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調查沙中線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對於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條例》」)來傳召證人,或命令機構提交文件,我有一些經驗,所以我希望告訴香港人,為甚麼要在關鍵時間運用這項法定權力,處理關於這件事的資料,以及接下來有甚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代理主席,今天媒體《香港01》獨家披露一些相片,顯示香港鐵路(「港鐵」)紅磡站有很多鋼筋的螺絲帽沒有扭緊,有鋼筋無接上,根本沒有扭上螺絲帽。根據專業人士的評估,這樣會有倒塌的風險。代理主席,田北辰議員在報道中呼籲知情者繼續「爆料」,他的意思是提供資料。究竟引用《條例》跟我們想社會知道真相有甚麼關係?如果有人想攔阻真相被披露,以致公眾利益和安全受到影響,我們應該如何應付呢?

首先,在應付「爆料人」,或收到揭發一些醜惡、貪污、瀆職行為的秘密文件方面,我都有一些經驗。我們往往要快,請記?,即使你問執法機關,他們也會告訴你要快,因為提供資料的人,或所謂的「爆料人」,他們可能出於利益衝突或分贓不勻、分利不勻,又或因為走投無路,迫不得以,或因為一時意氣,甚至為了自保,有很多不同原因。

但是,我在這 20多年議員生涯中發現,我們往往是在一些壓力點發掘出真相的,而引致這些壓力點爆發的,正正就是剛才所說的原因。 舉一個較輕鬆的例子 , 過往便 試 過 有一個老闆跟秘書發展地下情,後來因為感情出現問題而分手,秘書便「爆」老闆的事,所以甚麼情況也有。又或是基於保密協議,這個情況也很多,所以我看到有八九個可能的原因。我們議員或者政府官員,往往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會遇到有人「爆料」,因而揭發很大的問題,我們一定要認真對待。我記得有一位告密者,我用了9個月時間、用了相當迂迴的方法與他聯絡,因為他真的會性命不保。我可以告訴大家,那一次是執法機關要我繼續聯絡這人的,因為他的資料太有用。

但是,中科興業有限公司(「中科」)披露,曾在 2017 年 9月發電郵給運輸及房屋局,表示想與局方開會,因為有一些嚴重事故想告訴局方,但卻全部被政府官員壓?。局長則表示,沒有收到,也沒有看過這個電郵。當然,我不知道是否秘書處處理了,或政府那邊叫禮頓建築(亞洲)有限公司(「禮頓」)處理,但禮頓真的「處理」了。在會議上,中科的潘先生也說過,他曾被壓迫簽署一份保密協議,接?要他將拍攝到的剪鋼筋片段刪除。

有議員可能說,不如待夏正民主持的調查委員會完成調查後才作決定。我不知道夏正民何時才開始調查,可能還要等一段時間。但是,現在我們引用《條例》傳召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要它交出文件,之後不論文件是否有用,我們還有很嚴謹專業的秘書處及法律顧問進行對照工作,得出究竟發生甚麼事,應該怎樣做,對哪些人公道或不公道。但是,最緊要快。

我接獲一些查詢,問及如果自己也可能牽涉一些刑事責任,他應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 我 相 信 他可能想豁免起訴、 轉 為 污點證人之類。但是,這些事情不是每個人也懂,如果有市民希望提供資料,請找對的人,請找你能夠相信的人,否則,你可以連性命也不保。

甚麼是可信任的人?首先你可以交來立法會秘書處,是值得你信任的。我們的秘書處不會追殺你,在內務委員會內有數十位議員,沒有人能夠隻手遮天。

當然,《條例》的好處是,它可以豁免一些保密責任和刑事責任,但不是全部都 可 豁免。如果有人要提供資料, 而 又 要得到合理的保障,從而能夠協助我們找出真相的話,通過這項議案是最快能夠做到的方法。

代理主席,其他同事說過的,我不會重複。我只想說,田北辰議員今天早上呼籲市民「爆料」,或提供資料,有多少也盡快拿出來。我亦同樣呼籲,並且希望市民幫自己,那管你可能牽涉一些不當行為或刑事行為, 香港法律有方法在合理程 度 上透過 合理程序保障 「爆 料人」。雖然我們沒有保障 「爆料人 」的法例 ,但我們在一定程度上仍有良好的法律指導,可以透過合適程序將這些資料公諸於世,以達到最大的社會公共利益,協助發掘出真相,而《條例》就是其中之一的方法。當然,還有其他方法,有夏正民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是一個方法。但是,如果要快的話,透過立法會的這項議案是比較快的。

當我聽到中科的潘先生說,這條片段已經刪除,即表示是在他同意之下,或被迫之下刪除,我立即呼籲警方聯絡潘先生,我亦立即聯絡了警方高層,表示他們應該有責任採取行動,而他們亦知道,並已在當天下午去找他。當然,潘先生後來說,他基於種種原因,某些程序,他希望港鐵、禮頓或其他人給予口供後,他才給予口供,這其實不重要,因為我相信潘先生亦得到良好的法律指導。

但是,其他人又怎樣呢?可能還有千千萬萬的潘先生。就我們今天看到《香港01》披露的相片,大家看到都很驚訝,我有理由相信,牽涉這麼多鋼筋被剪、螺絲帽無扭緊,應該有不少港鐵人員、中層監工等知道事件。我們要幫自己,那管你是港鐵職員、那管你是潘先生的下屬,那管你是潘先生的上司,那管你是禮頓的相關人士,如果將來在香港某個月台發生災難,受影響的可能是我們的市民,可能是你的子孫,可能是你的妻子,我們不知道誰。

真相能夠透過抽絲剝繭、徹底調查、徹底對照來發掘,從而維持最高的公共安全。這是香港的整體利益,亦是每一位市民的利益,包括擁有這些資料的「爆料人」的利益,也是你的家庭、你的兄弟姊妹、你的朋友的利益之所在。我呼籲知情者透過合適渠道,盡快向你相信的途徑提供資料,幫助整體社會發掘真相,保障社會最大的安全和利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