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對立法會主席投不信任票 議案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要就「對立法會主席投不信任票「議案發言,顧名思義,必須談論兩方面:第一,對一個人作出批評,這情況甚少在立法會出現;第二,除對人外,當然亦對事作出批評。我們不會因某人的名字而不喜歡他,畢竟對人的評價並沒有客觀量度的標準,因此我們考慮時便涉及政治判斷,即該人是否值得信任,或考慮該人所作的決定究竟對香港好或不好,能否令立法機關按《基本法》發揮作用,以及對整個社會的政治形勢、背景,以及對「一國兩制」的推行有何影響。

代理主席,正所謂「人比人,比死人」,但沒有辦法,我們都會拿前任跟現任主席作比較。我比其他同事在立法會有多幾年經驗,特別是回歸後,經歷前議員范徐麗泰或前議員曾鈺成擔任主席的期間。他們主持會議時,雖然大家都不會懷疑他們留有最後底線,而那條底線可能是北京的底線,但起碼他們比較能令人口服心服,或有時即使口不服,心裏仍可能會說:「'老 曾 ',你處理得不錯」。他們有相當的智慧,可能因為他們兩位都了解《基本法》,認為讓議員發言、提出修正案及急切質詢,都沒有問題。「林鄭」今天出席答問會時表示,她很喜歡接受立法會議員質詢。官員在她領導下,當然也要說喜歡,何懼之有?但是,可能由於大環境是「西環治港」,因此曾找梁振英出任特首。由董建華、曾蔭權到梁振英年代,不同的立法會主席對「一國兩制」的解釋及寬緊程度都不同,而現在的梁君彥,他的智慧及能力均不「夠班」,而他的任務是執行一套無甚智慧,匹配其個人能力的收緊制度。

代理主席 ,這可說是一個悲哀的情況,反映這十多二十年 「在 一國兩制」下的大政策不斷收緊。梁君彥被建制派中人推舉出來當主席。他被迫要執行一套可以說是很愚蠢,但又......當然,既使他要收緊各項規則,也可以很有智慧地執行,令社會及反對派或民主派議員較為服氣。但是,如果他沒有足夠智慧,又胡亂收緊規則,自然便會令人覺得很有問題,大家完全不服氣。問題是,中央現在不用梁振英,改用林鄭月娥,而據林鄭月娥所說,她有意解結、化解矛盾,但梁君彥卻收緊《議事規則》或橫蠻地不容許議員辯論、連提修訂及緊急質詢也不批准,究竟是有助解結還是把結扭得更緊?中央的意思是否要把結扭死,控告所有民主派,令他們留有案底,不能參選議 員 ,換上新人,接?又「DQ」新人,令民主派無人入選,是否這樣便天下太平?最終結果會是怎樣?最終結果是出現大問題,因為這樣便不能展示「一國兩制」,不管中央說得多動聽也沒作用。

記得我們私下曾跟建制派數名重量級人馬閒聊,他們說:「沒有你們民主派又如何能展示 '一國兩制 '?「如果把他的話套用在立法會,沒有民主派,又哪會有生動活潑的辯論和質詢?即使假裝任由我們隨意辯論及提出質詢,任由我們隨意發言及提出修訂,最後表決我們總是輸的,但這樣起碼可讓外國人看到,連台灣同胞亦會說,香港議會也好像真能監察政府。但梁君彥卻偏偏要弄到立法會「非常難看」,對議員要「拉」要「鎖」,甚麼事情都不得質詢和修訂,最終連這一

個「示範單位」都弄死。

代理主席,我只能說,北京亦要反思。如果中央的治港者認為,以後應採用更強硬手法、更收緊各項規則,若真如此,我也無話可說,誰當主席都一樣,即使由李慧?議員擔當主席一職,情況亦會同樣嚴峻,他們只會跟?北京的指揮棒起舞。可是,如果中央不是這樣想,由任用林鄭月娥開始作出緩解,那麼中央便真的要想清楚,梁君彥這樣當主席,會否令香港人心更歸向中央,令台灣同胞、國際社會更相信「一國兩制」?這是中央的治港者/最高領導人須三思的問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