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三讀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第一項辯論針對第 1 至 4 及第 9 條。

主席,我主要想討論生效日期。根據條例草案第 1條,本條例可引稱為《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而根據第1(2)條,本條例當作自 2016 年 11 月 5 日起實施。

主席,我想提出兩個技術性觀點。第一,關於條例在 2016 年 11月5日而不是這個日子前或後生效的原因,我無須再解釋。當時特首和財政司司長面對他們認為是突如其來的升市,以致出現炒賣尤其是「細價樓 」的 炒 賣 活 動,因此認為必須即時宣布採取應對措施,於2016 年 11 月 5日生效。政府當時採取的是行政手段,現在經過一段長時間進行審議,因此須設立追溯期,因現在已是2018 年。追溯期現已不止 1 年,其實已超出 1 年。

這個設立追溯期,即運用先宣布後審議的方式,證明是實際可行的,而且其他法例也曾經這樣做,例如政府先前宣布「辣招」時也採用同一個做法,也沒有造成混亂情況。從情、理尤其是法理角度看這些稅務法例,由於某種特別稅收或稅務理由而須採用先宣布、後追溯的方式,對買賣雙方其實不會造成影 響 ,政府當時甚至提前差不多24小時知會那些所謂趕搭「尾班車」的市民。大家應該還記得,當時有一些樓宇買賣雙方立即簽約,避免繳交更多稅款。只要雙方意願一致,便可盡快簽約,趕及在午夜前辦妥一切所需手續。我認為社會人士都能夠接受和明白這項安排,趕及在限期(deadline)前完成買賣,以便節省稅款。當然,買賣雙方心裏都有他們認為合理的價錢,不論樓價升跌或是否有利可圖,雙方只要自願便可達成協議,我也認為這個做法OK(沒問題)。

主席,我想在這裏提出一個技術觀點,由於我 後 來 才 想 到 這一點,所以當時沒有在法案委員會上提出。現在向前看,我認為政府日後如再推出「辣招」,便應加以留意。例如,政府在處理《2017年印花稅(修訂)(第 2號)條例草案》時,便要注意以下提出的問題。第一,我們理解 2016 年11 月 5日一定是指香港時間。大家當然會問:如果不是香港時間,難道是指美國時間?主席,如果涉及的金額不大,當然不會有人提出質疑;但如果涉及的 金額很大, 買 家又趕不上deadline(限期),爭拗便有可能出現。有買家甚至會立即乘飛機前往當時仍未到11 月 5日的地方,然後在當地簽約,因為香港樓宇買賣合約不一定要在香港簽署。如果買家當時的所 在 地真的還 未 到 11 月5日,而買賣雙方又真的簽了約,爭拗便可能出現。即使買家乘飛機到達某地時仍是11 月 4 日晚上,但香港當時確實已過了 11 月 5 日。

事實上,如果牽涉的稅款很大,我相信有人即使要打官司或挑戰法例,也可能為了個人利益而試一試,以節省巨額稅款。如果相差時間很短,例如買賣雙方若同聲表示買賣合約在11 月 4 日晚上 11時多簽署,當局根本也難以進行調查。如果買賣雙方也願意在外地簽約,究竟是否以香港時間為準呢?可是,即使買賣雙方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簽約,但如果牽涉買賣香港樓宇,而香港時間已是11 月 5 日,該法例其實已開始生效。這是我當時沒有提出的第一點。

第二,如果雙方在 11 月 5 日後簽約,卻在合約內加入 deemingprovision(推定條文),把雙方簽約時間推定為例如 11 月 4日生效,那麼 這 項 deeming provision又是否有效呢?我認為政府應該再加考慮,當然我說的是日後可能出現的情況,因為政府已不會再作出修訂,而我相信政府暫時也不會受到影響。

第三,我想提出一個技術性問題,因為稍後會實行所謂 6個月「樓換樓」的退稅安排。我當然不知道這項安排會否獲得通過,但如果真的獲得通過,或甚至延長至9 個月或 12 個月的話,會出現甚麼情況呢?根據有關安排,如果在 6個月內「樓換樓」,買家可以申請退稅。

雖然現時因法例仍未生效還未能獲得退回稅款,但法例生效後,稅款便會退回。假設6 個月真的延長至 9個月,那項與生效日期有關的條文便可能產生影響。那些在過去 1年多期間,例如在 6 至 9個月內「樓換樓」的買家,他們的退稅安排是否與在 6個月內「樓換樓」的買家有別呢?從表面來看,似乎沒有分別。我們現在討論的是1年多前發生的事情,我相信當時一定有一些買家趕不及搭尾班車,但如果6 個月內「樓換樓」期間延長為 9 個月,即在 7、8、或 9個月內完成交易的買家,他們便應獲得退稅,但他們的安排又是否一樣呢?我希望政府回答我這個問題。

代理主席,我贊成把第 1 至 4 及 9 條納入本條例草案。

(第二輪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認為有需要在這個時候回應石禮謙議員。石禮謙議員,我現在回應你。主席,我認為在紀錄上,我應回應石禮謙議員剛才的說法,而我的回應很簡單。

我不知道陳志全議員稍後會否作出回應,但問題是這樣的。我是一個很公道的人,在二讀時我已闡述為何我會予以支持,希望石禮謙議員重溫我在二讀時的講辭。當時我特別處理這一點,因為我亦掙扎過,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在這個時候,我真的要認真考慮。我們現在討論的是生效日期,而稍後亦會討論其他修訂。由於現在討論的是生效日期,所以我先就這方面進行論述。

假設這次我們不支持將第 1 至 4 及 9 條納入《2017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我當然可以在三讀時反對,而我亦可立即回應石禮謙議員,告訴他只要不納入其中便可,同樣會令它無法成事。但其實不能如此,稍後或明天在三讀時我會再作詳細解釋。如果最後這項《條例草案》獲得通過而不將Clause 1 即第 1 條納入其中,即不會追溯至 2016 年 11 月 5日,將會出現甚麼問題呢?現時所有涉及 15%印花稅的 交易的應繳稅款均存放在律師行,尚未撥入庫房。當三讀通過並刊憲後,有關稅款便會撥入庫房。

他們可能會說並非如此,現在要阻止這項追溯條文獲得通過,答案便很簡單。首先,我不知道這裏是否有人需要申報利益。我記得謝偉俊議員說過他曾在這段時間購買物業,如非首次置業,便會有部分額外稅款存放在律師行。如果我們不將第1 條納入其中,答案是有很多人會很高興,因為他們無須再額外繳交由4%、5%變成 15%的印花稅。由於當中的差額達10%,我肯定那些人一定極歡迎我們的做法。

然而,要記?的是即使我反對將關乎追溯期的條文納入其中,而由現在起才開始徵收15%印花稅,亦不會令樓價突然調整。我的看法是現時的樓價已反映了將要徵收15%印花稅的假設,所以我相信不會即時下跌 。 我真的不敢斷言會有甚麼效果,因為當中關乎深奧的學問。或許石禮謙議員能推測得到,但我肯定樓價不會即時下跌,亦不會因此而即時出現一些特殊反應。

當然,石禮謙議員表示不支持第 1 至 4條關乎生效日期的條文,他其實是在這個時候預告他在三讀時將會提出的理據,呼籲我們在三讀時不要投票支持。主席,不要緊,我已告訴石禮謙議員我在二讀時已作出解釋,但我願意在三讀時再詳細解釋,面對現時的情況,我們的做法應該如何。或許稍後當我討論關乎6 個月和 9個月的部分時,亦會是合適的場合,讓我簡單地向石禮謙議員和各位市民作出解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