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小額錢債審裁處條例》修訂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今天碰巧遇到兩位市民,一位是我在早上7時許在灣仔吃「車仔?」時遇見的。那位市民問我是否很忙,我說不是,我今天會動議把小額錢債審裁處(「審裁處」)的民事司法管轄權限提高。有關條例的申索限額19 年來也沒有增加,政府建議由 50,000 元增至 75,000元,而我則建議增至 100,000 元。他的第一個反應是:「甚麼?只有 10萬元而已,即是 10萬元以上的錢債便要到區域法院申索?「那位市民把汽車停泊在附近,我猜他是的士司機或汽車司機。這是市民的第一個反應,我希望大家知道。

稍後,我在銅鑼灣乘搭升降機時,又與第二位市民聊天,我同樣向他介紹我今天會做的事。市民的反應頗為一致,便是即使把審裁處的司法管轄權限增加至10萬元,限額仍然太低。我們可以閉門造車,討論出一個限額,但問問廣大市民,告訴他們10萬元以上的錢債要到區域法院申索,他們第一個反應是「有沒有搞錯?「,這是很自然的反應。如果政府或司法機關不「離地」,司長應該明白,條例19 年沒有更改過。1999 年的司法管轄權限是 5 萬元,19年後,政府說現在的權限已增加了50%,但是,我們要看絕對數值及社會有何糾紛。如果 10萬元以上的小額錢債市民要在區域法院申索,還會有人提出訴訟嗎?

代理主席,我用較為「貼地」的例子,因為我這數年來處理很多英國「爛尾樓」的個案,英國「爛尾樓」為何會在香港提出訴訟?因為本地的代理與買家達成補償協議,當中涉及8 萬多元,但代理沒有履行責任。試想一想,如果市民為了 8萬多元在區域法院追討賠償,律師費隨時更昂貴,可謂「妹仔大過主人婆「。再者,一般市民認為數萬元的官司,應在審裁處以所謂「粗糙的公義」處理便可,總之應用簡化的程序來處理,無須弄得那麼複雜。

如果你告訴市民,由 1999 年到現在,19年來申索限額只增加50%,那是否合理?司長剛才說司法機關和政府已研究很多因素,例如購買力等。坦白說,現時涉及數萬元的爭拗是很容易發生的,例如樓宇維修費用,有關爭拗往往涉及數萬元。我建議將司法管轄權限增加至10萬元,只是想要一個整數而已,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很科學的理據,我便跟你以較科學的方式計算一下。

在 1988 年至 1999 年,當時的通脹是 100%,政府把申索額幅加230%至5萬元。為甚麼?政府表示,考慮到香港經濟增長及一般市民的購買力後作出調整。由1999 年 5 月到 2018 年 5 月,累積的通脹有 30%至35%。以通脹計算,如 1988 年至 1999 年的增幅是 2.3倍,這次應大約增加 70%至 80%,即增至 85,000 元至 90,000元,而不是75,000 元。

代理主席,數萬元的訴訟......當然,現時我建議由 75,000元增至100,000元。從這個角度來說,不是三四萬元,因為現行的條文已涵蓋三四萬元的申索。政府建議把限額增至75,000元,社會一般認為數萬元的錢債不值得到區域法院申索。固然,如果雙方不聘請律師便沒有問題,也可以考慮提出訴訟,但如果對方聘請律師,便等於沒有公義,為甚麼?因為提出訴訟的一方很擔心輸官司時,律師費會很高昂。這根本窒礙市民尋求公義,甚至可以說是取消公義。

退一萬步來說,政府說市民可以申請法律援助(「法援」),但在審裁處提出申索不能申請法援。現在9萬元的申索個案要在區域法院審理,市民可以申請法援。然而,眾所周知??政務司司長更明白,因為他負責法援政策??法援有一項規定,同樣是「妹仔大過主人婆「。

如果申索金額只是 9萬元,而法律援助署要提供律師,律師費隨時高於申索金額,花數十萬元公帑為追討9萬元是否合乎比例?公帑應否如此運用?即使案件有表面和合理的勝訴機會,但因為只是追討9 萬元,根本申請不到法援。

