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無故拒絕《金融時報》編輯馬凱工作簽證續期申請發言

涂謹申議員:代理主席,我很小心聽了這兩天同事的發言。我不會重複我們民主派支持議案的意見,我只想補充一點。

代理主席,我當然支持毛議員這項議案。我也明白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對於「港獨」零容忍,以確保國家安全和統一。我完全明白特區政府有憲制責任,甚至需要在壓力下不斷重複提及零容忍政策。但是,這決定一定是政治決定。雖然政府是按法律程序做事,但這一定是林鄭月娥政府高層的政治決定。我覺得應該衡量這項決定的實際效果。

政府對「港獨」零容忍,以確保國家統一。既然講座已經舉辦了,講者亦發了言,政府還想打擊甚麼?如果講座尚未舉辦,政府還能做些實際工作,令講座無法舉行,這是另一回事。但是,基於不知道甚麼原因,可能是法律的限制等,那講座已經舉辦了。政府現在不應再拒發簽證給國際社會認為是無辜的記者。馬凱剛巧是香港外國記者會(「外國記者會」)的第一副主席,是外國記者會而非他個人舉辦了一個講座。政府現在這樣趕走他,而當他以英國人身份再來港,政府只准許他逗留數天。政府這樣做是加強宣傳「港獨」,還是遏制宣傳「港獨」?

代理主席,現時國際媒體(包括報刊在內)均大幅報道有關事件,各國政府也表達關注。美國、歐盟和加拿大均已發表聲明。馬凱是外國記者會的副主席,但外國媒體也不是自己人幫自己人,而是報道事件對香港有何影響,以及馬凱做錯了甚麼。馬凱做錯的,就是容許外國記者會舉辦該講座,這是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會做的。馬凱所屬報刊和他本人都沒有說過支持「港獨」。所以,實際上香港非常吃虧,做法也非常愚蠢。單是打擊「港 獨」,在香港或國際均沒有實際的宣傳效果。由於很多同事已經說過,我不想重複事件對香港造成的傷害,即新聞自由受損、「一國兩制」被質疑等。

就打擊 「港 獨」而言,政府這樣做,反而令全世界知道香港真的有「港獨」,而且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很?緊。香港或外國的記者聽完陳浩天的演說後作了評估,有同事剛才也引述TIME Magazine的評論,說那是兒童革命,根本不成氣候,不會繼續報道,沒有太大關注。

他們也不覺得陳浩天是香港的孫中山,香港未來會有獨立的希望,會影響大局。在外國的新聞中,除了有林鄭月娥外,最近半年也出現陳浩天,他成立了香港民族黨,和特首平起平坐。本來有關陳浩天的評價很差,但由於香港政府趕走了一名這麼重要的記者,反而令陳浩天曝光率增加。這樣做真是非常愚蠢。

代理主席,我暫時仍相信這決定是香港政府領略中央政策,意會中央政策,基於對「港獨」零容忍而做出的。這決定可能是特首或局長作出的,入境事務處處長不可能作出這決定。當然,我個人相信,特首或局長此刻很容易作出這種寧左勿右的決定。特首現在已經開始寧左勿右了,緊跟中央,但這是否一個聰明和有智慧的決定,是否有大局觀?大局觀的意思是,如果你做對了,上級會讚揚你做得好,因為那是上級指示,或上級令你意會到應該怎樣做,但如果做錯了,便是你自己做錯。這就是中國的官場文化。

我希望特首或局長可以看看世界格局如何,中美鬥爭的情況如何。為何我們國家在短時間內邀請日本首相來訪問,然後說中日關係重回正軌。《環球時報》的社論更指出,如果因為釣魚島的爭議而影響中日友誼,真的很幼稚、很無知。只是幾星期的時間,《環球時報》的立場便完全改變了。

代理主席,大局是甚麼?究竟甚麼才是有智慧的決定?究竟這樣做是否添煩添亂?在中美錯綜複雜的衝突格局中,香港應如何定位,令全世界,尤其是美國政府、歐盟......我說的不只是香港利益,而是國家利益。所謂國家利益,是指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發揮「一國兩制」的角色。習主席也說了很多次,最近這兩年說得很多。如果在兩三年前風平浪靜時,發生這樣的事,影響不會很大。代理主席,我覺得從國家的角度看,這個決定是害死國家,添煩添亂。

寧左勿右是一個沒有智慧的決定,我現在很擔心梁振英回朝,所以我不想落井下石。智慧有高低,政治分析也要有眼界。如果一個人不是政治家,只懂處理香港事務,不明白國情,不明白複雜的國際形勢,做出這個決定,其實還可以挽救。我們贊成毛議員的議案,希望拖長事件的處理。如果透過《金融時報》的上訴,政府能續發工作簽證,在現時中美大對抗的格局下,是一個聰明的決定。我希望特區政府能運用智慧思考。「港獨」固然要打擊,但更要維護國家利益,妥善為香港定位,不為中美關係增添更大壓力,這是更重要的大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