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涂謹申批評修訂逃犯條例是全面開放漏洞
令香港「無險可守」

就保安局局長今天答覆立法會有關《逃犯條例》質詢指,個案方式移交只是長期合作安排生效前的補充措施。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出,這次修例不單只包括內地,更包括全球其他未有和香港簽訂協議的百多國家,質疑局方的說法是否意味著政府將來會和這些國家展開長期協議安排,變相置港人和全球途經香港的人於險境之下。

涂謹申解釋,過去香港和其他國家地區商討移交協議,主要是和雙方法制和人權標準相似、兩地多往來的地方先展開商討,20年來香港只和20個國家簽訂長期移交協議,正顯示本港是很選擇性地和其他國家開展商討的。他續指一些在國際法治排名很低的國家,或是政局長期處於混亂狀態的國家,香港根本想也沒想過要和他們開展商討移交,但政府今次修例,卻是一次過將香港全面開放予這些國家,日後甚至會和他們簽訂長期協議。他舉例,若有港人參加北韓旅行團,回港後北韓政府指有港人在北韓違法,也可要求港府移交,「這就解釋到為何國際上其他地方如美國、歐盟和台灣都那麼擔心自己的國民在香港將來不安全。」

涂謹申強烈批評保安局局長說修例是「全面堵塞漏洞」,實際上是「全面開放漏洞」,令香港再「無險可守」,置香港人和全球會經過香港的過境人安全於不顧。他指即使世上最偉大的國家也不會和全球百多國家全面開放自己接受申請引渡,質疑政府是否想和全世界作對?「我們的特首和局長竟然說修例是長期協議前的補充措施,那是否接下來要和這些國家開展協議?是否想香港死?這真的嚇死人,諗起都標冷汗。」他質疑全面開放漏洞後,將全球人置於險境,香港還做什麼國際金融中心和航運中心?

涂謹申重申,如果只是剔除9類商業罪行就可以和內地達成協議,20年前都可以做到。政府根本沒有回應問題的核心,就是香港和內地在人權法制價值的差異,現在未解決這些重要原則,就單方面作「補充措施」,是非常危險和錯誤的做法。政府應盡快與台灣商討落實港台一次性引渡疑犯的安排。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