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調查沙中線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今天討論在立法會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條例》」)的議案。我已擔任立法會議員20多年,經驗豐富,對於一個如此受社會關注的議題,我應可憑?自己的經驗,向香港人提供如何就現況把脈的看法。我希望政府今次不要掉以輕心,尤其是特首。局長下台是很輕易的事情,明天也可以,而不是好像局長所說,現在他要工作。為何我會這樣說呢?這件事是對特區政府,包括林鄭月娥特首的嚴峻考驗。我們的特首一直在政府工作,曾擔任不同的局長,監察過財務科,亦曾任政務司司長,大家都認為她「好打得」。

為何我們現在要引用《條例》進行調查?其實除希望讓社會知道真相外,我們更希望看清楚政府在整件事上的政治責任,這對我們的現任特首是很大的考驗。當然,特首不會輕易因這件事下台,但局長下台卻是輕而易舉事情,因為中央只會視為局長做不來,便由別人代替好了。或退一萬步說,只是局長倒楣,他剛上任,既要接手前任局長的工作,又要趕工,要看報章報道才知道所發生的事。中科興業有限公司(「中科」)則越級挑戰,跟局長的下屬說了,而局長卻說沒有看過有關電郵,所以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那麼那位秘書長是否要「食死貓」?

發生了如此重大事情,中科越級挑戰,想「爆料」而找局長商量。請大家記住,現今社會不像幾十年前,可能局長以前在機電工程署工作,覺得以往的做法不是這樣,局方和署方有很大權力,有人要「爆料」,要先跟局方或署方說,不能在外面說太多。可是,現時香港社會透明度極高,某人在Facebook說兩句話,便會街知巷聞。代理主席,你要記往,在今次這件事上,政府徹底喪失了公信力。

田北辰議員好像在當年佔中期間,每天 4時傳媒都會問田北辰議員有沒有事要爆。他每天都「有料爆」,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說剪了17 支鋼筋,他說剪了 5 000支。香港社會現在信政府、港鐵公司、局長、特首,還是信田北辰議員?這是態度問題,而最新的關鍵人物,是中科的一位潘姓董事總經理,他說出幾點最關鍵的事情。

第一,他說他親眼見到有人剪鋼筋,數目遠較港鐵公司所指的 17支為多,田北辰議員說是 5 000支,但潘先生沒有說明確實數目。他又說在幾天前(13日)曾向代表港鐵公司調查這件事的所謂獨立小組作供,說明被剪短的鋼筋數量、位置、時間、人物和他所相信的所屬公司等。然後在港鐵公司向政府提交,即向社會公開的報告中,這些證供全遭刪掉。單就這項指控,我不知道局長做了多少工夫,之後他向公眾說了甚麼?他竟然說,社會應以更科學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這真是不說還好。

特首以為躲在前法官夏正民身後便可,指他快要展開調查,請大家相信他,幾個月後便會有結果。但是,社會不能等幾個月,因為政府在這件事上完全喪失公信力。田北辰議員說剪了5 000支鋼筋,但他們連以何種方法去做也說不出。這位潘先生也真是與人為善,他建議將數量打九折,因為他負責夾在中間的程序。

根據我的經驗,往往是知情的人,尤其是對關鍵知情的人,亦是有利益關係的人,他們的說法才是最值得社會重視及詳細考慮。但是,港鐵公司竟然刊登廣告,說單方面的指控和揣測??我不知道指的是田北辰議員,還是那位潘先生,可能是指田北辰議員??對事件並沒有幫助,更不必要地影響社會對港鐵公司的信心。港鐵公司以前是香港引以為榮的公司,但現時港鐵公司主席竟然走出來叫人相信他。我覺他是一反常態,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但為何他突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是否少了祈禱?答案當然不是,根本是整個政府要將整件事壓下來,特首亦要求壓下,更要求局長壓下,亦要求馬時亨壓下,甚至要求港鐵公司所有人都一樣做,然後便說,夏正民會把事情弄明白,請大家相信他。

如果沒有潘先生、田北辰議員等的資料,社會或許會相信前法官夏正民主持的調查委員會可以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但是,請大家記住,現在問題逐個站發生,千萬不要說是陰謀論。現在這位潘先生以身家性命財產相博,即使他自己說害怕會「?鑊」,因為他是香港人,他也擔心自己的安全,但實際上,政府、港鐵公司和其他人以後會如何看待他的公司?至目前為止,我仍向這位潘先生致敬。即使他因為本身利益,害怕要負責任,坦白說,很多人即使害怕要負責任,但也縮起頭來,寧願遠走高飛,說不想七八十歲時坐牢,是的,他說得對,這事真會發生的。有時候,我們依靠知情人士將所知的事說出來,而社會則應認真跟進。但是,見到局長的態度是想把事情壓下,而不是面對現實、開誠布公,而港鐵公司亦不是我以前所認識態度認真的公司,我很心痛。

