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正面審議調整印花稅率無礙市場運作

就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今早指如採用「先審議、後訂立」方式調整印花稅率,會令市場無法掌握政府訊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回應指這講法荒謬,因政府當年即時宣佈修訂主題法例提出和修訂額外印花稅及買家印花稅,市場會即時作出反應,把額外稅款先寄存在律師行,待法例通過後,把稅款交予政府,同樣地,當政府宣佈要即時減收額外印花稅或買家印花稅,市場亦會作出即時反應,先把需要繳交的稅款寄存律師行,當法例通過,稅款便退回業主,否則,稅款便交予政府,根本不會令市場訊息混亂,亦無礙市場運作。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並指出,立法會必須堅持用“正面審議”方式來審議重要及影響廣泛的法例建議,因為在九七主權回歸後,基本法增加了「分組點票」的規定,當政府採用“負面審議”方式,政府的建議會先自動成為法例,若立法會需要修訂或反對,便需要採用「分組點票」方式通過,屆時,只要功能組別或地區直選組別有18位議員反對,就算有51位議員支持,也不能通過議員提出的修訂或反對,變相只要18位保皇黨議員就能為政府保駕護航,令政府建議的法例獲得通過,無視大比數議員的反對。在制訂重要和影響廣泛的法律時,採用“負面審議”方式?對是荒誕和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的立法程序。

若採用“正面審議”方式,雖然仍由政府提出修訂法例,但需要立法會過半數議員投票支持政府的修訂,才可通過成為法律。這不單只是立法者應有之義,亦是體現立法的憲制原則,即由立法會多數票來制訂重要法例,這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

政府過去一直採用修訂主題法例(即一讀、二讀、三讀草案)來修訂重要法例,包括調整稅率如印花稅率,都是「先審議、後訂立」的“正面審議”方式,今次連降兩級立法程序,倒退至改用「先訂立、後審議」的“負面審議”方式,是罕有和行政霸道的做法。他記憶所及,以往當他在草案委員會提出反對時,政府多數收回“負面審議”方式,改用“正面審議”方式,不會像今次霸王硬上弓。

涂謹申再次促請政府尊重「立法會多數通過法例」的憲制原則,採取負責任的做法,改用“正面審議”方式,民主黨亦會支持草案,若政府仍冥頑不靈,數夠票就算,民主黨將無可奈何,反對草案三讀,若草案最終不獲通過,政府需要為此負上責任。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