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 涂謹申議員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or Hon. James To Kun-Sun

促代表團查明陪同林榮基返港人士身份
保障港人權益尊嚴

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明早聯同警方、入境處和海關到北京,與內地部門就完善兩地通報機制進行磋商及通報林榮基案件事宜。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促請代表團不要只單方面聆聽內地公安部陳述,也要主動查明陪同林榮基先生返港的兩名內地人士身份,並按警方調查結果與公安部據理力爭,保障港人權益與尊嚴。

涂謹申指林榮基已先後三次與警方會晤,並幾乎逐秒交代從內地返港後的情況。根據林先生所述,當時有兩名內地人士,分別是陳先生和史先生陪同他返港,但過關後他便失去了兩人蹤影,其後兩人透過短訊對林先生作出各種指示,包括過關時如何回答警方提問,及拿取電腦硬件帶回內地等。涂謹申認為警方有責任跟進調查兩人身份,例如他們是否內地官方執法人員?這次來港的目的?是否曾經以短訊聯絡林先生並指示他行動?這樣是否合乎香港法例?是否合乎香港內地合作機制?內地有沒有通知香港警方?除了兩人,還有沒有其他人士陪同林先生返港?

涂謹申指出,林榮基先生在願意承擔法律後果下落口供,警方必須要把已掌握的調查結果轉交代表團,讓代表團能夠充分掌握案情和內地討論。他又指,廣義的執法定義不應單指進行逮捕,也應包括例如透過手機短訊操控當事人行動等,特區政府有責任維持香港人的信心,確保所有內地執法人員不可在港執法,並且要據理力爭保護香港人,執法機關的面子和尊嚴。

就這次代表團訪京,涂謹申提出四點訴求︰第一,通報機制必須涵蓋所有官方逮捕,涵蓋黨中央機構,包括中央紀律委員會,以至「中央專案組」等。只要是以官方權力進行逮捕,就需要通報。

第二,通報機制必需訂立時限,涂謹申認為必需在協議中清楚訂立十四天的時限,作為工作指標及承諾。他相信以現時內地的科技水平和人手資源,加上早已運作的通訊系統,十四天的要求並不苛刻,一定能夠達到,甚至有縮短的空間,他希望限期能夠愈短愈好。

第三,港人潘維曦夫婦3年前遭綁架往內地,並被屈打成招後「巧合地」被廣州公安拘捕,控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涂謹申指斥特區政府一直沒有積極調查事件,例如夫婦兩人為何會於內地出現?他們怎樣過關?綁架他們的是否內地官方人員?涂謹申促請代表團,特別是律政司司長向公安部跟進此案件,否則只會縱容機制被濫用。

第四、回歸前,香港人在內地被捕,英國的官員絕大多數都可以探望被捕人士;回歸後,特區政府官員卻不能夠以官方身份探望被捕港人。涂謹申認為這是一種倒退,他質疑同樣是中國公民,為何回歸前,英國官員可以探望,回歸後就不可?他要求特區政府據理力爭,讓特區政府人員可以到內地探望被捕港人,按內地法規爭取保障香港人的權益。

正如內地領導人強調,要全面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涂謹申認為以此為基本立場,內地公安部不單只通報林榮基案件細節,如果中央發現事件中有人做錯,違反「一國兩制」,無論官位多高,都應該要追究責任,這樣才能挽回港人和國際社會的信心。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涂謹申

Back To Top