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嚴重關注截取通訊取得法律專業保密權個案大增

就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於今天周年報告簡介會上,錯誤理解本人早前就去年截取行動涉及法律專業保密權個案大增的回應,本人有以下補充回應︰

一、本人於11月30日發放的新聞稿中,指較前年報告(2015年)數字大幅增加近5倍至80宗的是包括「涉及或可能涉及取得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個案」,而非專員所以為我是單指實際取得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個案。

二、專員在會上指,去年實際取得法律專業資料只有8宗(周年報告中為7宗)。本人須指出,2015及2016年相關個案都只得一宗,即去年數字亦大增了7倍,情況十分令人關注。

三、專員亦指80宗涉及取得法律專業資料個宗中大部分都是取得法律專業資料可能性提高的個案。我須強調,即使是「可能涉及」取得法律專業資料個案,但數字也較2015年的17宗大幅上升近5倍,情況亦非常值得關注。

本人再次促請專員仔細分析個案,研究執法機關是否有不夠嚴謹、鬆懈的情況,究竟是執法人員真的無意中取得資料;還是抱著一種「大包圍、搏大霧」的心態,沒有評估取得法律保密資料的可能性以獲取法官授權,最後以無心之失的理由卸去責任?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