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陳帆拒公開南丫海難內部調查報告是包庇官員理應下台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今天回覆要求公開南丫海難政府調查報告書面質詢時指,由於報告涉及大量個人及保密資料,如果公開報告,政府須要遮蓋相當部份,報告亦會因此而變得沒有條理和連貫性,令人難以理解,認為公布摘要已足夠,故此再次拒絕公開報告。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政府的解釋非常荒謬,回應如下︰

前運房局局長張炳良2013年曾公開說過:「海難研訊報告揭示的問題,包括海事處運作,較他所想像的嚴重……調查結果『不可能不公開』。」涂謹申認為當年張局長所指是只要遮蓋了私隱部分就可以公開報告,不明白為何到了陳帆當局長後,政府又突然認為即使遮蓋了私隱後也不能公開,只要做一個摘要便足夠。涂認為摘要必須足夠反映所有事實,但作為簽署了保密協議細閱過報告兩次的人,他認為政府的摘要是反映不了事實的;無法了解官員做錯了什麼,以至於議員根本無法公開監察政府有關海上安全的改革是否做得足夠。

政府在回覆中指是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作回應,涂謹申不禁要質疑,前張局長的意見是在徵詢了上一任律政司司長意見後作出,那是否由於現任律政司換了是鄭若驊,所以意見便有所不同?是否鄭司長的法律意見就如不向公眾交代不檢控前特首梁振英UGL一案般,再一次傾向不需向公眾交代?甚至是變相包庇官員的行為?涂質疑為何運房局局長的意見在另一個特首下完全變了樣?政府的回覆是否意味這份報告永遠不會被公開?

政府指如遮蓋了相當的私隱部份,會令報告變得支離破碎,難以理解,故此不能公開報告,但奇怪的是倫明高法官的調查報告在遮蓋了私隱部分後都可以公開,而社會亦都看得明白,涂質疑為何政府的報告在遮蓋了私隱部分後社會就不能理解?政府既然讓議員在簽署保密協議下看報告,是否也認為議員也不會看得明白?或政府是否要戲弄議員,讓議員看一份不會看得明白的報告?涂重申,他細閱了報告,即使遮蓋了私隱部份,也絕對看得明白。

政府在回覆第一點的最後一段指,政府認為報告摘告已經足夠,應聚焦前瞻性地處理海上安全,「這亦是委員會中很多委員所表達的看法」,涂謹申對此感到十分憤怒,他指出要認為前瞻性處理海上安全和是否需要公開報告是兩碼子事,委員會中有不少同事——包括建制派的同事都認為在保障私隱的情況下要公開報告,政府的說法是「屈」議員,「擺議員上?」。

去年建制派阻攔立法會以閉門會議方式討論報告,其後4名看過調查報告的民主派議員向陳帆局長發出聯署信,要求約見局長以閉門會議方式討論報告,然而局長拒絕會面(參考附件)。涂謹申不批評其他不願討論報告的委員,但認為局長至少讓4名民主派議員履行作為議員的職責,透過之前閉門閱讀報告時作筆記質詢政府,逐項監察問題有沒有糾正,海上安全有否提升;然而局長連這樣的閉門會議也推卻,也拒絕歸還筆記,明顯地已不是私隱保障的問題,而是局長根本不想讓議員跟進。

涂謹申認為最後只能作出一個結論,就是陳帆局長想包庇政府職員,特首和司長想透過法律來包庇官員,亦不想看過報告的同事在閉門會議的情況下去跟進。涂重申,政府的調查報告若果公開,市民如知道政府人員的處事失職、馬虎和互相推搪的情況,「會連船也不敢搭」。他指多年來已用盡不同方式,尋找既讓政府能持守保障私隱原則,也能讓議員履行職責的方法,但最後政府連閉門會議討論都拒絕,他批評陳帆是要包庇官員,不配做局長,理應下台。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