政府又說,如果把限額由 75,000 元增至 100,000元,會否影響審裁處的工作量?會否突然增加很多案件?第一,我們請政府提供過往75,000元至 100,000元在區域法院申索的個案數字,當然,這不是唯一的指標,因為很多人根本不敢到區域法院申索,但如果有這類個案,數目是多少?是少之有少。根據司法機關提供的數據,由2013 年至 2016 年,申索金額為 50,000 元(包括超過 50,000元的案件,即申索金額原本超過 50,000 元,但只申索 50,000元)的案件,平均只佔審裁處每年處理的案件總數的 12%。這個比例由2015 年起逐漸減少,2017 年更減至 9.6%,即是申索金額少於 5萬元的案件比其他申索金額的案件少得多。因此,我有合理理由推斷,調高申索限額至10 萬元,影響也不會很大。

另一方面,根據截至 2018 年 3 月 31日的政府收入帳目資料,審裁處由入稟至首次聆訊的實際平均輪候時間,2015年是 35 天,2016 年是 34 天,只是司法機關原本訂下目標(即平均輪候60天)的一半,顯示審裁處即使在現有的資源下,仍然有能力處理更多案件,包括因申索上限由7 萬多元增加至 10萬元而引發的額外案件,更何況審裁處近年已增加審裁官和提供支援的調查主任的數目。

此外,政府表示已經諮詢各持份者等,議員不應突然提出更改。對不起,這並不公道。因為政府首先向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提出建議,而該事務委員會很多委員當時已表示75,000元真不足夠,以及有需要增加限額。如果政府真正用心聆聽事務委員會委員——當中很多是建制派議員??的意見,是否應該跟司法機構或整個制度的其他持份者再討論,而不是政府經考慮後建議75,000元,到立法會只是通知議員?議員如果要增加限額,下次提出吧。政府的態度,永遠是唯我獨尊,只表示已經徵詢過意見。老實說,政府說增加限額,誰會反對呢?

當政府向立法會提出議案,立法會負責立法,真正代表市民來考慮這件事時,議員便告訴政府這限額並不足夠,政府便應再作討論,或詢問議員需要增加多少?當時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委員提出增加至10萬元,政府便應再去諮詢意見,但政府卻沒有這樣做,根本不理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的意見。這便是政府現時的態度。請市民留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委員曾提出這些意見,政府聽完後表示已問過外間的意見,不會增加,就是75,000元。但是,政府沒有詢問議員的意見,只是問外間的意見。最後問議員時,即使議員要求提高金額,但政府表示不可以,下次提出吧。大家要記得,政府今次跟議員說下次提出,其實不是對我說,而是對廣大市民說的。說清楚一些,政府的做法會將原本是75,000 元至 10 萬元或 10 多萬元的申索金額,強行減少至 75,000元。換言之,市民有冤無路訴,這是最可悲的,這會大量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糾紛。

如果案件提交法院審理,最少可以交由法官裁定誰是誰非,然後作罷。當然,有部分人仍然會十分生氣,但大多數人經過這個程序之後,認為司法是公正的。不過,現在的問題變相令市民無法申索。政府說已經過檢討,亦已諮詢所有持份者,但這並不是答案,大家看一看事情的經過,便知道事實上政府應該再作討論。

再者,政府說今次已經聽到意見,但政府的態度,永遠是以自己的意見為主,然後要求立法會一定要立法,一定要當「橡皮圖章」蓋章,任何修訂也是阻礙,如果議員有意見,下次提出吧。下次是何時?政府說兩年後再檢討。有趣的是,在事務委員會提出反對的,不僅是我,還有很多同事,不過他們只是口頭表達強烈意見,今天他們會如何投票,大家稍後便可以看到。

在事務委員會討論時,一些委員迫使政府作出回應,或最少提出令一些委員能接受的方案。政府今天說已真正聽到大家的意見,原來有這麼多議員要求增加限額,當局以往19年才會檢討,今次給大家面子,兩年便會檢討,因為已聽到大家的意見。「老兄」,上次經過19年才檢討,今次說兩年後檢討。政府檢討時可以這樣說,這兩年間的通脹是多少呢?如果通脹率是3%或 5%,即使增加 1 倍也只是 8%,即將金額調整至 8萬多元。有關調整不溫不火,是否又要重新開始諮詢?這樣的邏輯、伎倆和程序,是否表現出真誠的態度?

我認為政府應該大幅提高有關金額,老實說,我認為 10萬元仍然是偏低,不過,我今次把申索限額訂為 10萬元,如果政府連這樣也說會有很大影響、沒有足夠官員審理、後果很嚴重等,根本沒有香港市民會相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