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第四次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想在此發言時間談一談廉政公署(「廉署」)。我在立法會已有相當長時間,我一直認為廉署應該獨立於政府,尤其是特首或以前的港督,在一個特別的制度下運作。我們不希望出現任何大問題,例如內部高層有職位空缺,我們不是評估有誰能否勝任,或是希望某人得到晉升,這是更加不應該的。如果牽涉到制度方面,我們擔心有政治介入的情況出現。假如有些人為了私利,甚至乎為了一些個人利益而干擾廉署的話,我覺得作為議會,我們有責任發聲。而根據廉署年報的說法,議會扮演一個監察角色,它是接受的。

主席,執行處首長作為廉署的第二重要職位,其實也不只是第二重要職位,根本就是廉署執行處的靈魂,甚至是市民最關心的廉署職位,3年來一直懸空或安排署任,這確實不尋常。這不能夠說,廉署的人選較少,有別於其他紀律部隊,例如警隊,他們人選較多,較容易籌劃;又或者說,一定要看清楚人選才確定。

主席,因為大家都很清楚,廉署人選少,這是既定事實,尤其是在數十年前,因為很多同事一起入職。所以,如果要找熟悉這範疇的同事,老實說,來來去去都是從這群人裏面挑選,難道我叫白韞六擔任廉署執行處首長?警務處處長夠權威,管理數萬人,是最大的紀律部隊,但我們不能無緣無故要求調任警務處處長為執行處首長。如果你忽然說,現任警務處處長也可以勝任,不如將他調任為廉署執行處首長。這樣的話,我相信市民會很擔心,我作為比較熟悉廉署實務工作的人,也會覺得未必可行。我不是說警務處處長沒有管理這部門的能力,不夠精明、不夠歷練,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廉署的工作根本是很專門,有很多情況不能與警察查案相比。

所以,我們擔心的問題,不是有沒有一個最佳人選,或者最出眾人選。如果有一個人選,他基本上是一個四平八穩,合格以上......我並不是說,現在署任或者將會有機會晉升的同事是這樣,其實我對他們的信心,比現在我所說的標準更高。不過,我退一萬步說,如果某位同事升任執行處首長,也算可以 的 話 , 其 實 「也 算 可 以 「已 經 足夠了。不過,你們說:「不足夠,我們要最好的。「那麼,請你找給我看。

除非你反過來說:「不要緊,我們可以找已退休的,即使是 70歲,也可以重新委任他「。我不知道,如果他願意,體力又勝任,未必不可行。不過,問題是,實際情況如何?昨天報道,90多歲的前馬來西亞總理再度當選,所以為甚麼不可以這樣做?不過,問題是,如果現在署任的人本身是一個合格以上,四平八穩的人選,而經過長時間仍未得到確認,在這背景下,會有令人擔心的情況:究竟專員在等甚麼? 等甚麼人擔任 這個職位呢 ?是否 在 等 某 個人就某一 宗案件的決定和表現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便有很大問題。

主席,在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有同事提議邀請專員來詳細講解現在的情況,而不是以這數頁紙作書面答覆,不少人也認為這是干預。 這 樣 我覺得很奇怪 。 即 使 一個部門首長 職 位懸空數年是管理問題,而我們不應該干預,但專員也應該向公眾解釋,究竟困難何在。

又或者他認為署任 3 年不足夠,那麼,是否要署任 4 年、5 年、6年呢?有沒有解決方法?這是很奇怪,很難理解的。其實,廉署承認立法會的討論,是作為監察廉署的一個正當途徑方法,這是他們說的,因為他們知道廉署有很大的權力,所以需要很多委員會來特別監察廉署。他們仍然相信立法會是重要的,所以屢次說明,廉署不是不受監管,立法會會監察他們。

主席,另一個就是特首的角色。因為特首認為廉署是獨立部門,所以她甚麼也不過問。我也很尊重這個看法,而且認為要謹守的。專員是由政府委任,專員在管理這個部門,特首盡量由他自行決定,這樣可能令市民有較大的信心。但是,請你記?,現時這名專員並非從廉署內部晉升,他以前是入境事務處處長,換言之,他根本並不熟悉廉署執行處的任務。理論上,從外面招聘,是希望他從另一個角度,看看如何提升社會對廉署整體的形象、工作表現、研究能否建立獨立的形象等,大致上是一個比較高層次的社會接觸面的工作。在理論上和在法律上,他有很多地方可以超越、否定(override)執行處首長的某些決定,但實際上,大家也知道,就內部而言,專員會盡量尊重執行處首長的決定,因為他根本不熟悉有關範疇。

說到專業判斷,很多時候,專員絕對會尊重執行處首長。但是,現時的情況是,執行處首長職位已安排署任數年,而由一名從外面招聘、不熟悉廉署的人入內領導,決定該名署任執行處首長是否適合,再確認正式的職位。我們想一想,社會是相信專員白韞六,還是相信該名署任的執行處首長呢?坦白說,專員也要有些公信力,才能令人尊重他的決定。

特首林鄭月娥說,她尊重專員,所以不理會有關安排;但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是這樣,特首是失職的。我不是說應該由特首挑選誰當執行處首長,而是最少應該詢問這件事如何處理,或對事件表達關心。現在,她的答案好像是,她尊重廉署獨立,所以連關心也不應該。

當社會十分緊張這件事是否跟某宗政治敏感的案件有關,而特首又跟這宗案件有直接和間接的關係,然後特首說自己完全不會干預,連關心也不說一句,社會會怎麼想呢?

主席,為何我在回應時,特別提出這件事,而不談論投訴警察課或其他議題?是因為我認為這件事牽涉人們對香港的信任。坦白說,國家領導人這數年也大力打貪,廉署的運作行之有效,相當有成績,如果我們倒過來削弱廉署這種形象和功能,甚至出現政治偏頗,我認為我們不僅對不起香港,還對不起國家。尤其是如果有人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而干擾廉署,我相信不僅「林鄭」要留意,連國家領導人也要關心,為甚麼呢?因為理論上,他是要實質委任官員的。

所以,主席,如果國家真正大力打貪,並且希望比較客觀地建立這些制度......主席,現時國家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即是跟香港的廉署一樣,對嗎?當然,它一定會有些地方未成熟,甚至有人懷疑它的方向是否真確,但問題是,最少從架構上,成立了一個獨立於黨的委員會,這是另一個機構。如果香港反而削弱了人們對這方面的信心,我們做得對不對呢?

倒過來,如果有人在香港隻手遮天,是否連國家領導人也要看一看呢?我這樣說,可能會有人說,「阿涂」有沒有搞錯呢?連國家領導人也要干預,廉署豈不是也成為國家的工具?老實說,我相信如果他們要做,甚麼事情也可以做到、甚麼事情也可以干預。實際上,如果到了一種程度,表面浮現出數種可能性,我認為作為一種大制度,香港廉署廉潔的制度、打貪污的制度,是不能被個別的利益集團——哪管是中資集團、軍隊或外國勢力??作出干預,雖然很多人都想干預。我認為這是香港根本的利益,而且能夠展示我們對這方面的工作是有決心的。

主席,雖然我知道很多同事未必會表決贊成削減有關的預算開支,但我希望他們在作出公開言論,或回答一些相關問題時,能夠表達一些真心的意見,令香港和國家的反貪污工作得以堅定和良好地繼續進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