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修訂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動議講稿附錄所載我的第一組修正案,以修正第 5及 7 條。

主席,我想有完整的紀錄,我了解到現時會議廳內不足 35 人,只有 20人。從我的角度來看,現時是違憲的。在我繼續發言前,我希望主席確認現時會議廳內不足35 人。全委會主席:會議廳內現有足夠法定人數。涂謹申議員:現時會議廳內出席會議的委員人數不足 35人,主席,你可否確認?全委會主席:現時會議廳內有足夠法定人數。涂謹申議員:不要緊,稍後有需要時,我再要求記錄此刻的情況。

主席,首先,我見不到局長,只見到副局長。在制度上,副局長當然可以代表政府。不過,我感到有些失望,陳帆局長並非首次這樣做,例如他沒有出席PAC(Public AccountsCommittee,政府帳目委員會)的公開聆訊,今天亦不出席如此重要的會議。

為何我如此 ? 緊 他有否出席呢?因為局長主理有關樓宇的問題,屬運輸及房屋局轄下的房屋事宜。我們正討論如此重要的問題,此問題由局長主理,而特首亦認為是「重中之中」,當中涉及我現在提到的樓換樓事宜,我希望局長聽清楚我們的理據是甚麼。例如石禮謙議員及陳志全議員昨天也提及一些基本因素、現時的樓價走勢、房屋供應等問題。我覺得他作為局長,絕對有責任親自處理這些問題,而不是交由副局長處理。

主席,我這樣說,並非有意貶低副局長的能力,而是我覺得這項如此重要的問題是不能轉交他人代勞的,不能......

全委會主席:涂謹申議員,我想提醒你,今天出席會議的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副局長現在以局長身份出席會議。

涂謹申議員: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沒有辦法,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太重要,我要說明陳帆局長本人應該出席。主席,說回此議題。由於這是合併辯在似乎——我說「似乎」,因為它曾在會議廳外好像表示贊同,說會看看議員的意見後再作決定,與之前二讀的發言有很大分別。

當然, 政 府 應該解釋為何會如此反覆 。最近半年發生了甚麼事呢?是否因為樓價變化、加息或15%印花稅錄得的宗數,令它認為把期限延長至 9 個月——我不知道政府是否支持將其延長至 12個月——是合適的做法?政府是勉強支持,還是很支持這項修改?抑或它希望糾正以往的錯誤呢?

其實,這項法案並不屬於政府推出的第一輪「辣招」。我當然要公道一點,因為陳帆局長在7 月 1 日才上任,但政府是連貫及整體的,尤 其 是現任特首以往是政務司司長, 而 事實上, 我們過去認為 有很多「辣招」均存有漏洞,或有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但政府對議員的意見總是聽而不聞,只在法案委員會中不斷重複其line to take(口徑)。

我們稍後會就《2017 年印花稅(修訂)(第 2號)條例草案》討論「一契多伙」。同樣地,我們曾討論了很久,但政府仍然不肯作出糾正,直至差不多整個法案委員會的委員也表示政府真的要多作考慮,否則我們會就《2017 年印花稅 (修訂 )條例草案》 提出修正案。時 任局長張 炳 良可能見 到差不多所有議員 均表示 支持,才勉強 表示會回去研究,作出修正。這是 4 月份的事情。

我不說太多其他例子了,我只想指出,政府在處理「辣招」的時候,那種以我為主、聽而不聞、不聆聽整個社會的聲音、甚為封閉的態度,已在這次把本條例草案所載的期限由6 個月延長至 9 個月或 12個月的改動,以及很多其他例子中反映出來。主席,把期限由 6個月改為9 個月或 12個月的建議,我已提出多年,但政府一直不贊同。政府不贊同的理據為何?其中一個最荒謬的原因是,如果一個人先賣後買,只持有一個物業,便根本不會發生退稅的情況。但是,一般市民當然會害怕賣樓後買不回單位或沒有地方居住,這樣的話便很糟糕,因為他們只持有一個物業,於是他們的心態很容易、很自然是先購買另一個物業,待成功買樓或新單位裝修好後,才放售舊單位。他們買入第二個單位時,自然會產生一個問題,便是要繳付現在新的15%稅款。大家要記住,15%是非常高昂的比率。

當然,昨天有一個論點是,15%對某些人來說不足掛齒,樓價越升越高,現在樓價每年上升數十個百分點,15%算甚麼呢?再者,買家並不會在數個月內把單位賣出,因為還有其他叫作甚麼「D」的「辣招」,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賣出單位,短期炒家已經全部被趕走。但是,有能力的投資者可購買第二、三、四、五、六個物業,甚至「一契多伙」。政府在4月時不加以堵截,拖延了年多兩年。有些人甚至可以把整個樓層的單位買下。主席,故此問題是,是否真的如政府以前所說,6個月已是合理的換樓期限?這便是關鍵。

但是,政府並不是這樣想的,政府認為多給 3個月或半年時間,會產生「炒樓」的問題。或許我也有責任向正在觀看電視直播的市民解釋一下,政府認為,已持有自住物業的人若打算換樓,如果他有多數個月的期限??這是政府已經維持了兩年多的想法??便會多了數個月時間可以「炒樓」,搏取樓價上升,以更高的價錢賣出舊單位。政府的答案是,他可以有更多時間,藉同時擁有兩層樓的優勢來「炒樓」,這便是政府過去兩年多以來一直所持的論據。

當然,我們也要檢視一下,究竟這論據是否合理。現在政府可能支持把期限延長至9個月,它當然要自行解說為何它認為這個論據現在已變得不合理。不過,我作為修正案的提出者,我一直認為6 個月是不足夠的,9 個月或 12個月才比較合理。首先,既然已設有各項印花稅,究竟樓價在這延長的 3個月或半年內會有多大升幅或可「炒」高多少呢?會增加多少個百分點呢?再者,實際上,二手樓的成交越來越少,究竟在市場中能否這樣「炒樓」呢?

主席,說到底,這是技術因素。政府抱持長官意志,認為半年便已足夠,如果再跟它提出超過半年的期限,它便認為是錯誤的。大家在盤古初開時問政府為何是半年,它便說總之是半年。那位PAS(PrincipalAssistant Secretary,即首席助理秘書長)說總之是半年,而不是說因為看過甚麼數字。政府似乎認為只要把物業放出市場,便可以賣出。如果出售的是新的物業,我可不敢說,不過,從發展商買入一手樓,然後再賣出,已經是二手樓了。

與一手樓相比,為何二手樓會較難賣出呢?因為發展商可以提供額外的按揭優惠,除非現在二手樓的賣家也可以這樣做,我不知道。我昨天也跟一位同事半開玩笑地說,假設日後售賣二手樓時,可提出自己先收取多少成樓價,再容許二按或defer(延遲)收取代價的兩三成,然後要求對方繳付利息和供樓,可能比持有存款更好。當然,這便要擔心買家是否有能力供樓和還款。

石禮謙議員昨天也正確指出,問題是二手樓的成交確實已大幅下跌。當然,已持有物業的買家繳付15%稅款後,將來賣出舊單位後,便可以獲得退稅,所以或許可以拖延一下,這當然是可以的,但若沒有市場,還是要減價出售,這與有否退稅已沒有太大分別。事實上,要在現時的二手市場賣出現有物業以申請退稅,是很困難的。所以,我認為把期限由6 個月改為 9 個月的修正案,是絕對應該通過的。主席,我還有數個論據,我會在第二及三節時再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