲報,是在我們復會後,在這個年度的2017 年 10 月 6 日刊登,而首讀和開始二讀辯論是在 10 月18日。好了,既然我們並沒有成立法案委員會,換句話說,政府便須「於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提交立法會「,那麼為何今天才回來?這其實真是沒有辦法說得過去的,因為其間有很多次立法會大會。政府違反這項法律的層次是很基礎、很根本和很嚴重的。主席,如果是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先生作出這個不把這法案提交立法會恢復二讀的決定,我覺得他須問責。不過,如果你問我,我也不知道他會如何答辯。他是違法,因為他是給予通告的人,但他卻違反了《公共財政條例》第9條??當然,從較高的政治問責層次,我們有理由相信高級過他的人,包括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和我們的特首林鄭月娥,有很大嫌疑是由他們作出這個決定的。當然,如果最後我這個懷疑是錯的,政府可以駁斥我——那麼便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承擔,甚至引咎辭職。但是,如果如此,即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是根據特首和政務司司長的決定而延遲不恢復二讀辯論和由全體委員會審議等,那麼政治問責便不是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承擔。我在等待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的答覆。

主席,我為何要這麼詳細地談論這些所謂政治問責、違法等事情?因為我們的政府真的令人很心痛主席,更令我痛心的是,現任特首曾擔任AO(政務主任)數十年,但她卻完全不知道這是甚麼一回事;再者,她在財務科服務了很長時間,她以往從擔任「AO仔」出身,由財政司司長等人教她一些財務紀律、傳統、議事規則,她以前是嚴格執行的,包括在很多財委會會議席上,她也坐在財委會主席旁邊監察?程序。但是,儘管現任特首如此了解這些事情,在數十年裏甚麼也看盡,她現在竟然只理會自己的方便和可能的政治需要。

大家要記?,我已經不跟她爭拗大家對「一地兩檢」是否持不同意見、我認為好與不好等,我不跟她討論這些了,我就假設她是真誠地認為好吧,但一些真誠地認為好的事情,也只能採用合法的方式處理。如果她要把《追加撥款(2016-2017年度)條例草案》已經結算了的項目撥到一旁,說寧願違法也在所不惜,只要她認為某些事情是對人民好的——我假設她是這樣想,不要說是政治領功了,如果她為了政治領功,便更值得責罵、更值得譴責??我假設她不是為了政治,而是真誠地相信「一地兩檢」是為人民好的,但在面對兩者作出取捨時,她亦不能違法。主席,這有別於把《2017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撥開,那最多是民生議題對民生議題,又或是在不同的政策當中,她認為哪項比較重要。她還可以勉強說她認為哪一項比較重要。但是,現在是不能這樣說的。

好了,主席,從實際的角度出發,這項《條例草案》並沒有成立BillsCommittee,一般預計這項《條例草案》大致上可以獲得本會絕大多數議員通過。退一萬步,政府可能說會有人「拉布」,但主席要記?,不管如何「拉布」,即使撥款條例草案有那麼多CSA修訂(全體委員會審議的修正案)、範圍這麼大、辯論這麼長,根據主席以往的憲制傳統——雖然我們對這樣子「剪布」感到很不滿??但似乎仍然是以一個合法的方法來處理和通過撥款條例草案,遑論這是一項範圍更狹窄的追加撥款條例草案了。

主席,如果你叫我稍後就 CSA發言,也很難談論很長時間,但問題是,如果有同事想逐項「拉布」,又可以如何「拉布」呢?假設他想「拉布」,撥款條例草案還可以做到,那為何追加撥款條例草案會做不到呢?這是不可能的。換言之,一項會通過的法案,法律上規定必須以最高的優先提交,我們的特首擔任了數十年AO,在重要的財務科出身,當了數十年官員,卻把所有祖宗家法、所有事情置諸不理,違法,「鈴鈴查查」全部丟掉。

主席,我認為這是十分嚴重的,有這樣的一位特首,我是感到心寒的。我擔心如果在接?數年,她採用同一思維和心態,香港會陷入一個萬劫不復之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