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第二次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在這一節要作較長發言,因為除了談及我提出的修正案外,還要回應眾多修正案。當然,我不會只發言一次,但因為我剛才聽了林卓廷議員的發言,我希望簡單說一說我的看法。第一,廉政公署(「廉署」)確實3年來仍未有執行處首長的確認人選,此事極不尋常。從整個廉署的歷史背景來看,這是極不尋常的,特別是過往數年曾發生眾多事件,令人產生難以釋除的疑慮。為甚麼呢?因為廉政專員(「專 員 」)白韞六是由梁振英委任的,其間發生了李寶蘭事件,而首長職位懸空了數年,到最後,當議員詢問特首 「林鄭」時,她說她不會插手,因為她一直不會干涉專員所做的事。一般來說,我覺得這是說得通的,但大家亦要記住此事的背景,就是梁振英是支持「林鄭」當特首的。眾所周知,「林鄭」、曾俊華和胡國興競選行政長官一職,一直以來,梁振英是支持「林鄭」的。眾所周知,廉署仍在調查梁振英。現在的問題是,特首「林鄭」認為她完全不應插手,從大局而言,這是對的,但現時整個社會對此均有意見。這位專員3年來也不委任任何人擔任首長,在這樣不尋常的背景下,有權委任專員的「林 鄭」應否在此刻想一想,究竟這位專員是否仍值得她信任,可以繼續統領廉署?這是大家無法不去細想的。她說要讓廉署獨立運作,這是對的,但問題在於是否在任何情況下,即使由特首委任的專員的表現已令整個社會失去對廉署的信任,又或在重大問題上,很多市民已對其失去信心時,我們的特首是否仍可以說:「我讓它獨立運作「,一句說話便可以完全撒手不理?

代理主席,我支持林卓廷議員這項修正案。如果修正案獲得通過,換句話說,其實是本議會對於專員3年來仍未確認首長人選這個重大的問題表達強烈的意見。事情發展到了這個程度,究竟特首是否可以完全不插手、不考慮是否需要撤換專員?我覺得這個問題已經要放在特首的日程內。

代理主席,我今年的兩項修正案關乎「總目122─香港警務處「,第一項是在分目 000 下削減 8,590多萬元,相當於投訴警察課的全年開支;第二項是在分目 103 下削減 1億 3,900 萬元,相當於警務處在「酬金及特別服務「的開支,俗稱秘密開支或 「線人費」。代理主席,這兩項修正案我已提出了 20多年,當然,有很多議員和市民完全明白我為何一直要作出這些修正案,但始終每次也會有不同的公共政策學者或市民觀看我們的辯論,可能有些市民以前是小朋友,年紀小,現在他們已長大成人,開始對有關公共政策或社會政策的議題感到興趣,所以我有必要簡單地說一說。當然,由於有一些新的發展,我會集中討論這兩個分目一些比較新的情況。

代理主席,或許我先談論酬金和特別服務,這項開支現在竟高達1 億4,000 萬元,較上年度增加59.9%。以往從不會增加這麼多,大家要記?,這是一項透明度甚低的開支。說得白一點,這是一個黑洞。

核數師會查核一些很概括的所謂程序,但對於個別項目甚至是重大項目的實際分類開支,核數師並無進行查核工作,這是有關核數師所說的。代理主席,其他議會設有專責委員會處理這些所謂秘密甚至是敏感的開支,但香港甚麼也沒有。外國的議會會成立委員會處理此事,例如美國設有一個情報委員會,由不同黨派的議員組成,是橫跨不同政治光譜的特定組合。當然,一般來說,其成員均是較具專門知識和資深的議員,數目不多,可能是幾位至10 多位,專責監察這些秘密 行動和開支。如有高度敏感的行動,例如開戰,總統可能會在數小時前召集該委員會,向其作出簡介。當然,香港與這些國家相比,後者已經設有民主的議會和制度,其總統或行政首長經民選產生,須向同樣透過民主制度產生的國會或議會問責和交代。在很多情況下,敏感或秘密的行動均是閉門進行的。我們的首長只是由1 200人選出來,並非全民選舉,沒有全民的政治認受性,而她轄下的警隊在這方面的工作亦不受外界,包括立法會議員的任何監察。

這 1億元的開支並無計入其他已經列出的公開開支,包括保安部(SecurityWing)的開支、警隊購置配備的開支——因為可以由其他開支覆蓋——刑事情報科(俗稱「狗仔隊」)的開支,以及專責反恐人員的開支。關於這1億多元,我們問政府可否分別就當中的人手和配備提供分項總數,政府的答覆為何?政府表示,如果告訴了我們,即是告訴了賊人,賊人知道了,便會有所防備。這個論據在第一年說出,專家和學者沒有時間研究也就算了,但政府一直維持這說法,連人手和配備這兩個分項也不能提供,聲稱恐怖分子知道後會有所防備。政府真的當市民是傻子嗎?且不說它當議員是傻子了。

代理主席,拒絕立法會監察,會有何危險?便是這筆開支可以用來做一些骯髒、不見得光、對付異己的政治監控。代理主席,我不敢亦不會說全部或大部分開支也是用來做這些事,因為我知道亦相信部分開支確是用來支付線人費和收買情報,尤其是有關毒品和槍械的情報,最終得以破案甚至檢獲大批毒品,因為線人收取線人費,是冒?生命危險的。

但問題是,當如此大筆的款項有很大部分並非用來換取我剛才所說的毒品或槍械的情報,那麼是用來收買甚麼情報呢?今年,政府說要加強打擊恐怖主義活動。其實香港並無設有全球反恐情報機構,我們的警務處與中央情報局和國家的公安部不同,很多時候,香港在反恐方面要依靠中央情報局、公安部、英國的MI6( 即 Military Intelligence6,軍情六處)或以色列等,即全球聯防。事實上,香港根本沒有??我相信亦不適合??在全球派駐代表,例如在我們的海外經濟貿易辦事處、代表辦事處或中國領使館內搜集反恐方面的重要情報。所以,我們的情報來源絕大部分依靠其他重大國家機構,並須互相合作,以協助香港在這方面的工作。所以,不要對我說增加的款項是用作收買有關恐怖主義活動的情報,這說法難以令人置信。

代理主席,那麼剩下會購買的是甚麼情報呢?其中一個可能是,政府認為香港或會有一些與《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有關、「港獨」或「藏獨「的情報,我不知是否有這可能,但同時,現時宏觀來看,有關當局會否希望搜集某些情報,尤其是與政府不合、稍為激進的政黨的相關情報?如果我們說的是刑事,例如製造炸彈,便屬於刑事情報,已經有刑事情報科負責這範疇。所以,如果有這樣大筆的開支,如此神秘又缺乏監管,最後連兩個分項總數也不能透露,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有關開支可能用來作出對市民、社會、民主發展和多元討論不利的監控,我這種擔心和推斷是合理的。所以,直至政府設立合理的監察和制衡的制度前,代理主席,不論今年或來年,我也只能繼續提出削減這個分目,迫使政府主動研究如何能夠在這方面向市民或其代表作出更好的交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