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致謝議案辯論發言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剛才有機會聽到鄭松泰議員的發言,我差不多支持他九成的意見。我很感謝鄭議員,他發言時有系統地貫穿數個主軸,以提醒我們及政府??尤其是特首,現時香港的處境、價值和心態等問題。

主席,今個辯論環節的主題是有關優化管治,我的發言會以管治貫穿數個主題。首先,對於今年的施政報告,如問普羅市民對報告甚麼內容最有印象,我猜大家的焦點只會落在大嶼山填海計劃。如果沒有大嶼山填海計劃,市民會否認為施政報告其餘的內容可取或不具爭議性?會否認為政府在各方面均有進展,並讚揚政府推行多項計劃?事實上,我相信特首不會不知道,她在施政報告內提出如此大規模的填海計劃,作為長遠解決土地問題的方案,這個項目一定會成為焦點。整個社會對特首的評價,例如究竟她在任期內工作是否良好?有沒有好的思維和建議?大家將會以這個項目作為判斷準則。

我會從管治的角度來分析。這個項目的細節,應在上一個辯論環節討論;而其他議員已談及所有細節了。我認為,特首提出一個如此大規模且不可逆轉的填海計劃,差不多要投入香港所有儲備作為賭注或??積極一點的說法??作為建設開支。我認為有兩點很重要,首先,我在上年度施政報告辯論也表示,最不幸的是現任特首並非由香港人選出。在現行制度下,特首真的並非由香港人選出,而是由北京透過制度欽點。我這樣說,我知道林太很不喜歡,但我必須指出她並非由香港人選出。

有人會問,特首不是由香港人選出,是否便任何事都不能做?當然不是。在特首非由香港人選出的情況下,如她仍要推行計劃,最低限度也要提供醞釀期。即使她只是由1 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她最低限度應該在參選行政長官時面對整個社會,讓所有市民清楚認識她政綱內這個主意。這項計劃規模如此龐大,理應完成詳細分析。我並非要特首說出細節,但最低限度也要提供大框架,讓市民知道這項計劃將會耗盡儲備,而她當選特首後會付諸實行。然後,市民便能在當時作出回應;她的對手也能作深層次的辯論。然而,她當時卻沒有這樣做,只表示填海是其中一個選項。從這個角度來說,她原本已經沒有正當性(mandate);加上在程序上,她競選時未有在政綱內提述及向香港人闡釋這項計劃,因此我認為整個項目完全沒有正當性。

上述交代了背景情況。特首現在公布這項計劃,加上她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時與習近平主席並肩同行了數步,建制派便完全不敢發聲,甚至倒過來支持這個項目。在這段時間,社會上有很多人支持計劃嗎?我不會引述太多調查。一個親建制派組織的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市民反對計劃。公民黨進行的調查亦顯示,多數人認為計劃不能接受。民意已經很清楚。社會人士認為,政府理應盡用過往行之有效的覓地方法,而不是簡單一句便推行填海計劃。即使政府近期密集解釋,社會仍不能接受。當然,特首非市民選出;如她決定將所有儲備投放到這項計劃,並得到中央政府同意,她必定能夠落實這項計劃。

主席,有關政制及普選事宜,未有太多同事提及,甚至有建制派議員認為不應該推行。然而,我提醒大家,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給予香港的指示是「有序推進民主」。有序推進民主不單是《基本法》內的長遠願景,亦是習主席在「十九大」——即林鄭月娥上任後——提出的。換言之,有序推進民主是必須實行的國家政策,沒有違反「一國兩制」。

我計算過,很老實說,如果在兩三個月內,政府仍不落實有序推進民主方面的工作,這項政策在林鄭月娥5年任期內將無法落實。由於牽涉多個程序,包括進行諮詢,向中央提交諮詢結果,再由中央向香港頒布指示,在技術上林鄭月娥在任5年內根本不能完成有序推進民主。大家要記得,有序推進民主並非表示一定要推行普選,但如果政府連有序推進民主也不嘗試,便絕對違反國家的重大政策。

主席,有序推進民主不單適用於特首普選,同時亦涵蓋立法會普選。換言之,特首林鄭月娥未能在本屆政府有序推進民主,快要成為定論。如她在未來幾個月也不推行,便無法在其任期內推行了。

