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歡迎證監會入稟告中信代小股東討回合理賠償
續追究刑事、財匯責任

證監會今日分別入稟原訟法庭及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要求就中信及其五名前執行董事的市場失當行為,展開法律和研訊程序,尋求回復原狀令或賠償令。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代表關注中信泰富小組的小股東歡迎證監會今日的行動,因為小股東已等了將近6年,幾乎在?望之邊緣,竟能看見一線曙光,希望證監會能真正為所有受影響的小股東,據理力爭,討回公道,並能建立一個良好的市場監管制度打一支強心針,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他認為今次證監會的入稟行動,變相是代小股東進行集體訴訟,集體爭取賠償行動,應該一早進行。

關注中信泰富小組召集人葉桃輝則關注到,證監會的新聞稿中提述只有4,500名投資者得到賠償,但據他記憶所及,當時在股東名冊上有約一萬名小股東,就算有部分小股東當時沒有購入中信股份,但他們早已持有中信股份,亦應受事件影響,他希望法庭或審裁處能考慮得更周詳,惠及所有受影響的股東。

涂謹申表示,今次真是「守得雲開」,希望可以最終「見到月明」。他解釋,民事索償的限期為6年,如果證監會今日仍不展開法律程序,民事索償就再沒機會;能否「見到月明」,要視乎法庭判決,小股東對證監會和法庭是有信心的。

他憶述過去6年,小股東亦曾自己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嘗試討回合理權益,但當時中信泰富的主席榮智健,恃?公司財雄勢大,竟將只涉及數萬元的賠償提上高等法院審理,小股東根本無力招架,惟有「打退堂鼓」,寄望證監會代小股東秉行公義。

被問到為何拖延6年這麼長?涂謹申表示,警方的商業罪案調查科已搜集到大量資料,亦準備把有用資料交給證監會跟進,但換了管理層的中信卻中途攔截,拖延證監會的工作。他估計,事件的轉捩點是關注小組能於前刑事檢控專員薛偉成離任前成功約見他,向他陳述理據,小組召集人葉先生和梁先生並把之前連續十日在審理中信一高級職員涉及內幕交易的聆訊的詳細筆記交給薛偉成,令商罪科和證監會往後更努力調查,搜集足夠證據,達至今日的行動。

民主黨於2008年時曾要求證監會調查中信泰富,指出中信泰富於2008年9月12日刊發的通函,已披露就董事所知,該集團當時的財務或交易概無出現任何重大不利變動,但據同年10月20日該集團公布的市場公告,指出中信泰富在同年9月7日前已察覺合約帶來的風。

民主黨將繼續與關注小組一起,跟進事件的刑事責任及要求財務匯報局跟進有否核數師需要為披露虛假/誤導資料負上責任。

關注中信泰富小組召集人 葉桃輝

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