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運房局應就申訴專員對海事處無視海止安全的意見
對海事處進行大換血
徹查當中漏弊

就申訴專員公署今天公佈的 「主動調查海事處對海上事故調查報告所作建議的跟進機制跟進工作」,報告內容表示海事處現階段仍千瘡百孔,對海上事故跟進工作處處拖延。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閱畢報告後感到震驚,認為海事處已經整個「爛掉」。涂謹申認為海事處於南丫海難事故後,沒有汲取人命傷亡的教訓,對執行海事安全仍舊把關不力,漠視市民及海上使用者的生命安全。

2000年已有「水密門」事件

公署是次調查,主要是基於2012年10月1日發生的南丫海難釀成39人死亡、92人受傷慘劇而促成。根據海事處提供的資料,2000年3月發生有政府船隻意外,停泊於政府船塢進行修理的政府船隻,因承辦商工人疏忽導致機房入水,其後海水再滲進毗連兩櫃艙,最終導致沉船。事件反映出水密門的重要性,海事處處長隨即指示當時的政府船塢工業安全主任展開調查。報告於同年4月完成,並針對船隊科轄下維修組及政府船塢的承辦商提出了改善建議,當中包括詳細檢查事涉船隻及同類政府船隻的水密艙壁;相關建議已於2000年內落實。

當時海事處認為,意外並無涉及非政府船隻, 亦不屬於重大的船舶意外,因此,船隊科無需將報告交調查部作跟進處理。海事處當時沒有針對非政府船隻進行相應的檢查,結果於2012年發生南丫海難。政府船隻有水密門消失的個案,為何沒有考慮非政府船隻亦有相同案例呢!海事處的雙重準則、「懶得就懶」,最終導致人命悲劇。

涂謹申質疑早前政府出席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表示海事處已進行改革只是用來應付立法會的表面功夫,他認為已無法信賴張炳良局長,故促請特首及政務司司長認真跟進有關報告,並盡快於新一屆立法會上交代,匯報就報告作出的跟進及改革。

海事處盡食「血饅頭」

另外,根據公署的調查所得,海事處於2013年6月以前,只以放任方式處理海上事故的跟進工作,海事處作出的建議,由涉事公司自行跟進及匯報,海事處沒有再作核查涉事公司是否已完成海事處的建議。直到2013年6月起海事處的電腦系統投入運作,以便持續監察事故報告提出的建議的推行進度,確保其全面落實(公署稱為「新機制」)。

惟當新機制運作後,海事處推說人手不足,拒絕把2013年6月以前的資料輸入電腦。涂謹申認為這是不可接受,公眾更會疑慮海事處拒絕整理舊有資料的背後原因。若認為處理2013年6月前的資料是費時失事,那為了香港的海上安全,當局又是否要2013年前啟航或已開始設計建造的船隻全數停航?

涂謹申重申這次海上事故調查報告的建議,是用39名香港人的性命換取得來。海事處欲以一個事不關已的態度馬虎了事,絕對不能接受。如海事處沒有資源,應向政府申請增加撥款,聘用人手以作處理,而不是不作處理。另外運房局應根據公署調查個案,考慮是否對涉事公職人員進行紀律聆訊。律政司更應主動向海事處及公署索取有關文件,調查該等人士是否已違反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或其他刑事罪行,並加以跟進。為了能夠在立法會層次去跟進事件,他再次要求政府重新考慮全面公開南丫海灘調查報告。他亦希望申訴專員公署能夠主動作第二波調查,繼續監察政府對該署報告的跟進是否足夠。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