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涂謹申.評非法泥頭山】

政府應立下決心 儘早修補規劃漏洞

香港01博評 - 政經社

撰文: 涂謹申

天水圍泥頭山事件喚起社會對新界土地違例發展問題的關注。早前再有報道指位於大埔香港教育學院側的綠化用地上,大片樹林被開闢成貨倉,更露天擺放大型建築物料,懷疑有人以「先破壞、後發展」方式入侵綠化地帶。

規劃署承認,該處地點並無被納入「發展審批地區圖」內,故規劃署對有關違法行為沒有執法權。而地政總署只能按土地契約條款執法,但該地段大部分為舊批農地,沒有土地用途限制,在農地上傾倒泥頭不違反有關條款,故只能針對土地上的違規建築物執法。

這明顯是一個漏洞,使「發展審批地區」以外的土地容易以「自己的方式」,先破壞、後發展起來!

新界土地規劃問題 20年來懸而未決

早在1996年,政府公布城市規劃的白紙草案,並於 2000 年提出修訂草案。當時政府希望一次過處理新界土地的規劃問題,但因為爭議性大,最後決定以「斬件式」分三個階段修例。第一階段於 2003/2004 年完成,包括賦權規劃監督,可中止「發展審批地區」內的違例發展。當時,曾有環保團體建議法例應擴大涵蓋範圍,把法定圖則上「發展審批地區」以外的地方也包括在內,但政府認為技術上有困難要解決,對人手資源需求龐大,回應會在第三階段的修訂再作探討。但至今已十多年,政府的第二、三階段仍音訊全無!

到了今天,政府當初提出的技術和人手問題,應不再是個問題。現今社會和科技變化了,現時有很多外判可幫忙測量、記錄各地段的資料,而核實現有用途方面,可利用航拍和 GPS 技術拍攝實景圖,遠近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現在能否修例,是政府的決心問題。政府現時把地政總署的人手差不多全部抽調去覓地起樓,我不是說不要起樓,但要有平衡:政府只集中覓地,而把其他修例、執法的工作束之高閣,就會令其他人放任破壞。再者,自 2004 年修例以來,政府已獲賦權在「發展審批地區」範圍內執法,執法多多少少會把貨櫃、泥頭等違例問題轉移到其他沒有劃為「發展審批地區」的土地。

如果政府持續放軟手腳執法,又或放慢制訂更多「發展審批地區」圖則,日積月累,到了更多貨櫃、泥頭山成為「現有用途」時,政府要面對更大壓力,甚至要用更辣的法例,以致更易造成直接衝突,那就為時已晚!

為了香港,政府應盡快修訂法例,修補好這漏洞!

土地規劃牽涉不同利益,遇到反對是無可避免,一個不夠強勢的政府會遇到更大困難,但愈怕事、愈不敢做,政府就愈欠公信力。我相信現時唯有寄望下一屆有一個更有公信力的政府,才能擔起餘下階段的修例工作,為香港確立一個公開、公平和符合公共利益的規劃程序,令香港的土地發展有序,既能配合香港發展的社會需要,又能回應保育、持續發展的訴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