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誘簽紙不追究失竊保釋金
涂謹申斥警方愚蠢及濫權

灣仔警署本月2日發生當值警長涉嫌監守自盜偷去107 萬保釋金,其後有受影響的保釋犯到警署續保時,在沒有通知及解釋下,被要求簽一份額外口供紙,事主沒為意,其後卻發現該文件被人選上「決定不」向警方及政府追究被盜的2萬元保釋金。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事態非常嚴重,警察做法近乎詐騙,行為愚蠢及濫用警權,甚至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要求警務處處長立即徹查事件及公開道歉。

涂謹申指出,警方在口供紙中提到「通知你的保釋金已被盜竊」的說法很有問題,因警方有安全保管(safe custody)保釋金的責任,若保釋金失竊,就是警方失職,加上這次保釋金是在警方看管下被盜,涉嫌偷竊的更可能是負責保管的警員,有關做法令人「難以想像」。

他進一步解釋,保釋金屬於事主,事主不會無故放棄保釋金,「難道放棄是指把錢送給警方,或者賊人?」他質疑警方以近乎詐騙的手段,務求令事主放棄追究失竊的保釋金,行為非常嚴重。

涂謹申再指責警方濫權,因牽涉事主的是刑事案件,所以警方是「提控方」,而事主是「被拘捕方」,警方有權繼續控告事主,或改控較重或較輕的罪名,在雙方關係不對等之下,警方這次做法無疑是對事主作「不當施壓」,加上當時又沒有律師在場,警方亦沒有給予事主足夠時間去想清楚,亦沒有解釋口供內容,讓事主理解簽署文件後的法律後果,這無疑是濫用警權。

而警方誘騙事主不追究其同僚涉嫌盜竊的保釋金,由於是刑事案件,涂謹申質疑當中更可能涉嫌妨礙司法公正。他又稱,案件原本的保釋金是二萬元,案情至今無任何變化,不明警方為何突然改為一百元,指責有關做法令到整個保釋制度失去了嚴肅性。

涂謹申認為這次事件是徹頭徹尾的濫權,當中涉及太多低級錯誤,他要求警務處處長盡快徹查事件並且公開道歉,並確認不會再要求任何事主在這案件這情況下放棄追究警務處和政府的行動,及向提議有關做法的人員予以紀律處分;否則,社會大眾將質疑香港警察水準竟會如此之低,嚴重影響警方信譽。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