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修訂案發言 (續2)

(第三輪發言)涂謹申議員:主席,我現在說到第三組修正案,因為這是一項合併辯論。就這第三組,我是仍未有機會提到的。

我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中發覺一處很不妥當的地方,就是 「捉媒人上轎」。就一份樓宇買賣合約,大家也知道在新的 「辣招 」下,要抽取15%的印花稅。毛議員,是 15%。如果樓宇單位價值 1,000萬元,當局便要抽取 150萬元的印花稅。假如當局發覺未有繳付印花稅,根據現時的《印花稅條例》,可以向甚麼人追討這150萬元?原來當局可以向買賣文件中的買賣各方及所有其他簽立人追討。

一般而言,樓宇買賣交易除了涉及買賣雙方外,也會有一位地產經紀,除非買賣雙方本身是認識而進行交易。根據法例,這位地產經紀原來須負上法律責任而有機會要繳付印花稅。當然,我知道有些人是極不喜歡地產經紀的,他們說現時很多地鋪也是地產鋪,現時樓價這樣高,地產經紀就發達了。而且,由於地產經紀熟悉本身這個行業,所以很多會進行買賣樓宇等炒買活動,又或與其他人合夥買樓投資等。

通常在一宗樓宇買賣交易中,地產經紀可能是收取 1%或0.5%的佣金。當然,當中情況可能很複雜,如果是新建成樓宇,以我所知,有一些地產商甚至會給予地產經紀4%或 5%的佣金,但一般而言是0.5%或1%。原來在法律上,地產經紀是可能要繳付 15%的印花稅。

當然,我也知道一般而言,這是一項保障條文,即當局在極端的情況下才會「捉媒人上轎」,當然是會追討買家、賣家,尤其是買家買入和擁有單位,沒有理由不向他追討;又或是追討賣家,他收取了一筆金錢,所以沒有理由不向他追討,而向地產經紀追討。我想從道義上,政府和稅務局肯定不會在開始時便向地產經紀追討印花稅,我亦不相信會這樣。但是,問題是這條文始終寫在法例內。

這是一項很古老的法例,因為收稅在很久以前已經存在,在香港要收取各項的稅款,難道在英國殖民地時代,是由英國送錢給香港嗎?當然是在本地抽稅來維持政府運作。所以,稅例已歷史悠久,而且通常是包羅萬有,甚麼也包括,任何涉及的人也要負上責任。為甚麼呢?因為收稅大過天。當時是以這樣的方式來訂立《印花稅條例》和所有稅例。既然有一份簽署文件,那麼簽署的人便要負責。

但是,我覺得這是不合理的。作為原則而言,我剛才已跟石禮謙議員說沒有理由「捉媒人上轎」。我在第一節時未能詳細說明這方面,但我和政府已在之前的法案委員會會議內爭論過,我已在那時說過我的論據。政府當時回答,一般而言,不認為地產經紀在合約上簽署而令其須負上法律責任。大家記?這只是一般而言。那在甚麼情況下他們會被視為須負上法律責任呢?大家要知道這所謂「一般而言」,只是稅務局的角度,覺得用作見證的簽署,一般也不會當作須負上法律責任。然而,這是不清晰的,並沒有法律保證。當然,地產代理人員協會是否有強烈要求?我不知道地產經紀是否知道有此條文,或許他們是知道的,因為他們要上課程。但是就這一項條文而言,我估計那些法律講師應要告知經紀。但是,這始終是不公道的。

當然,並且不是地產經紀委託我提出這點,而是我自己看到這點而認為不公道。當然,我亦不相信地產經紀會說如果取消了他們的這項責任,我的修正案一旦獲通過,便會對他們不利。我沒有這種想法,我想他們也沒有這種想法,我提出這項修正案已有數個月,我亦沒有聽過有人這樣說。再者,我是一個考慮深入的人,我也曾想過,會否有人認為如果地產經紀簽署文件後便須承擔責任,在極端的情況下有可能要承擔印花稅,那麼他們可否要求索取更高佣金?我覺得這論據是很fancy,是沒有可能的,即是說要地產經紀承擔很重的責任,可能要繳付印花稅,他們便要求客人多付0.5%佣金。我想他們不會跟買家和賣家這樣說。

所以,我認為把這項條文規定取消,在原則上是行得通的。此外,我亦覺得政府不應跟隨從前的思維,認為每個有簽署的人都應有承擔繳稅的責任,我覺得不應這樣,因為牽涉的人所應承擔的責任範圍是甚麼,為何地產經紀只因曾簽署作見證便要承擔繳稅的責任呢?政府說並未曾就此作出檢控,但現在不是討論政府有沒有這樣做過。主席,如果政府這樣做的話,這項法例便一定會改,即如果曾有地產經紀因此條文而被追繳印花稅,便一定會更改法例,難道他們不走出來遊行抗議?我怎樣也不會相信。

不過,由於這項法例存在已久,於是政府便說是行之有效。我對此又感到奇怪,政府明明沒有向地產經紀追討過印花稅,那政府所說的行之有效便是在追討買家和賣家方面,如果不能向買家追討,便是向賣家追討,而且是能成功追討。沒有情況是無法向買家和賣家追討的,這樣政府便會少收稅款,有所虧蝕。但是,今次政府說是行之有效,是否因為終於可以向地產經紀追討15%的印花稅款,又或以前的5%稅款?可是,又不是這樣。如果是無法向買家和賣家追討,可向地產經紀追討,即「捉媒人上轎」,能保障稅收,令香港稅收穩定,不會流失稅收,這才能叫作行之有效,但政府卻從沒有這樣做過;所以,政府所說的行之有效其實是甚麼意思呢?我相信局長稍後會再回答,這句話是沒有意思的。

