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涂謹申指南丫海難報告保密承諾書條款苛刻

運輸及房屋局6月12日致函立法會全體議員,要求議員在閱覽報告前須簽署保密承諾書。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承諾書內列出的要求無理,包括不准做筆記、不得就報告及相關任何事宜作評論或觀察,以及披露公開資料或已為資料收取人所知悉的資料時,也要事先獲政府批准,是連對議員最基本的尊重和信任也欠奉,亦令議員難以履行職責,他對當中的安排表示憤怒,要求修改,否則難以簽署承諾書。

就有關條款,他有以下意見︰

(一) 根據保密承諾書第2.4條,未經政府事先書面同意,議員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副本、筆錄、記錄或複製機密資料或其任何部分。涂議員表示有關報告未計附錄已有436頁,連筆錄都不准,議員根本不可能單靠記憶記住整份報告內容,除非他有超人的記憶力。即使記得部分內容,但不能做筆記,如只靠記憶,萬一議員記錯,日後和其他議員討論時好可能會引述錯誤。在此限制下,試問議員如何有效跟進有關事件?涂謹申說這做法前所未見,非常荒謬!

(二) 根據2.2(b)及2.3條,議員可在「所披露的資料已為收取該等資料的人所知悉」的情況下,向其披露,但要先獲政府書面批准。換句話說,即使有議員已簽了保密協議,但如果他沒有閱覽報告內容,作為議員亦不能跟對方討論有關報告,涂謹申認為條件完全是強人所難。另外,涂謹申作為協助海難家屬的議員,有責任和海難家屬如古太,討論報告,商討後續跟進。涂議員認為既然對方亦已簽了保密協議,實在沒理由還要得到政府批准,他質疑為何要得到政府批准才可履行他的公職?他認為這是對議員的一種侮辱!

(三) 根據2.6條,議員不得就報告或其任何有關連的任何事項,以任何方式作出任何陳述、評論或表達任何觀點或意見。涂議員指這表示議員不單只不可評論報告內容,甚至連只說報告「無料到」或批評報告應予公開也不可以。他指過去政府也曾就一些檢控中的案件,例如雷曼或短樁事件,向立法會議員提供機密文件並要求議員保密,但安排從沒有像這次般苛刻、不合理,從沒這麼強人所難!這亦超越

保障機密資料的需要。試問這樣議員還怎能有效地履行作為議員的職責?

(四) 涂議員認為如果議員要在立法會閉門會議中就有關報告進行討論,目的都是希望可整理出一些觀察、評論或建議給政府部門考慮,以作出改善。但如根據2.6(a)條,只有簽了保密協議的議員才可出席會議,連立法會秘書都不能出席,試問這樣如何做到跟進工作,縱使有關報告是保密的?

(五) 已簽署保密協議的議員可以在立法會閉門會議中進行討論,但照現時情況預計,最快要到10月才能安排會議,由於議員只可於7月14日或之前閱覽報告,又不准筆錄,到10月再開會時既無法再看報告又無記錄,議員實在難以進行討論。他認為有關做法是有心留難議員。

(六) 根據第5條,議員要確認及同意報告的某些部分必須遮蓋,但試問議員在未閱覽報告前,根本不會知道遮蓋的內容,如何確認那是否基於遵守私隱條例及其他所需的法律責任而需要遮蓋呢?政府已知悉遮蓋的內容,可以認為遮蓋某些部分內容是合理,但卻不可以要求議員確認及同意,涂議員認為這是過了火位,議員只需要就所看過的資料承諾保密就已經足夠。

涂謹申建議政府重新考慮修訂保密承諾書的苛刻條款,並延長閱覽報告的時間,讓議員能夠充份掌握報告的資料,可以儘快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責。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