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封刀」事件

遲來的公義不是公義

余卓文教授於去年2月1日起,被無理即時「封刀」,事件拖延至今,已14個月,醫管局仍未有調查結果。他指威院當初「未查先判」,無理「封刀」,往後白花了十多個月時間調查也未能找出證據,顯示「封刀」名副其實「莫須有」!他已去信行政長官、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要求跟進醫管局無限期拖延,並要求盡快全面「復刀」,否則「遲來的公義不是公義」!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事件拖延超過一年,是對余教授不公道、對病人不公道、對需要培訓的醫生不公道、對社會不公道,無了期的拖延等於否定公義,促當局盡快公布調查報告,讓余教授盡快復刀,拯救病人。

余教授表示,「繼續封刀,調查無期」是嚴重違反程序公義,以往的嚴重醫療事故也沒用這麼長時間。據醫管局的指引,一般要在3個月內完成調查,但現在花了11個月時間調查仍未知結果。他相信今次是醫療界有史以來,最長的「封刀」及調查。

他已去信行政長官、行政會議成員,要求關注醫管局拖延調查,並去信立法會議員,要求立法會作出獨立調查。他坦言:「整件事是一個局,好似迫我去打一場唔公平?足球賽,我要對應唔係7人足球賽,而係11人,因為有幾位機構高級行政人員親自落場;連球證同旁證都係對方?人,我有任何動作都話要吹罰我。對我?指控又不斷更改,好似對方?龍門不斷可以隨意改位。最後玩拖延,不斷加時,直到我筋疲力竭為止,而對方就招兵買馬,隨時可以換人。」

涂謹申議員補充謂,香港只有約40多名可做通波仔及心臟介入手術的心臟科醫生,余教授是其中數一數二,在被「封刀」之前,平均每年做200宗通波仔手術,其他醫院包括廣華、仁濟醫院亦轉介複雜個案予余教授醫治。余教授被「封刀」後,病人或會被告知不用做「通波仔」手術,或轉做「搭橋」手術,或以食藥方法暫時處理,再輪候做手術,或由資深較淺的醫生做手術而令致更多併發症,凡此種種,都是置病人的權益於不顧。余教授亦未能透過做手術去培訓醫生,這無論對余教授、對病人和需要接受培訓的醫生,以至整個香港都不公道。他要求食?局局長高永文向市民公開交代和解釋,事件對公共醫療服務的影響,並盡快公布調查報告及讓余教授全面「復刀」。

涂謹申指出,香港醫學會早前委託海外專家進行調查,用了2個月時間已完成調查及公布結果,醫管局花超過10個月時間仍未有結果。他認為立法會可透過調查,以了解醫管局為何拖延這麼長時間,有不同黨派議員已向他表示支持立法會進行調查。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