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三讀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的發言稿原本寫了很多說話,一開始要批評你閣下主持會議是如何專橫,如何剝奪了議員的發言權利,不過,意義是否很大呢?主席,我在議會20多年,我可以告訴大家,我這次發言心情很沉重,我希望我的天父能夠保守我把觀點清楚說出。因為以往的其他議題,例如政改拉倒了或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等,對比我們現時討論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通過,對「一國兩制」、香港或國家的傷害,是無法比擬的。

主席,我只是希望我能夠說清楚以下的論據,或者懷?赤子之心,期望全能的上帝能夠改變歷史,或者將來讓最高的領導人經過深思熟慮下,作出撥亂反正的決定和修補。

主席,我在二讀時得不到發言的機會,我不再批評你了,雖然我的發言稿寫了一大段想批評你的說話。由於《條例草案》在二讀和三讀都是無經修改,所以,我相信我可以把原本我在二讀時說為何反對的理由,改為反對三讀的理由,將想法表達出來。

主席,我在較早前未曾說過的觀點,便是究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較高級,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較高級呢?當然,我不敢自稱為專家,不過,我基本認識中國的法律,亦看過一些中國內地的專家的意見,我亦最新尋求一些中國內地專家最深入的意見。我認識到全國人大制定《基本法》,而這次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根據特區政府所說,這不是釋法。

全國人大可以釋法,因為根據內地的法律,全國人大可以解釋其制定的法律,包括《基本法》。但是,我相信政府一定問過內地的專家或內地最權威的指示,才作出宣示,即人大常委會這次有關「一地兩檢」的協議、安排等決定,並非釋法;而人大常委會只能釋法,不能修改法律。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訂明香港不能實施內地法律。究竟人大常委會同意的協議、安排的這項決定,會否違反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當中訂明不能在香港實施內地法律的條文呢?這便是全國人大較高級,還是人大常委會較高級的問題。

主席,這不應是香港要處理的問題,然而,香港要處理,因為我們現時正在立法,我們變相確認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較全國人大高級。但是,我們人微言輕,即使我們做錯亦只影響香港。但是,如果國家的體制容許中央透過指示特區制定這項法律,而又容許香港立法會訂立這項法律,便會衍生出更重要的憲制問題,便是中央是否有些人——我不知道甚麼人——可以膽敢指示香港政府,變相將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凌駕於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之上呢?

這亦會衍生一點,國家最新掌權的領導人指我們要有一個大方向,便是依法治國。如果有些人不依法治國,做錯決定,以致我們稍後可能會通過《條例草案》,我只希望最高領導人可以想想這是否依法治國。我亦希望最高領導人有勇氣,經過深思熟慮檢討後,如果發覺有不妥當的地方,能夠展示胸襟、氣魄和決心,對於香港這個問題,即使以前醞釀了多少年,錯了多少事,亦以依法治國這國策來處理。

主席,基於我以上的分析,如果立法會今晚真的通過這項《條例草案》,會產生以下4個問題:第一,明知或有人懷疑通過這項《條例草案》會違反《基本法》,但仍然通過;第二,雖然我們是國家體制中的小小立法會,但透過通過這項《條例草案》,變相承認把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置於全國人大這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所通過的《基本法》之上;第三,立法會作為特區政府架構的一部分,作出一種行為,削弱國際社會,包括台灣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及第四,如果立法會嘗試將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變成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或最後的客觀後果是這樣,便更是做出一種行為,主動為《基本法》引入一種新的方式,令香港以外的地方,一個不知是甚麼的團體——總之不是全國人大——可以透過一種形式,為香港立法。

主席,說得宏觀一些,「一國兩制」的實踐,不僅是為了香港,也是為了令全世界相信中國走向文明,令人相信我們有進步、是正在前進的。當然,鄧小平先生當時透過《基本法》「一國兩制」的實踐,是希望讓台灣同胞能夠在放心的情況下,考慮和平統一的問題。主席,因此,我認為如果我們今晚這樣子通過《條例草案》,讓香港的某個地方違反《基本法》而實施內地法例,這種《條例草案》的安排有以下十大惡果。

我說完之後,就是死也可瞑目。第一,違反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理念和初心;第二,損害香港的法治、普通法的實踐和落實、損害香港法治的形象;第三,承以上兩點,影響和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第四,基於以上3點,進而影響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地位;第五,由此影響「一帶一路」的實踐、根基與落實,破壞現時中國最高領導人所說的中國夢和中國國策,影響大局發展和格局;第六,同時影響「一國兩制」作為對台灣和平統一的唯一政策和理論基礎,影響台灣人民的民心背向,增加台灣人民的離心;第七,令國際社會更進一步質疑「一國兩制」的實踐,更同情台灣走向分離和獨立的傾向;第八,令國際社會有基礎以同情和支持香港一些人對「港獨」問題的看法,從而引起進一步「港獨」的危機;第九,令國際社會懷疑中國是否確認和恪守一些國際條約,以及對中國聲稱的治國國策的信心產生動搖;最後,第十,以近期而言,因為國際形勢的問題,跟美國出現微妙的關係,如果「一國兩制」受到質疑,令國家的整體形象下降,是置國家於現今的國際形勢下的互動——尤其是跟美國——相當不利。

主席,我知道在立法會這個會議廳內,就我這番說話,未必有很多議員聽得明白;大家不認同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嘗試聽得明白。如果我這番說話,能夠令中國有權力的人聽得明白,我已經盡了我作為香港議員關心國家發展的一點責任。

主席,如果今晚我的上帝接我回天家,我也會含笑離開,因為我已經盡了自己的責任,將在「一國兩制」下實施「一地兩檢」安排的那種惡劣影響說清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