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涂謹申批評張德江訪港保安安排荒謬絕倫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明天起訪港3日,警方早前表示,為免人群聚集,不准記者在保安區內採訪,後來又改為在張德江車隊出入灣仔前兩小時內才禁止,卻仍不肯公佈保安區範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批評警方安排荒謬絕倫,一方面不公佈保安區範圍但同時禁止傳媒於區內採訪,等同取消傳媒的採訪權利,是違反基本法和言論自由,直斥保安區這產物是怪胎。

涂謹申指出,警方召開記者會,原意是讓傳媒和市民了解張德江訪港期間的保安安排,例如哪裡會封路,最重要是知悉保安區的範圍,以防出現混亂等情況。他質疑警方不公佈保安區範圍,傳媒便難以就採訪工作事先做好準備,警方甚至禁止傳媒於保安區內進行採訪,即使後來稍作讓步,更是莫名奇妙。他反問,若果保安區劃至元朗,那豈不是全香港都失去了言論自由和採訪自由?那是不可能的,這明顯是警權過大的表現。

他解釋,一般傳媒採訪區會安排於較接近目標人物的位置,而保安區則較遠,他認為既然較近的位置可以採訪,較遠的保安區不能採訪就令人費解。他強調,《基本法》保障香港市民發表意見的自由及傳媒採訪的權利,不可能由警方說取消就取消。警方只能就保安的需要劃定一個合理的範圍,但不公佈保安區的範圍,就一定不是一個合理的範圍。他表示,過去十年,包括港英及特區政府,從未見過如此荒謬,取消市民議論和傳媒採訪權利的安排。

對於警方指當車隊經過時傳媒不可採訪,是基於保安考慮,與顧及領導人感受或避免尷尬無關,涂謹申指這說法更令人匪夷所思。他以歐洲人權法庭早前一個裁決為例,有某領導人要進入芬蘭國會時,當地警方在幾秒內把示威牌壓下,讓該元首免於尷尬,最後法庭裁定這是違反人權。他質疑,即使有示威者在車隊經過時抗議,被傳媒拍攝到,車隊會否立即因此而被襲擊呢?這根本不會構成保安威脅,可見有關安排正正是為了顧及領導人的面子而限制採訪權利,違反人權。

涂謹申建議,政府應該引用《公安條例》去設立禁區,那樣才能夠接受法律的挑戰,解釋禁區的必要性。他直指以行政理由,隨意劃定保安區是怪胎,既不能在法律上禁止權利的行使,更是像皇帝般「靠惡」。香港是法治的地方,在《基本法》保障下,傳媒有自由到所有地方進行採訪,警方如有任何阻止,就是濫用警權,違反人權,違反《基本法》。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