第三點,我想說說「一國兩制」的實踐、自由和法治。「一國兩制」實踐的成效如何,不能單憑張建宗司長在聯合國所說的一兩句說話。張司長表示:所有事情都是誤會,國際社會不認識、不理解香港。要記住,實施「一國兩制」當然涉及本地及中央的層面;既涉及全國人民的意見,國際社會的看法亦非常重要。昨天港府拒絕馬凱先生以旅客的身份訪港。政府繼續說有充分理據,甚至指其他政府的做法也一樣。然而,越來越多國際政府、輿論及民間組織均認為,香港的自由、法治和「一國兩制」的實踐出現褪色;甚至指香港已淪為一個中國城市。這樣對香港事關重大。

剛才有同事指出,有跨國公司在馬凱先生不獲工作簽證時突然煞停幾百億元的投資項目,反映越來越多外國政府......當然,特區政府可能辯稱,指有關跨國公司只是戲弄香港,他們根本與馬凱先生互不認識;甚至說他們均反華。然而,我請大家記住,這是一直以來累積的問題。我相信政府高官到外國進行訪問時,外國政府官員及外國記者也會就他們關注的事宜提出質詢。他們並非特意戲弄到訪的香港官員。現時在國際社會,除美國和歐盟外,其他國家都開始關注香港是否真的落實「一國兩制」,以及自由、法治有否倒退。我們便不能再自吹自擂,說別人誤會香港。這不是一個完整的答案。

剛才有同事質疑,為何花上 10年多時間,仍未能將《防止賄賂條例》的規管範圍延伸至特首。前特首梁振英在任時,拖延不執行《防止賄賂條例》,現在他已經離任,已無法追究。「林鄭」當時是政務司司長,她完全知情。她現在出任特首已經兩年,在施政報告內卻對此隻字不提。難怪有同事表示,「明日大嶼」計劃投資萬億元,並涉及眾多工程;為何不對特首作出規管?

我不妨向大家說,曾有國內人士問我:「林鄭月娥會否貪污?」我回答:「有沒有搞錯。你們中國很多人貪污,為何要懷疑我們的特首?我認識她幾十年,我相信她只是剛愎自用,暫時不相信她會貪污。」然後那人問我:「前特首曾蔭權又如何?前政務司司長又如何?「他的下一句說話才是重點。他說:「特首'林鄭'退休後在香港連一層樓也買不起。作為一個官僚的控制防範,我們不得不懷疑,我們不得不看緊。「以上就是我和一些國內人士的交流。

我明白,從國家管治的角度,他們有這種想法也無可厚非。當然,樓價高企不是我們特首的選擇,但如果她退休後沒有地方居住......我向國內人士表示,國家級幹部可獲配一間設有套房的房屋;夏天在海南島有房屋居住,並有秘書、司機及廚師可用;只要中央給予的待遇級數高,便不會有貪污的情況。然而,當有人懷疑我們的特首時,我實在難以回答。我只能說我認識她二三十年,我相信她不會貪污;我只能說內地官員唯有看緊一點。

以前我們從沒想過香港會有「豆腐渣」工程;實情真的令人傷心。一年多前,我提起這個問題時,建制派專業界別的議員把我罵得狗血淋頭,批評我懷疑他們的專業。他們指出,業內有既定的守則、規矩;並設有多重監察,以防範「豆腐渣」工程。他們說我污衊他們。我不知道當時幾位同事現在會如何回應。或者他們又會表示,他們現在發現有「豆腐渣」工程;原本可以早一點揭發事件,但因為有人已向陳帆局長發電郵「告御狀」,而陳局長卻將消息撥入地毯底。

最近傳出政府改組的傳聞,指林鄭月娥欲仿效海外中期選舉的做法改組政府,以便撤換民望低的司長。我認為,第一個應辭退陳帆局長。主席,現時市民最擔心的問題,是香港面對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經濟、民生有何影響,甚至將來會否導致大規模失業。其實,大家都非常擔心。根據我的感受,最基層的市民反而不及中產和商界人士那麼關心當前的問題。我曾廣泛與中產和商界人士談論這個問題。我們的特首又怎樣回應?如果她不懂得處理,我認為可以接受,因為沒有人可以事事皆精。她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去徵求意見;或者她本身已有精英向她提供意見。主席,她原來有四大護法:陳智思、史美倫、任志剛和周松崗。在這段時間,他們理應開了多次行政會議。然而,她的公開言論卻未能令市民相信特區政府已開展預備工作。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任何相關言論;唯一找到的是有關任志剛提議將來取消港元。「老兄」,如果四大金融護法只為特首提供這些意見,我們便死定了。