我們譏笑內地有「豆腐渣」工程,盧偉國議員提到香港的標準十分高,我不是說整個工程界都作弊,但如果這事件是因為某種原因,無論是有人貪圖利益、方便、趕工或做錯事,事已至此,便要重新再做,檢驗清楚,不要企圖將事壓下,在現今香港社會,這些事是壓不下的。代理主席,如果「大吉利是」,香港發生甚麼不幸事件,即使你現在能夠壓下,有保皇黨替政府擋住,令我們不能援引《條例》作出調查,那又如何?事件最後一定會水落石出。

代理主席,過往有大事發生,立法會會作出有某程度公信力的調查報告。哪怕有人對人不對事或針對某人、某機構,不要緊,因為議員各有政治光譜,他們各人提出的問題,社會都在看、在聽。你大可胡亂罵人,且看最後是你還是他遭殃。他是工程師,四平八穩,知道甚麼說甚麼。記住,倘若立法會能作出一個有公信力、跨黨派的結論(過往我們亦曾作出這樣的報告),社會會更願意接受。為何保皇黨要把這事壓下而不肯調查?便是恐怕一旦調查開始便壓不住,最後他們也要接受調查結果,為甚麼?因為證人的證供是白紙黑字寫明的。

再者,屆時每個人都會因為擔心自己要坐牢,而說出自己知道的真相。他們敢說謊嗎?潘先生說甚麼?他說你們有《條例》,他已說出事實一半,可以說出全部事實。記住,這不是像現時閉門委任工程師黃志明般,在調查後刪去某些證據,單單就這一點,港鐵公司已經公信力崩潰。我並非不尊重工程師黃志明,而是這制度令市民無法看見調查是公正的。除非前法官夏正民明天開始聆訊,但這不是現時的實際情況,聆訊還未開始。

如果我是政府負責人,我無論如何也會贊成立法會調查,我沒有做錯事,立法會大可隨便調查。泛民只有20多人,有多少實力?建制這方的人更多。涂謹申議員、林卓廷議員、田北辰議員請隨便提問,你們問出甚麼?問夠了嗎?就這麼多問題嗎?已經全部回答了。記住,現在玩的是這種遊戲,所?重的是公信力和透明度,而不是像黃志明般躲在背後調查,調查後選擇性作出報告。

局長,如果中科幾個月前越級挑戰要跟政府開會,你的屬下拒絕他,那你屬下的秘書長、副秘書長和首席助理秘書長(如果他們選擇了將他的要求壓下),他們全都要負上責任。如果他們向局長報告,說有這種事情發生,中科這樣說,但局長卻沒有政治敏感度,未有察覺這件事事關重大 ...... 局長曾擔任 機電工程署署長,理應知道所「爆」的「料」是從哪裏來的。他應面對現實,注意真相是甚麼,而不是叫禮頓建築(亞洲)有限公司自行解決問題,或叫他們自行協調。

本 來 幾個 月前 局長 有黃金機會可 自行解決,由 他本人 揭露這事件,但政府沒有選擇這樣做。現在港鐵公司還要一錯再錯,繼續錯下去,發出這樣的聲明。「老兄」,單單是潘先生已作出的口供,這事已清楚不過,他醞釀了個多星期才出來「爆料」,相信田北辰議員背後提供情報的人也是潘先生,可能還有其他人。局長在那個多星期做了甚麼?掌握了多少資料?是否仍是出來告訴大家他看報紙才知道這件事,那麼何須你做局長?何謂政治問責?

現在不是說橋樑倒塌,不好意思,30年前你若是交通部長,你要問責下台,但現時已經不是這種情況。你本來有幾個月時間可以挽救,發掘真相,由你強勢領導去揭露這件事,主動要求港鐵公司重新再做,要求嚴格監管每一工序。但是,你卻選擇將事壓下,扮作不知情,扮作要看報紙才知情。「老兄」,如果是這樣,局長下台已不是問題,問題是政府是否製造「豆腐渣」工程的政府,這樣會被人譏笑幾十年;這也是中央領導人衡量香港如何管治的標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