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誘騙境外綁架、香港法律無皇管?

港人蔡女士於約3年前開始一直遭滋擾和恐嚇,更成為企圖綁架勒索往內地的目標,她報警求助,警方和律政司卻以香港法庭沒有境外司法管轄權為理由,終止調查及不提起訴。近日,歹徒變本加厲,在事主屋苑外潑紅油及散發有事主相片和名字,以及法庭訴訟案件編號和「追數」字句的單張,屋苑其他住戶也受牽連。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律政司應重新研究這案件,如仍認為沒有境外司法管轄權,他建議法律改革委員會應進一步研究,堵塞這漏洞,使香港的境外司法管轄權能涵蓋企圖及/或教唆欺騙他人到境外,然後在境外進行犯罪行為,包括綁架,令香港法院可處理有關起訴,能及早把歹徒繩之於法,防範未然,避免市民受害。涂謹申又指不法之徒明目張膽,在光天化日下,以黑社會潑紅油、跟蹤家人等方式滋擾、恐嚇事主,警方必須嚴正打擊,加大力度追緝涉事者,保障市民人身安全。

事件起因是蔡女士於2011年初,把其有份持有的一幢工業大廈售予第一亞洲控股有限公司,作價1.4億元,包括一億元現金加4000萬元等值的公司股份,以及第一亞洲大股東申焯?口頭承諾在交易完成後一個月內,再以4送1方式,私人送給蔡女士1000萬元等值的公司股份。事主收取一億元及4000萬元等值的第一亞洲控股公司股份之後,申先生沒有按承諾送股份予蔡女士。為代替該1000萬元等值的公司股份,2011年5月,申先生先安排由第一亞洲財務公司(第一亞洲全資附屬公司)開出700萬元支票直接存入事主賬戶,餘下300萬元稍後處理。事主收取700萬元後,第一亞洲財務指該筆700萬元是「貸款」,入稟法院向事主追討,同時,事主亦入稟法院向申先生等人追討原先同意發放的1000萬元。2015年6月,第一亞洲財務獲判得直,事主現正就判決作出上訴。

自2012年起,事主不斷受到自稱第一亞洲財務公司職員聲稱追債的電話滋擾,以及不明之徒來電恐嚇,以至事主和其幼女、傭人遭人跟蹤,並威脅事主交出700萬元,事主曾多次報警求助。

2014年7月,事主擬把持有的第一亞洲控股公司股份出售予內地財團,該財團委託一名張先生負責有關收購事宜。同年9月29日,張先生一行5人 (其中一姓劉)到第一亞洲控股公司了解公司的日常營運及財務狀況,進行收購第一亞洲股份的盡職審查程序。

在會面中,申先生向張先生及劉先生提出誘騙事主到內地,在深圳綁架事主,迫使事主及家人交出贖金,然後瓜分。會後,申先生進一步把事主的個人資料,包括車牌、地址以及和家人的起居生活相片,轉交給張先生。

事主獲悉上述事實後,十分震驚和擔心,遂於2014年10月21日報警。警方經調查後,曾拘捕申焯?及有份陪他出席9月29日會議的另一位朋友劉駿,控以煽惑他人將人強行帶走或禁錮,即綁架罪。2015年1月提堂後,警方?詢律政司法律意見後,於2月撤回對兩人的檢控。

2015年6月,協助事主處理該宗700萬元「追數」的民事案件律師的隨身物品離奇被竊,當中存有與綁架案有關的錄音紀錄及檔案資料的記憶體被偷走,但現金卻沒有被偷走。律師隨即報警求助。(事件始末詳見附件時序表)

2015年3月,事主向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求助,涂議員於4月14日陪同事主見警方,警方解釋,他們認為有足夠證據落案起訴申焯?及劉駿,但律政司的法律意見卻認為不足夠起訴,因為沒有教唆在香港綁架,只是教唆欺騙事主前往內地,實質的綁架行為只會在內地發生,所以香港法院沒有司法管轄權。警方補充說,由於起訴與否只因法律觀點問題,如果事主不同意律政司的法律分析,歡迎事主提供另一方面的法律分析,警方願意把有關的法律分析轉交予律政司再考慮。

事主委託一位刑事大律師研究有關的法律觀點,並向警方指出,根據大律師的意見,警方是有足夠法律理據提出起訴,其中「申焯?和劉駿各自教唆張先生欺騙事主前往內地,並告知會有人綁架事主勒索贖金,他們可瓜分贖金,即教唆張先生以欺騙及/或勒索手段取得他人財物」,以及「申焯?和劉駿串謀一起干犯這教唆罪行」,都是在香港發生,違反香港法例,不涉及境外司法管轄權的問題,可予以起訴。

就算欺騙罪行可能部分會在內地發生,但根據《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第461章),香港法院在某些情況下,對幾類罪行有境外刑事司法管轄權,其中包括欺騙、勒索罪行,以及串謀、煽惑他人觸犯這些罪行,而所涵蓋的情況則包括在香港企圖或煽惑他人在其他地方犯罪,故此,就本案而言,就算欺騙的罪行部分發生在內地,香港依例也有境外司法管轄權去審理。警方把大律師意見轉交律政司,要求重新考慮,但律政司仍決定不予起訴。

因此,涂謹申將去信律政司,促請律政司再重新研究境外司法管轄權的問題,如律政司仍認為香港是沒有司法管轄權的話,他將促請法律改革委員會,詳細研究這案件,看是否已受《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所涵蓋,若否,應否加進法例之內,使香港法院能處理教唆欺騙他人到內地被綁架的非法行為,以免歹徒無法無天!

涂謹申認為今次不是單一案件,而是涉及廣大香港人的安全問題,事態嚴重。他質疑,難道真係要出事,好似李波「用自己方法」被人帶回內地、或者潘維曦「被冒認交通警察」擄回內地,香港警察和香港法院才有法定權限處理嗎?律政司和法改會應謹慎研究,不能隨便置諸不理!很多時,事主在明,歹徒在暗,今次事主撓幸,歹徒未能成功誘使他人把事主欺騙前往內地,但難保其他人不會。如果誘騙他人到境外然後綁架他不觸犯香港法律,香港法律無法制裁這些犯罪行為,歹徒就可隨便這樣做,到時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就全無保障!

另外,就此個案而言,事主及其家人現仍無時無刻受到歹徒的滋擾和監視,生命隨時受到威脅。事主與申先生的民事訴訟案件現正在上訴程序中,香港是法治之區,訴訟雙方都應循法律途徑解決紛爭,不可「靠惡」去威嚇他人。涂謹申要求警方加大力度,徹查潑紅油事件,盡快把不法之徒繩之於法,保護事主及其家人,亦避免屋苑住客無辜受害。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