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香港甜品工房內地代理疑行騙
涂謹申促兩地關注並考慮報警

2013年,內地公司「零夏壹度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取得香港品牌「甜品工房」的總代理權,並自2014起於內地迅速大規模開設甜品店,招攬投資者以單店許可經營成為「加盟商」。起初總公司和加盟商仍有商有量,惟收取加盟費後,多間店立即出現各種營運問題,總公司不單沒有提出改善措施,反而不斷要求加盟商追加投資,投資者眼見一直虧損覺得不妥時,店卻突然被單方面結業,遂要求退還投資款項及賠償,卻發現總公司早已人去樓空。暫時已知的受害者包括五名香港人和十多名內地人,涉及金額千多萬元。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今天陪同多名苦主召開記者會,他認為總代理「零夏壹度」先集中投資上海新天地的旗艦店,把它打造得有聲有色,其門如市來吸引投資者,之後於短時間內大規模開店,在收取巨額的加盟費後放軟手腳,其後負責人更不知所蹤,故有很大理由相信這是一宗誇境品牌的行騙個案。他解釋,雖然事件大部分行為於內地發生,但當中涉及港人苦主於香港輸出資金,根據《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香港警方有權對事件進行調查。他稍後會考慮報警,及去信內地相關部門跟進事件。

港人苦主黃先生於記者會中講述他的受騙遭遇,起初他是在朋友介紹下得悉甜品工房於上海招加盟商,他看到該公司於上海的旗艦店生意很旺,對方又以明星作招徠,加上覺得是香港品牌不虞有詐,便決定投資140萬元人民幣加盟。簽訂合同定明總公司「零夏壹度」佔股份51%,他佔49%。總公司全權負責營運,他無權參與,惟簽約後總公司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試業才個多月已出現很多問題,如欠租、欠薪金和提供三無食物(即無保質期、無生產商資料、無聯給電話)等。甜品店出現虧本後,總公司在沒有提供詳細報表下卻要求追加資金,其後更沒通知黃先生便單方面結業,他其後才知道自己的店一直都沒有營業執照,連衛生證明也沒有,他相信這絕非管理不善,而是明顯的行騙。

內地苦主董小姐亦有相同經歷,她也是經朋友介紹知道這香港品牌,在參觀過上海旗艦店後決定簽訂合同。但開張第一個月就虧錢,負責營運的總公司一直欠租,半年後被迫結業。她表示店結業後,既沒申請破產,也不做清算,店大門鎖上,她連設備也取不回,也聯絡不到任何人。她其後告上法院,對方也沒派人應訊。店結業已一年也沒有人管,她對於內地追訴無門感非常徬徨,故來港尋求幫助。

涂謹申分析指,從多方面證明顯示這次是一宗利用香港品牌,於上海透過一間看似營運成功的「樣辦店」去吸資的行騙行為。首先,投資者都是透過朋友介紹,而非經過廣告得知該甜品店招商。而在所有個案中,內地的總公司都幾乎沒有投資,分明是希望以最少的付出,以獲得最大的利益;再加上總公司對投資者的不滿一直採拖延態度,就是不想行騙行為外洩,務求拖得就拖,直到上海的旗艦店明明生意興隆賺大錢,卻奇怪地於今年二月也結業,很明顯是對方認為騙夠了,所以決定「收網」,然後「走佬」。

根據苦主提供資料,甜品工房控股有限公司於內地的股東是四間香港公司,透過公司查冊,涂謹申得悉該四間公司的董事均為陸麗貞女士。從苦主提供的照片知道,陸女士曾出席甜品工房上海旗艦店的開幕禮(見附件照片中間的白衣女士),可見香港甜品工房是知悉「零夏壹度」為內地的總代理的。涂謹申質疑香港甜品工房在此事件上的角色是受害者,還是合謀者?他認為香港甜品工房應盡快澄清,並將會約見該公司了解事件。

由於行騙行為牽涉香港人,涂謹申亦考慮於香港報警。他指出雖然有關的行騙行為大部分於內地發生,但根據《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若損害方的資金是由香港輸出,香港警方是有權進行調查的。涂謹申又說,內地一直鼓勵港人到內地投資,如落實《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這次的行騙行為將會為港人到內地投資帶來很大負面影響,他之後會約見香港相關官員,並希望透過他們向內地官員反映這宗跨境品牌行騙兩地人民事件。他亦會去信內地相關機構包括港澳辦等表示關注。

從甜品工房香港官方網站看到,該公司現在仍繼續發佈歐美、台灣、澳洲等地的招商廣告,涂議員也得悉甜品工房最近於墨爾本、馬尼拉、中國瀋陽等都有新店開業,他擔心將會有更多人受害,故為了公眾利益,決定把事件公開,望市民提高警惕,避免香港品牌於內地代理招商等同類行為而受騙。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