別人可能會反駁說: 「涂謹申,特首有多 項應對措施, 只是 沒有說出來而已。「然而,香港人也未必會相信。如果特首表示,自己有一個秘密錦囊,但暫時不能泄露任何內容;她只叮囑市民放心,並說問題會得到解決。我相信,香港人對現屆特首仍未有如此大的信心。現時,我感覺到商界非常擔憂,好像天將塌下來一樣。他們預見未來一兩年情況將會令人相當擔憂。然而,特首和政府官員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他們或會說:「對不起,我感覺不到你們這種感覺。「可能他們處變不驚,鎮定到老神在在,完全感覺不到別人的緊張。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為了令社會安心,而故意表現出這種態度。

主席,其實我們應該談論制度,而非談論個人。不過,每當談到管治,都要觸及風格(style)的問題。我近日看到曾鈺成先生一篇文章,我相信他是故意發表的。對他的說法,我發出會心微笑。在文章後段,他引用古書談論諍諫的問題。他指出:居上掌權者,如只懂被唯唯諾諾的人包圍,便有犯大錯的危險;人一旦位高權重,大多數都愛聽唯諾的說話,不喜歡聽批評的意見。於是,身邊便沒有諍臣;即使有,諍諫也沒有用。所以,當權者身邊沒有諍臣,並非偶然,而是當權者的性格造成。

我們正身處一個大險境當中。我們的特首雖然本身很聰明能幹,但不是絕對聰明;她不會擁有所有智慧,亦不會完全客觀和公正。反而,更多人??包括我認識的多位建制派重頭人物??私底下和我聊天時,均異口同聲說特首不聽取別人的意見。以我的觀察,她剛愎自用、目空一切。她甚至認為她的內閣沒有任何官員的意見值得聽取,或者她會稍為聽取羅致光一點意見。她認為效率絕對重要;她可以跳過所有正當程序。其實,我們正處於一個很危險的處境。特首並非不能幹,只是以我暫時觀察,她確實已到了沒有人的意見聽得入耳的程度。司局長在答辯時,經常表示特首聽取某些團體的意見。然而,有關意見都是技術上的意見。關於宏觀政策的意見,她真的聽不入耳。曾經有幾位非民主派的建制派頭號人物,在雞尾酒會遇見她,她根本沒興趣跟他們說話。她沒興趣聽取他們的意見,甚至可能反問:「你們想我下台?」

香港人身處這種環境,是否仍然抱有希望?我們的青年人,會否因 為林太兩年的管治 而 對前景多了希望?年長 一輩又會 否認為年輕一輩將來有更多希望?我暫時的感覺一般。有意移民的人減少了,但他們對本港仍然沒有多大希望。現階段特首當選後的蜜月期已過,民望又回到最低點。如果她打算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創造良好時機,我相信北京比她更害怕,寧願她暫時別輕舉妄動。然而,她為了創造時機已花了兩年時間。再者,老實說,政府已多番派錢。政府仍要再創造多少時機,才能令市民對推動政制和普選有信心?其實政府所餘的時間已不多。

我不知道改組內閣是否其中一條出路。不過,如果她的性格不變,仍然不聽取別人的意見,甚至認為所有人都比她愚蠢很多的話,改組內閣又有何用?被公認為能幹的人,又會否願意加入我們特首的政府?舉例而言,中美現正進行貿易戰,香港將來可能會被牽連。香港有何出路?是否有需要舉行高峰會,讓更多香港人提出意見?

抱歉,我冒昧說一句,社會至今對曾俊華的信任仍較陳茂波多。畢竟,曾俊華已出任司長10年。除四大護法外,特首可曾徵詢她認為能幹及她有信心聽取其意見的香港人,集思廣益,以應對未來的危機?我估計特首不會這樣做。對於自以為懂得的事,她當然會繼續做;她甚至會在半夜向司長、局長、處長發放電郵。對於她自認不懂的事,她已認定四大護法會處理。那麼,香港人便真的要自求多福,為自己祈禱了。

主席,我希望今天以較「辣」的言詞發言。我真心相信,林鄭月娥不會貪污;我也是這樣告訴北京官員。同時,我亦表示,如習近平對「林鄭」推 行 「一國兩制」完全信任的話,即使特首極不愛聽涂謹申的說話,也希望她考慮到我是最資深的議員,我的意見可能對她個人或香港均有幫助。不要緊,她聽取與否也沒有所謂,我會繼續在這邊廂發言,甚至會私下向她表示,我相信當前必須集體應對一個重大危機。

我當然不會贊成梁振英回朝;其實我這樣說已經很客氣。否則,我可以說得更「辣」。我真的不希望梁振英或與他同路的人,以同樣的思維和競爭心態管治香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