主席,政府回覆我們,根據《印花稅條例》第4(3)條,任何使用可予徵收印花稅的文書的人士,均須負上繳付印花稅的法律責任。我在審議過程中詢問政府,如果一名地產經紀促成一項交易,他便應得到1%或0.5%的經紀佣金,但買賣雙方不支付,他便要追討,需要向法庭提交這份文件,否則沒有其他文件證明他買賣成功;該地產經紀要證 明 他有份促成這項交易,便是靠這份合約,他有買賣雙方 的簽署,但雙方都不付錢,他便控告兩人。但是,原來答案是:因此,如

地產經紀希望以臨時買賣合約為證據,向買方或賣方追討經紀佣金,或須負上繳稅的法律責任。這點便要命。

地產經紀用這份文件來追討經紀佣金,對「打工仔」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原來他要追討時,便要提交這份文件來呈堂,而根據法例,呈堂文件必須加蓋印花,因為這份文件沒有加蓋印花,買賣雙方又沒有就文件加蓋印花,他便要負責加蓋印花,繳付印花稅。如果單位價格是1,000 萬元,樓價 15%的印花稅便是 150萬元。最後,他一定不會追討。

在這個例子,大家要記?,這涉及兩種情況:第一,如果買賣雙方不繳交印花稅,地產經紀是否有責任要代他們繳交150萬元的印花稅給稅務局;第二,如果地產經紀用這份文件來追討經紀佣金,其實他要就文件加蓋印花,這樣他便要繳交150萬元的印花稅。所以,你認為他會否追討?他當然不會追討,即是勞工權益受影響。買賣雙方不繳稅給政府是不對的,但這是政府的事。政府得不到稅款,便會追討。地產經紀想追討佣金,但原來他使用文書是有法律程序的,需要先繳稅,那麼他當然不使用。最後,上述條文是沒有作用的,因為他一定不會為了使用該條文而先繳付印花稅。大家也想到,他是沒理由和責任要繳交15%的印花稅款的。換言之,有兩項條文會令一些明顯是見證人,卻被迫要繳稅。這樣真的說不通。

主席,我這樣說,是希望議員明白有關情況。我知道這些稅例已實行了很久,我不是刻意因為15%的印花稅而提出新的建議;但問題是,現時 15%的稅率,與以往3%、4%、2%的稅率,甚至與以往 200 元或 20元的稅款,是不同的世紀,現在的印花稅動輒是數百萬元,要「打工仔」簽署,還要天天工作??我希望地產經紀天天都能促成買賣,那麼他們天天便有佣金收入,他們也希望如此??但問題是,原來每簽一份合約,地產經紀便是背負了百多萬元的稅款。當然,這是一種風險,我不知道如地產經紀可能要支付這類大額印花稅,會否有保險保障,或有地產公司肯承擔,即職員出事便由公司負責?

主席,原則上這是不對的。局長可能不想我今次干涉這件事,讓他再想清楚,他這樣說出來便可以。如局長這樣說,我便讓他考慮,但我會敦促他檢討。但是,局長告訴我現在已經很清楚,法例行之有效,便要繼續。我覺得這樣真的不公道。我們是因為在審議過程中有新進展而提出修正案,新印花稅率是15%,收費高昂,以前是 2%、1%或數百元,但現時是15%。即是說,那些地產代理人要承擔風險,為了工作而隨時賠上整副身家。我覺得這樣是非常不公道的。

主席,如果政府今次說我的建議看來是對,它可否回去再檢討一下?我明白,政府是要徵收稅款的,坦白說,運輸及房屋局與稅務局對話,稅務局代表的原則永遠很簡單,便是任何事也收稅。我知道,因為他們「收稅大過天」,但問題是,這是否公道?還有,主席,通過我的建議,會否影響政府的收入穩定,令政府垮下來呢?並不會,政府主要是追討買家和賣家,那麼為何要牽連地產經紀呢?

即使這項條文是以前草擬時的一項額外保障,以保障政府的稅收,但如果有議員提出問題,亦有新的處境,局長回去再研究,也很正常,也很應該。我不是要令政府收不到稅,局長也說未曾使用過該項條文,換言之,我的建議肯定不會造成危害政府稅務收入穩定的情況。但是,政府卻不這樣做,甚麼建議也不考慮,它便是這種態度。

主席,我最近接受了一個專訪,談及過往 20多年來的變化。我談到現任政府,包括現時討論的條文及其他相類似的事。對政府說有道理的事,它一定不聽,封閉腦袋,以及用一些很簡單及毫無關係的論據處事,說甚麼條例行之有效,政府不會追討地產經紀,以往並沒有追討過。這個怎會是答案?我們現在與政府談道理,作法律和技術分析,它卻叫我不用擔心,要相信它,它不會追討。這不是講理的態度。

我希望新任局長陳帆及蘇副局長可以用一些比較實事求是的處事方式,不要好像梁振英政府般封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