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建制派議員拖延討論警察處理集會
梁振英須站出來公開交代
“秘撈”

立法會各個事務委員會今日進行新一會期的主席選舉,建制派議員先於首個事務委員會上,以人多壓人少的姿態,把持保安事務委員會的正、副主席職位,並旋即透過主席可掌控開會議程,拖延委員提出討論緊急議程。

當保安事務委員會選出正、副主席後,涂謹申議員跟進他早前要求盡快召開緊急會議,討論警方早前處理市民集會濫用武力及有關保護市民安全的問題。他指出社會大眾現時極度關心集會人士的人身安全問題,實有緊急性,需要在短期內開會,但建制派議員卻採取拖延態度,只謂遲些再算。

涂謹申質疑建制派在掌控事務委員會後,會透過不開會或延遲開會或取消議題,使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職能變相遭到癱瘓,並指這好明顯是梁振英政府與建制派議員的大合奏。他希望市民能看清楚現時的情況,要把握自己的權利,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更為重要。

另外,被問到行政長官梁振英涉嫌秘密收受報酬一事,涂謹申指出三個重要問題,面對法律界、會計界等專業人士和市民的質疑,梁振英需要站出來向市民作公開交代,而不是只發聲明了事。

首先,梁振英先生作為戴得梁行亞太區營運主席,就收購其公司的事宜,明顯是涉及與公司業務有關的事宜,他在沒有披露之下收受款項,涉嫌違犯防賄條例的第9條,亦違反作為僱員須有的忠誠責任。

第二,在收購過程,梁振英作為董事有責任和權利向母公司的董事和股東表達是否支持收購,這會影響其他股東,而他收了錢,亦支持收購,他有否影響其他股東呢? 而公司最後清盤,有任何本來屬於公司的錢是不應該個人收取,當時的收購作價是否全數歸於股東,抑或有部分給了梁振英作為同意或默許收購的報酬,這會涉及違反證券條例及破產法例。

第三,根據協議的條款,部分服務的提供日期是在梁振英當選特首之後,雖然文件顯示收購方估計梁振英不會當選,可繼續服務,但當梁振英當選後,條款仍具約束力,而梁振英沒有主動取消有關條款,即梁振英在當選後,仍可“秘撈”,繼續替收購公司服務,對方亦有法律權利要求梁振英繼續提供服務,而有關公司收購戴得梁行亞太區業務後,其業務範圍將包括香港,梁振英卻沒有作出有關的利益申報。

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